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驰骋绿茵场脑袋很受伤?!

比赛中,头部相撞,这在德甲是家常便饭。时间久了,它是否会导致疾病?随着美国体育界得出令人震惊的研究结果,有关脑伤后果的讨论也进入了足球界。

“谁在这场比赛里打入了最后一粒进球?”-即使是在比分还是零比零的时候,这也是一个合适的问题。尤其是在要确定,是不是有哪个球员脑部受震荡、最好换下场的情况下,这一问题便更重要。在2014年的世界杯决赛进行至17分钟时脑部狠狠被撞的克拉默(Christoph Kramer)可能无法回答这样的问题。被撞后,他一时失去知觉,一屁股坐在里约热内卢赛场草坪上。后来,在接受一次采访时,他说,他甚至记不起他此后又继续比赛了这一情况。他的例子在德国引发起有关足球运动中脑部受伤所造成后果的讨论。

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达成庭外和解

在美国,相关议题则是多年来的一大热点。去年12月中旬,最高法院同意了职业橄榄球组织-国家橄榄球联盟(NFL)与大约2万名前运动员或遗属之间的一项庭外和解方案,总额10亿美元。很长时间里,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一直否认球员的脑部震荡和由此造成的严重健康后果之间有任何关联。所有人都害怕的这一病症名为“慢性创伤性脑病变”(CTE)。如果轻、重脑震荡未能治愈,并在多年时间里积累叠加,就会罹患这样的疾病,其后果可能是:无法医治的脑伤,症状则从头疼、视力障碍、个性改变到忧郁症和痴呆症,不一而足。

雷根斯堡(Regensburg)大学医院事故外科大夫和足球伤痛专家克鲁齐(Werner Krutsch)指出,在职业足球运动中,脑部受伤的可能性的确很大,而一旦受伤,必须要作准确的诊断,并加以治疗。让人遗憾的是,在体育界,一直存在着不把它当回事这样一个问题。本来,从医学角度看,像克拉默或1982年时的赫内斯(Dieter Hoeneß),都该立即换下场,-赫内斯当时在德国足协杯决赛上脑部受伤,却缠上绷带,继续比赛。由于就像美式橄榄球那样,对球员和球迷来说,在足球场上不示弱,是一种美德,因此,直到今天,在这方面几乎没有任何改变。

症候难辨,却危险

尤其是轻度脑震荡最容易让人掉以轻心。当事人一般不会失去知觉,也感觉不到其它明确的症状。有着良好医疗服务的职业足球尚且如此,业余运动员那里的情况自然更糟。因此,提醒各方重视相关危险便十分重要。自己也深受多次脑伤后果之苦的前德国冰球名将乌斯托尔夫(Stefan Ustorf)为此组织了一个协会。汉内罗雷-科尔-基金会(Hannelore-Kohl-Stiftung)现在甚至还提供了一个用于自我测试的电脑应用软件。

在美国,冰球和橄榄球职业联盟在这方面的技术性支持已成为固定的组成部分。赛季前,某些球队责成全部球员都得做使用电脑的20分钟“即刻评价及认知测试”(IMPACT)。若在赛季中有头部受伤的怀疑,则需重复测试,并比较相关结果。只有在输出水平达到标准时,运动员才可以上场。今年起,违反这一规定的球队,都可能受到严厉处罚。德国职业足球中尚无类似规定。德国足联和足协宣布,将共同致力于制定相关标准。在这方面已有某些改进:从2006年起,谁若在头球争抢过程中故意使用胳膊肘,就会被罚下场;2014年,欧洲足协开始实施“3分钟间隙”规定,-在发生队员头部受伤的情况下,比赛暂停,使医生有时间做出诊断。

足球业也有“慢性创伤性脑病变”丑闻?

在足球运动中,其长期后果如何?关于前职业球员有类似症状、或死后被确认与CTE(慢性创伤性脑病变)有关的报道的确间或也有。它们可能有助于提醒人们注意到足球与该病变的相关性,但有关的报道还远未具备科学性。事故医疗专家克鲁齐相信,正因为需求还不大,所以,现在还没有关于足球领域就这一课题所作的长期研究。联邦体育科学研究所计划填补这一空缺。根据相关计划,未来数年,将实施具体的研究项目。今秋公布的一份评估报告,标题中就称:“危险被低估了”。

http://www.botanwang.com/node/76200
来源:德国之声
#足球 #要闻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