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轮回故事(17):天上青梅

轮回故事(17):天上青梅

文/石方行

在我的生命中遇到两位比较特别的朋友,他们二人在一起为了一件事情合作了很多年,真的很默契,因为他们二位对我来说可以说是有着“知遇之恩”,因为有他们的鼓励和支持,我才能坚持写作到现在。平时我就琢磨他们之间在生命的轮回转世中,他们之间有哪些闪亮的缘份“瞬间”,才能促成他们今生能在一起精诚合作这么多年!
因为人与人之间的缘份,不会是一生一世,都有过很多次,我们只能选择其中某一生比较突出或者说有意思的缘份故事,来表达什么事情都是“有缘在先”这个主题。
明朝时期,在苏州城里,一座长桥两边分别住着来哥和梅姐,来哥开了一家肉铺;梅姐开了一家绸缎庄。
来哥原来是杭州一带的穷苦人家的孩子,他的父亲原来也是以卖肉为生,后来因他父亲为人耿直,在卖肉的时候遇到官府的下人来买肉不给钱,就把那个小子痛打了一顿,后来被那个官府下人报复,查抄了本来就清贫的家,后被抓入大牢,后来在牢里有病,去世了。
来哥那年七八岁,因生活贫困就来到苏州城里,给有钱人家做下人,后来好不容易长大了,来哥觉得自己给人家当下人比较卑贱,后来在朋友的帮助下,在苏州一座桥头开了一家肉铺,因为他能说会道,所以买卖还不错,而且无论遇到什么样难缠的人呢,他都能得心应手的应对。
梅姐那辈子,她自小就喜欢刺绣,她这种“喜欢”可不是个简单的“喜欢”,她天生一付巧手,能绣出最美的图案,但她为人非常的喜欢清静,说话很少,属于“拙嘴笨腮”那种,做事情心里非常有数。慢慢的她长大了,附近的人看其长得漂亮,提亲的人是络绎不绝。但每逢提亲的人上门后,她父母问其意下如何,她总是说:“要一个人侍奉父母,直至终老。”这下子她父母可有些吃不消,于是苦心的劝,她也不多说什么。整日拿着绣花针绣美丽的图案,不理他们。无奈之下,她父母也就依了她。
后来她父亲的一个朋友见她父亲经常聊起自己闺女的古怪性格,就说:“要不你让你闺女在街面上开个绸缎庄吧,让她见见世面,万一有一天她相中谁了,你的心愿不也是了却了嘛!”
她父亲想想也是。于是张罗着在那座桥头上开了一处绸缎庄。
刚开始开业的时候,肯定有很多方面不完善的地方。后来梅姐的父亲发现梅姐的确是一位能经商、理财的好手。非常的能干和会算计。这样买卖越开是越红火。
咱话分两头,说说来哥的肉铺。来哥为人仗义,但心有些粗。对算账不是特别的精细,这样很多时候,做买卖就多少亏了一点本钱,但也是因为如此来到他这里买肉的人是越来越多。
有一天来了一位特别的客人,这位客人来到这里先是看看来哥这位壮小伙子,然后一笑:“我这里有五两五钱的银子,你给我称腰盘,五花,血脖,这些都要同一双数的斤量,余下的可以用肠肚填补。”
面对这位如此刁钻的顾客,来哥有点犯难,因为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人。看出来哥犯难,那个人一笑:“如果你不快给我弄,那我只好扛着这一脚(整猪肉的四分之一,除了猪头之外)猪肉走了!限你半个时辰给我弄好!”
听那位客人这样一说,来哥可犯难了。嘴上却说:“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正在此时桥那边的梅姐正好过来买猪肉,见此情形,一笑说,这样:“你先给他称二斤腰盘,然后再称二两五花,二钱血脖,余下不管多少,直接给肠肚。”来哥听话的把腰盘和血脖拉完后,正在迟疑怎么拉二钱的血脖,“二钱的血脖看你怎么称?”那位顾客刁难说。只见梅姐拿起砍刀随便在猪肉的血脖处拉下两个铜钱那么大的一小碎块。给他了。然后拿着自己买的肉转身而去。
那个人看着梅姐,很生气,觉得她破坏了自己的事情。此时的来哥也明白梅姐的意思,于是对那位顾客说:“都满足了你的无理要求,你就赶紧走吧,别在这里影响我做生意。”那人自知理亏,但嘴上却依旧狠狠的说:“臭丫头,你等着”!
后来,来哥到梅姐那里为那天的事情表示感谢。一来二去他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梅姐的父母看在眼里,也喜在心上,后来找人想撮合他们。梅姐说:“我今生只想侍奉父母,不想嫁人,有个人能说说话就行了。”她的父母很是无奈。
有一次梅姐的绸缎庄来了一位朝廷派来购买丝绸的人(当时这个人没有表明身份),这个人表面上还很大方,为人也很和善,当看到梅姐的美貌,就想把梅姐弄到皇上身边,他好能得宠。因为怕梅姐不同意,于是想尽办法讨好,因为梅姐的个性也很和善,对他也很客气,后来他提出要和梅姐一起游船,梅姐也答应了。那人在船上对梅姐说,希望梅姐能帮她个忙,能去京城陪王伴驾,他能得到皇上的恩宠。
看着四周都是他的人,梅姐表面上没有动声色,假意应允,后来说:“要进京,得先和父母告别一下。”那人同意了。梅姐回到家中禀别父母,说自己要出一次远门,希望父母不要担心。
然后派个丫鬟,给来哥送去一张刺绣,上面绣着一艘官船,梅姐满面凄容的站在船头向下面张望。一艘小船隐约出现在大船近旁。
来哥见刺绣开始有些不解,后来听丫鬟说梅姐要出远门,来哥明白了。于是马上弄到一艘小船,尾随着官船而来。
晚上入夜,梅姐看别人都睡了,自己一个人走上船头,忐忑的四下张望,望见有两艘小船在那里。于是也不管是不是来哥弄来的船,眼睛一闭,跳了下去。来哥和另外那艘船(来哥的朋友的)把梅姐搭救上来之后,来哥和梅姐的父母一起远走他乡。
来哥那辈子对梅姐的确很好,虽然在来哥的眼里梅姐就如同天上下来的仙子一般,但他们没有成为一家。梅姐那辈子临终的时候说:“我要有你那般‘能把死人说活了’的口才多好,多有意思。”来哥一边安慰,一边逗她说:“那我就把我的口才给你,作为交换,你把你那种精明的劲头给我吧”梅姐说:“给你可以,但我也不能缺少呀!”
既然他们有这种愿望,在他们那一生的生命都结束之后,阎王查看他们的“生死簿”,也就在今生满足了他们的愿望。于是今生来哥就变得很深沉,很精明,内心非常有数的一个人;梅姐就变成了爱说笑,心里也非常有数的人。这样看来,每个人今生性格怎样也和从前在轮回中的经历有着直接的关系呢!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