你在这里

名人轮回(12):梦回明末 ——明朝崇祯皇帝的故事

名人轮回(12):梦回明末
——明朝崇祯皇帝的故事

文/石方行

“该上早朝了,一位君王亲自击鼓,可是朝臣一个也没有来,望着空荡荡的朝堂,他独自叹息。此时他心中充满着悲切,又无力改变局面…..”一着急,她醒来了,望着天边的那轮明月,心中充满着疑惑:难道我是这个皇帝?这个疑问在她的心中埋藏了好几年。
一日在单位遇到一个人,她知道这个人能知道一些前世今生的事情,就跟他说了这个梦。他当时没有直接回答她,而说了另外一个故事:“一位将军为国守宁远(现在位于辽宁省兴城市),结果被皇太极反间计所害,被这位皇帝在北京凌迟处死,当时百姓都争着吃他的肉。”
她非常吃惊的看着他老半天,吃惊的说:“难道我是明朝最后一个皇帝——崇祯?”
对于世间的一切来说,一切皆有定数,就如同事先排好的电影一般。这一点从明朝的刘基(刘伯温)在明太祖朱元璋的要求下说的预言《烧饼歌》中可以看出来:

帝问曰: “天下之事若何?朱家天下长享否?”  
基答曰: “我皇万子万孙,何须问哉!”

朱元璋是明王朝的开国皇帝。他最为关心的,当然是朱家王朝的问题。因此,他叫刘基预卜朱家王朝可以延续到什么时候。大家知道,明朝的江山是传到明思宗(朱由检)崇祯皇帝为止的,此后便是满清王朝的天下。祟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李自成领导的农民起义军攻陷北京,明思宗自缢而死,明王朝宣告灭亡。而这个明思宗便是明神宗(朱羽钧)万历皇帝的孙子。很明显,刘基回答朱元璋的问话,是一句双关语,表面上是一句恭维话,说明朝江山将会传至千秋万代,实际上是明确预言:明朝的江山将会传到万历皇帝的孙子崇祯皇帝为止。这里可以看到刘基的智慧,既不冒犯天子,又准确无误地回答了天子的问题,预言了未来。(引自:《明朝的气数-《烧饼歌》的预言(二)》【正见网2001年04月20日】)
自从崇祯从天启皇帝手中接棒明朝江山之后,先是清除阉党魏忠贤,面对接踵而来的天灾人祸导致民不聊生的局面,他数次下“罪己诏”,为人非常的勤勉,而且不好色。这样的皇帝在明朝整个时代也算是少有。但崇祯有个毛病就是“猜忌”心重。对待李自成和张献忠的造反,他多次派兵征剿,但在关键时刻多次换帅,这样多次让李自成他们死里逃生。对待抵御后金(即:后来的清朝)的将领袁崇焕,也是因为其猜忌之心过重,而导致中了皇太极的反间计,误杀袁崇焕。
其实,天灾也好,人祸也罢,很多时候和主政的人有着直接的关系。这些天灾和人祸其实是从万历皇帝开始,甚至万历之前就已经有苗头了。延续下来到了崇祯这里,无论他怎么再励精图治,也是无力回天,更何况他没有用人的魅力和魄力,带着猜忌之心,这样明朝灭亡也就不足为奇了。
崇祯皇帝是吊死煤山的。他是用他的生命和大明王朝共存亡。其忠烈程度的确很感人。
说到崇祯误杀袁崇焕,很多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面对内忧外患的困境怎么还冤杀大将。
其实一方面说,明王朝气数将尽,不杀袁崇焕,明朝似乎还能残喘一些时间。这就如同我们常说的“时辰已到”,明朝该亡,有了袁崇焕,就是亡明的阻碍,必须要除掉。崇祯自毁长城。这是其一。
其二,如果袁崇焕从前是明朝中期大将于谦转世的话,那一切也都好理解了。
当初于谦在明英宗复辟的“夺门之变”后,被石亨、徐有贞诬陷,冤死在北京崇文门外。当天阴云密布,普天之下的人都知其冤枉。当于谦魂归地府的时候,阎王问他:“你觉得冤枉吗?你恨那些冤枉你的人吗?”于谦的元神说:“我是被冤枉的,但我不恨冤杀我的人。因为我是明朝的臣子。作为臣子就应该对国家肝脑涂地。至于说皇上和其他人怎么对我,那都是别人的事。我为国为民的心天地可鉴!
鉴于于谦对大明王朝的赤胆忠心,于是在明朝的最后时期,让其转生成袁崇焕,守卫辽东。因为他是对国家对百姓的忠诚,无论朝廷上的人怎么对他,他也不看重。他只按照他的方式去守卫国土。这样一来也会得罪一些人。
而崇祯帝本来是被安排最后结束大明王朝体系的人,因为在历史上一些末代皇帝很多都是以荒淫苛政失国的,有的是年幼被长者篡权,而一个勤于治国、又不近女色的人却又得失国,这就算得上是一个异数。也就是从末代皇帝失国这件事情来说,神安排的也很多元。让后世的人们明白一个国家的兴亡不仅仅是一位皇帝的问题,而是这个国家皇帝的整体素质的问题。
就拿崇祯帝来说,因为他是景泰帝(明代宗)转生。因为在土木堡之变之后,景泰帝原本不想即位,迫于形势即位。后来景泰帝病重,英宗复位。他对英宗从内心升起怨恨和猜忌之心。后来转生崇祯皇帝的时候因为神安排他必须让明朝灭亡。而且又要勤于国政,不贪恋女色,这样只能让他猜忌心强,才能让明朝灭亡。
由于原来景泰帝特别信任于谦,甚至到了言听计从的程度。而且于谦对于别人对他怎样他也从不计较,他只是把国家和百姓放在心上。而且转生成袁崇焕也基本上是这个性格。那只好“委屈”他了,让他再一次受更大的冤屈,并被凌迟处死。袁崇焕甘愿这样做其实也是给历史见证一点:只要我们的心是为国为民的,即便是一时的冤屈或者一段时间的冤屈都会是暂时的!
几百年过去了,从前的崇祯转生成一位女性,年轻的时候,风风火火的性格如男人一般刚强,后来因家庭变故,导致至今独居一隅。面对生活中的苦难,她都是坚强的面对。当知道自己是崇祯转世之后,她努力的改掉从前的猜忌之心,与人接触配合中给予应有的信任与体谅,这样一来很多事情也都做得很顺畅了。看来知道前生自己是一个有着怎样性格和经历的人,对于今生怎样去完善自己还是有些助益的。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