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轮回纪实:艰辛寻法之(一)布旅红尘

我听别的修炼人跟我说,今生这位修炼人遇到的家庭魔难很大,她的丈夫和儿子为她修炼设置了很多的阻力,她有的时候感到很困惑、很为难。她在修炼中应该怎样应对丈夫和儿子的干扰这是修炼体会的范畴,这里不多涉及这方面。这里仅仅说说她从前为了找寻大法而有着怎样的经历:

清朝晚期,她出生在一个中医世家,也是一个女身,她的父母都会行医。家境自然很富有。她上面还有一位哥哥长她三岁。在她八岁的时候,她父母突然发现她开始掉头发,不但掉头发而且头上还长疮,经常流下脓水。她父母虽然医术很高明,可是用遍了方法也丝毫不管用。无奈她父母只好带着她访遍周边的名医,这些名医看了之后,都说这孩子的病很怪,不知如何治疗。

后来在访医途中在一座寺庙休息,寺庙的住持过来看看,满脸焦虑的说:这个孩子的病如果不及时看好,恐怕不但保不住命还得连累她几生呀!

她母亲一听住持话里好像有话,于是追问道:“难道高僧能看出我女儿头疮为何而来?”老僧道:“我也看得不是很透彻,不能明言,如果能遇到一个人,女孩将来会以“卖”布的方式来治愈头疮,如果遇不到,那她不但有性命之忧,还将累及她的后世转生。”她父亲闻听心下狐疑,赶紧请高僧继续明示其祥。高僧不再理会他们,慢慢的走向后堂去了。

看到丈夫失望的眼神,她母亲赶紧劝解道:“高僧不是说了孩子将来有机会治愈头疮的嘛!”他父亲喃喃的说:“卖布能治愈头疮,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治愈方式呢?只要我活着就要看看高僧说的话能否应验…….”

从庙里回来之后,女孩的头疮虽然缓解了一点,但还是经常犯,头顶的头发渐渐的都掉光了。家人心急如焚,但又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

在女孩十二岁那年,她父亲因为给一个当官的小妾看病,后被栽赃(正房夫人因妒嫉而在熬制好的汤药中掺入毒药而致小妾死亡,当官的硬把责任推给她父亲。)从而被关入大牢折磨致死。她母亲后来也因病而逝。她唯一的哥哥也被一位远房亲戚领走了。她却因为头疮无人认领、也无人愿意接济。不但如此,同族的长辈们一看她父母双亡,也就把她的家产全给瓜分了。小小年纪的她开始四处讨饭、流浪,过着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悲惨日子。

有一日她寒风中走了一天,一点食物也没有要到。在黄昏时分,她非常劳累的躺在一个村头的草垛旁小憩。在迷蒙中,闻到一股米饭的香气,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她看到一位身材魁梧胖胖的大叔端着一碗米饭笑呵呵的看着她。

她爬起来,伸手去抓饭,可是这位大叔依旧笑吟吟的端着饭不紧不慢的向东走去,她也就跟着大叔一路走来。走了不远她看到有一处青砖瓦舍,大叔進到里面,在厅堂的正中坐下。她也跟到里面。在这里她发现有三个和她年龄差不多的小孩,她们穿的虽然算不上华丽,但都很整齐。

看到她跟進来了,大叔吩咐一个孩子弄来点不是很热的水,让她洗手、洗脸。然后又拿出几样简单的菜,让她合着米饭一起吃。

吃完之后,这位大叔让人找出一身干净的衣服给她换上,然后让那三个女孩带她到房间休息几日。

在这几日和这三位女孩相处的日子里,她得知这位大叔是一位有功夫而且很有善心的人,那三女孩个都算得上是孤儿,先后被他收养,当她们三个知道大叔是有功夫的时候,都想拜他为师,大叔倒是答应了,可是大叔说,还要等一位特别的女孩来才能教她们功夫。

当三个女孩看到她头上长疮的时候,就意识到那位“特别的女孩”终于来了,她们终于可以学功夫了。于是三个女孩对她都特别的好。

几天之后,当她基本上适应这里的生活了,那位大叔开始教她们四位女孩功夫,有时候大叔的师妹也经常过来帮忙。

因为她们年纪很小就先教给她们一些修行基础方面的功夫。基本上都属于内家功范畴。

等到她十六岁的时候,有一天女孩们的师父和师姑把她们叫到面前来,她们的师父说,长头疮的女孩,在过去世因为在上界误把法器打到了一位神的头上,所以结下恶缘,今生转到人间用长头疮的形式还债。可是这位女孩还与一位将来要到人间传万古难遇而且不用出家就能修行的大法的觉者有缘。我看到这个因缘,于是把女孩带到我这里来,帮助她做了一点修行打基础的事情。为了将来能遇到那位传万古难遇的大法的觉者,那最好要在今生找到,并结下缘份,在将来缘份的线才能牵的很牢固。

说着从箱子里拿出一卷布,他把布展开一部分,让女孩们看:只见这布上面每隔一定的尺数画着一群飞禽走兽,或者人物街景、亭台庙宇等。一共有十幅画,每一幅画的大小各不相同。

望着女孩们狐疑不解的神情,她们的师父一笑,将这卷(画)布交予头疮女孩,并语重心长的说,你从此要拿着这卷布找到十个真正认识这十幅画意境的人,从而试着打听出将来在人间传大法的觉者今生在哪里,并与他结缘。你的头疮在这个过程中也会随之好转,最后愈合的。

说完她们的师父回头望着余下的三位女孩:“你们因为在今生还有些俗缘未了,我也一一把你们送回红尘,让你们了却俗缘吧。”

那三位女孩异口同声的说:“我们也想在将来得到那万古难遇的大法,我们也想在此生和将来传大法的觉者结缘。”她们的师姑在旁边笑着说:“你们放心,缘份肯定能让你们接上,只是形式会与头疮女孩有所不同。”“那我们就放心了。”女孩们说。

和师父分别的时间到了,师父分别给四位女孩准备一些必备的东西,然后一一把她们送回红尘。

咱们撂下其他三位女孩不提,只说头疮女孩。

当她成为少女再次来到红尘的时候,起初是非常不适应的。当时时局动荡,各地有时还有天灾,上哪里去找能看懂布画上涵义的人呢?!而且当大家看到她头上因长疮而秃头的样子都避之唯恐不及,谁还敢过来跟她聊布画的事情呀?!

当时正处在秋天,她弄来一顶草帽戴上,一来凉爽,二来可以将头疮和造成的秃发遮挡一下。

有一次当她走的很累的时候,在一座大山脚下的客栈休息的时候,她向店主打听附近的山中有无能看懂一些画涵义的高人?店主闻听来了兴致,忙不迭的答道:“不瞒您说,我们店小二的舅舅是出家几十年的道长,他几乎什么事情都能知晓,是凡我们附近的人问他什么事情,他都能回答的上,而且事后印证他说的全都对。”她一听也很高兴,连忙说:“您什么时候能带我见见这位道长,我有事情求教。”听她这样一说,店主面上露出难色:“只是最近听说道长出去会友,不知什么时候回来。”她一笑:“不妨事,我在这里多住几日便是。”店主很高兴,她也就在这里住下了。

这一住就是两三个月,在这两三个月中这里发生了大风和大洪水,当大风或者大洪水袭来的时候,她都在心里向苍天说:“我因为要找在将来能得到那万古难遇的大法而不畏艰辛在红尘中寻找,现在我的心愿还没有了却,还不是死的时候,请上苍垂怜!”当她从心底发出这种想法的时候,大风和洪水都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过了两三个月,有一天店主高兴的来告诉她道长回来了,现在正在山上。“只是…….” “还只是……什么我现在就过去,请告诉我怎么走就行。”她不容店主说完,就迫不及待的让店主指路,去见道长。

店主看她这么急迫,原本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于是告诉她怎样才能找到道长。她听完赶紧上路了。

当她一路披荆斩棘走到了山顶上,看见不远处有座茅屋,想必是道长的住处了,可是等走近了却发现她所在的位置与道长的茅屋之间有一条很深的沟相隔。旁边只有一株小手指粗的竹子生长在那里。

因为她不管怎样也和师父学内家功学了四年,虽然都是基础的功夫,但对于一些修行人为考验别人而故意设的关难,她还是略晓一二的。

她当时很虔诚的跪在地上,高声说:“在下闻听您老人家能知晓很多事情,故而特来拜访有要事相求。请您能够见在下一面。”

只听茅屋内有声音说:“那你就顺着指竹过来吧。”

她闻听很高兴顺着指竹飞跃过了深沟。她根本就没想指竹能否承受得了她的体重,和会不会掉下深沟。到了对岸,道人笑着从茅屋中出来,她赶紧上前施礼,展开布卷,第一幅画显露出来,上面画着有四匹马在月光下奔跑。

道人看得入神,过了半天说,“我明白了,这是日夜兼程,契而不舍的意思。”这时四匹马似乎活了,不但能动还能发出嘶叫声。她明白这是说对了。于是把这幅画裁下来,送给道人。最后问道人:“知不知道将来传大法的觉者此生在什么地方?”道人说:“具体位置我不好说,要不你问问我的老师姐。她在离这里千八百里的敦煌。”等她转身要走的时候,道人补充说:“你一路上会遇到几位都能看懂你手上布画的人,你这样做本身也是与他(她)们结缘的方式,如果今生或者将来你真的遇到在人间洪传大法的觉者,也不要忘了这份布画之缘,也一定要告诉这些人一声,切记,切记。”

她闻听此言,一边答应道人的嘱托,一边赶紧拜别道人下山直奔敦煌。一路艰辛可想而知,我们就不细说。这一日来到敦煌城,向人四处打听,终于打听到在敦煌郊外很偏僻的地方有一位老道姑,她闻听想必就是她了。到那里一问,人家说实在不巧,老道姑三天前刚坐化。正当她失望的时候,老道姑的弟子说,道姑坐化前曾经说有人在她坐化后会拿一幅画给她,那幅画的意思是百鸟齐鸣告诉人类将来要在人间出现惊天动地的大事的意思。她拿出布画,展开第二幅,上面有四只鸟向天鸣叫的样子。此时这几只鸟的羽毛好像在动,她也把这幅画裁下来送给老道姑的弟子。

她向老道姑的弟子打听将来要来人间传法觉者此生在何处,老道姑的弟子摇摇头说没听师父说过。老道姑弟子看她来的不容易也送给她一点散碎银两作为盘缠,并让她留宿一夜后再把她送走。她是带着遗憾的心情离开的。

当她漫步在黄沙之间的时候,她想起听路人说,在远处的天山深处好像也有高人,于是决定上天山找找看。

在那里她遇到一位高人,读懂了第三幅画(画上面只有几只羽毛):人生的一切就如鸿毛一样轻微,与神的力量相比是那么的微不足道。那位高人也在寻找将来在人间传法的觉者。并说在这里其实有很多各种有能力的人,而且告诉她,有智慧有能力的人不都是隐居在深山峡谷之中。

此时她的头疮已经好了一半。不久,她在酒肆遇到一位商人,那位商人读懂了第四幅画的意思:(那上面有五只神兽,麒麟、狮子、大象和龙、凤)在天上会有比人间更有能力的事物。

在一个风雨的夜晚,她在一个铁匠铺留宿,铁匠的女儿看懂了第五幅画的内涵:(一个农民打扮的人在犁地)做事要努力才会有收获。而且要懂得方法。

她这样不知不觉的又走回中原,此时的她已经三十几岁了,找寻将来传法的觉者的事情还是没有着落,她没有气馁,觉得已经有五个人能读懂布画,那只要坚持下去,就一定会与将来传大法的觉者结下缘份的。

在中原的一个绸缎庄,一位庄主一看她怀中抱着的布画,就知道这布不是一般的布,就央求着她展开看看。她打开一幅(前五幅都裁下送给能看懂的人了,有的也给她一些盘缠,说卖也行,说送也可。),上面是一幅街景画,有商铺、酒馆,还有几个人,有一个人躺在地上,旁边的人走过却当没看见。这位庄主沉吟良久,终于明白:世间的热闹与繁华其实都是过眼云烟,人死的时候,平时再好的一切(朋友和享受之类的)都得抛去。当这位庄主说完之后,躺着那个人的眼睛微微一睁,然后又阖上,往复几次。她也就把这幅画裁下来送给庄主。

因为绸缎庄庄主很有钱,而且从这幅画中得到启示,于是给了她几张大面额银票。这下子她就不用担心在寻法过程中饿肚子了。

有一次她走到一个小树林里,遇到一位因一点小事想不开寻死的人,她劝慰他一番,那人也就放弃了寻死的念头,那个人反问她为啥来到这里,她把始末缘由说了一番。那人好奇,也想看看布画,她不好推却,就展开第七幅画:一个简易的房子冒着炊烟,一个小孩在玩风筝。那个人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所以然。可是正当她要把布画卷上的时候,那个人突然说道:房子是家,孩子玩风筝是顺风,这幅画的意思不就是一切都有它的安排,只有顺天意才能玩的痛快,过得舒服与实在嘛!说完,这幅画似乎有要脱离画布的意思。她也就顺势将画裁下送给他了。

有一次她遇到一位文人,那位文人当时可谓春风得意,有刚刚娶个家境很有势力的媳妇。那位文人也想看看她的画,她也就让他看了,只见上面只有一双鞋,和一条大河,这双鞋都已经差不多湿透了。文人一看立马把原来的得意忘形收敛起来,一下子变得十分的谦卑。很郑重的说,看来人生在世处处都应该小心、别张扬,否则人死都不知怎么死的,尸首都不知哪里去找。当他说完只见画上面的河流有反射的光影射出来。他主动要这幅画,她也就裁下送给他了。

还有一次,她被土匪捉住,被押上聚义分赃厅的时候,匪首非要看她怀中的画,那是一幅非常简单的画:一把切骨刀,刃向上放着。匪首一看立马下令把她松绑,跪下道:请您恕罪,我这也是在荒年情非得已。这幅画很明白,拿刀的人最终害的是自己。今后我说什么也不敢再做这些不好的事情了。

此时的她头疮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是头发还有一点点没长全。

这个时候她已经年近六旬了,最后一幅画还是无人能懂。

有一天她感觉真的走的有些累了,在一个小店中住下,不久就睡着了,在梦中,她看到有很多的和尚和尼姑从深山或者寺庙中走出,走到了一个大的、富丽堂皇的地方,和一些俗人们一起修行。醒来后她展开最后一幅画,上面是两个和尚从庙里走出状,旁边有几个俗人在家里打坐的样子。

她回想着梦中的情形,忽然间明白,这最后一幅画不就是将来在人间传法时的样子嘛!——在世俗中洪传大法,同时原本在庙修行的和尚尼姑,要走出过去的宗教框框,可以还是僧人的打扮与戒律,但要多在世间磨练。

当她想到这里的时候,这幅布画轻轻的飞了起来,同时出现了一个非常洪亮的声音:你想寻师,其实未来的师父一直在你身边。今生你的真心会感动天地的,今生你的头疮会全好的,但在将来真正得法的时候会有另外一番魔难的,希望到时候你也真能走的过来!

她闻听此言泪流满面、感慨万千,合掌当胸双膝跪倒,朗声发愿:将来真正能够得大法,无论再大的魔难也一定会做好的!

这正是:

布旅红尘为寻师

历尽魔难觅真知(注1)

千难万险志不改

终结圣缘得法示!(注2)

 

注:1,就是真理的意思。

2,最后一句的意思是:终于结下了与大法的圣缘,得到了大法的启示,引申为在大法中修炼,成为一名真修的大法弟子。

2017/8/10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