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名人轮回(8):衣披天下(下) ——元朝纺织改革家黄道婆的故事

名人轮回(8):衣披天下(下)
——元朝纺织改革家黄道婆的故事

文/石方行
(接上文)当地的人们特别是在老人之间口耳相传着神的嘱托。后来直到有一天他们从码头上迎来了一位怯生生的女子。一问原来她从黄浦江坐船而来。当地人细细一问,原来她是松江乌泥泾人,小的时候,家乡贫困又经常遇到天灾,十岁那年做了人家的童养媳。在婆家,她小小年纪什么活都干,但即便是这样她还是经常受打骂,饿饭,受到了很多的凌辱。这次是因为她白天干活非常劳累,本想休息一下再做饭,怎奈她婆婆不依不饶,和丈夫打她一顿,关起来。她这下心彻底凉透了,后来想办法逃了出来,一直跑到黄浦江,上了一艘南下的船,阴差阳错来到了了这里。
当她述说完自己的故事之后,当地人唏嘘一阵子,非常的同情她,把她安顿下来了。起初她很不适应这里的生活。饮食起居和风俗习惯等等都不适应。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慈善的笑意。
很多刚来这里的人都觉得黎族人比较野蛮,其实他们那种外表刚强的性格是出于生存的需要(整日与野兽打交道),加之这里比较封闭,接触外界人比较少,而且出于自保的本性,所以看上去不好相处。其实如果让他们能感受到对方的善意,那他们也是很好相处的,尤其是黎族女性。当初苏东坡被北宋皇帝贬到这里的时候,当地人就给予他很大的慰藉。这是即便不懂得对方的语言,但从表情中就能读懂一些。这对于这位受尽凌辱的女性来说是莫大的安慰。
在这里她呆了几天,发现当地人对于纺线织布很有研究。原本在家里她也做过不少这方面的活计,但是在这里却发现黎族人在这方面的手艺更为高超和娴熟,而且富有特点,如能纺织出来的布,花纹颜色多彩而细腻。
当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带着黎族人纺织出来的衣物,拿给了自己的父老乡亲,他们都非常的高兴。醒来之后她把这个梦和收留她的老妈妈说了。老妈妈一听就想起了从前祖上所流传了几代的“神谕”。于是找来在纺织方面更有经验的人们,大家一起把自己最好的手艺拿出来传授给她。
她原本是一位十分聪明而且善于思考与动手的人。她把在汉地所知道的纺织方面的手艺也拿出来了,不断的和当地的技术進行融和、贯通,并对原有的技艺進行改造。这样当地的技艺水平也在不断的向上提升。纺织出来的衣物,成为来自大陆商人们的紧俏货。她的威望也日渐提高。
当地人看她如此的心灵手巧,不断的想把她留在当地。也给她相继介绍了一些好小伙子。怎奈她对此都是无动于衷。她想的是要把自己学到的手传回中原,让家乡的人们都能因纺织而活得好一些,不要继续受天灾所害。换一种方式活法。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她表面上的语言、习惯等等方面已经成为地道的黎族人。有一天她又做了和起初基本上完全一样的梦。她知道,自己该北上回家了。
当黎族乡亲们依依不舍的送她的时候,她劝大家:“我回去不是完成当初神的嘱托吗?当时神传授给你们纺织技艺,其中一个目地不是让中原人都活得更多彩吗?”
她于元贞(1295—1296年)挥泪告别了二、三十年来朝夕相处的黎族乡亲,带上轧(yà)、弹弓、纺车、织机 和图案纹样,坐上一艘北上的商船,回到了久别的家乡——乌泥泾镇。
回到家乡,一打听,环境没啥大的改变,还是那么的贫穷。她原来的丈夫和婆婆早已过世。乡亲们对她非常的好。她也把自己在海南黎族人所学的纺织技艺无私的拿了出来。
渐渐的,当地各个阶层的妇女也学会了这种先進工艺,在成品的数量、质量和花色品种上都有了大大的提高。生活方面也有了逐步的改善。大家对她更加的尊敬了。
她没有满足于现状,而是不断的将纺织器械進行改革。而且产品越来越好,这里也成了国内客商倾慕的地方。不久,以“乌泥泾被”为名的棉纺织品闻名全国,远销各地。没过几年她又把纺织技术带到杭州一带,后又传到了全国各地。到了明朝,乌泥泾所在的松江一带已经成为全国棉纺织业的中心,有“衣被天下”之称。意思是说他们织的棉布,天下人都在穿用。后来产品和技术传到了国外,非常受欢迎。
晚年时当地百姓感谢她的无私付出,而都十分的照顾她,她晚年过得很幸福。她于1330年卒。松江人民感念她的恩德,在顺帝至元二年(1336),为她立祠,岁时享祀。后因战乱,祠被毁。至正二十二年(1362)乡人张守中重建并请王逢作诗纪念。
她就是出生于南宋末年(1245年)的纺织改革家:黄道婆。今朝这位黄道婆转生成为我身边的一位嫂子。模样和当初差不多,自小也算的上是历尽苦难,今朝一家人过得很幸福。
今日她的丈夫半开玩笑的说:“我前几年去海南做买卖,赔点钱,是不是算作她当初在海南被优待所欠下东西的一点补偿?”我说:“也许吧,反正什么事也不会是简单和偶然的。”言外之意,也许与她丈夫本身从前在海南从前的轮回中所欠下的也有很大的关系。当然这些与本文关系不大也就不多说了。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