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轮回纪实:艰辛寻法之(二)苍茫林海

我在二十年前左右遇到了几位来自大陆最北地区的修炼人,在那个时候(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期)他们还穿着七十年代才流行的衣服,洗得都有些白了,领口有些破旧了。,当时来自不同地区的人很多,我也没有上前与他们搭话,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他们。

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但看到他们的那一幕不知怎的,一直深深的印刻在脑海中,不曾忘却…….

今天我就借此机会写写他们其中的某一位修炼人前生寻法的经历吧。

在明朝的时候,这位修炼人(阿松)转生在外兴安岭地区。

阿松从小和父亲学会了狩猎。当时这里文明程度很低,加之长期在大山里面,对外界的事情所知甚少。民风很淳朴。

他十八岁的时候,有一次随父亲狩猎,猎物跑的很远很远,他们也追出去很远很远,不巧此时山里下起了大雾,雾非常大,加之这里山高林密,他们父子二人迷路了,完全失去了方向感。天色将晚,阿松父子二人无奈之下,只好找个避风的地方栖宿。

因为他们就是在大森林里生活的,所以这些事情难不倒他们。砍些枯枝铺好,旁边弄些枯草和干枝点上火,父子二人安然睡去。

第二天,大雾早已散去,他们二人凭着在大森林里生活多年的经验,先辨别方向,然后再一点点的找寻回家的路。

在找寻的过程中他们远远的看到一只猛虎在撕咬它的猎物,很残忍。他们也在路上看过猎户遗体的残骸零落在那里,狩猎的工具丟在一边。

这些本来对于阿松来说应该是司空见惯了,但不知怎的,这次引起他很多的思考:生命为了生存就得互相残杀吗?难道人就是要在大森林里生活直至死去吗?浓重一点的大雾就可以让人迷路,那人的能力在上天来看似乎实在是很小很小的。

当阿松父子终于回到家里的时候,阿松的母亲说,昨夜因为他们父子一夜未归,开始让她非常担心,后来梦到一位小女孩模样的人飘过来对她说,他们父子会平安归来的。让她放心。

阿松一听心里一震,觉得生命似乎还能有别的存在方式。为什么他们能平安归来的事情有人能提前知道并告诉母亲呢?尽管是在梦中。

从此阿松无论干什么都处处留心,留心于查找与思考人还能不能有别的方式存在。

有一次他去打猎,远远的看到两个人结伴同行,那个两个人走了不远,突然一只猛虎跳了出来,猛虎一扑,把一个人摁在下面,一口就把那人咬死,吃了。旁边的人都吓傻了,完全没有反抗和逃跑能力。可是老虎扭头一看这个人,不但没有吃他,反而掉头溜溜的走了。

看到这一幕,阿松的心里更是疑惑:“为什么老虎对于两个人还有不同的待遇?”这个问题萦绕他的心头很久很久,挥之不去。

有一次他因追赶猎物,失足跌落深谷,将右腿摔伤,也出不来了。正当他处于绝望的境地的时候,不知从哪里走出一位白胡子的老者救了他。

那位老者自称在这里采药的人,但看上去年龄早已超过百岁。

当老者给他的右腿伤口敷药的时候,他仔细的观察老者,总觉得应该不是一般的采药的人。

当他想到这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何不把自己平时的疑问都向老者请教一番,如果能得到解惑岂不更好?!

于是他把自己平时对人生的一些困惑,尤其是人能不能活得不被或少被自然环境限定,能自在一些和老虎为什么只吃一个人不吃另外一个人等等问题向老者请教。

老者一笑:“生命只能遵循某一状态的道理行事。”说完老者就不再作声。

这句话开始让阿松一时间琢磨不透,不过见老者不再多说,他也不好再多问。

过了一些日子,阿松看老者给他的伤口换药的时候,药似乎也有所不同。

看到这一幕他想到老者先前所说的话,似乎明白一些了。又经过一些日子阿松的腿好得差不多了。就起身向老者告别,并表示谢意。临别时,老者又重复的说了那句:“生命只能遵循某一状态的道理行事。”闻听此言阿松似乎豁然开朗高兴的说:“老人家,您说的意思就是说,人有人在人间应有的状态和各个方面的能力,而老虎不是什么人都吃的,而您救我也是您的能力所致,对不对?”老者一笑:“不完全对,也不全不对,如果你要想找我那就六年后在黑龙江入海口的对岸找我吧,那个时候我去那里有些事情要办。”

说完老者头也不回的走了。只剩下阿松愣愣的站在那里,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咱长话短说,阿松在后来的几年中也经历了很多的事情,也对人生有很多的思考,可是随着他的阅历越丰富,困惑也越多。在冥冥之中他感到似乎人的一生都是有安排的。

尤其他母亲在这几年中又先后梦见过两次那位小女孩飘过来告诉她什么事情。都是很准的。

一次阿松与母亲聊天的时候,他母亲也说不知道自己和那位梦中的小女孩是怎样的一种缘份。小女孩愿意如此的帮她。说也奇怪,当她白天与儿子说完之后,晚上她做了一个更为奇怪的梦:梦到自己好像在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宫殿里面,她头上甚至带着王冠,而身边最贴心的侍女就是那个小女孩。后来因为她有一件事没有办好,上天罚她下世受苦,但那位小女孩舍不下她,在她有什么事情想不明白的时候,就出现来劝慰她。

当阿松的母亲对他说了这个梦之后,阿松心里更加困惑和复杂了:生命原本有更好的生存方式,因犯错被罚来到人间,那生命怎样才能重新回去呢?有没有重新回去的可能呢?连老虎对两个人都有不同的对待,那可以说生命表面上看没啥大差别,可是从本质上而言肯定有很大的差别的。否则老虎不会不同等对待两个人的。

为了按时赴“六年之约”阿松提前一年出发了,因为他从来没出过远门,也找不到路,只得沿路打听,后来来到江边,沿着黑龙江的干流慢慢的走(他见船就迷糊,一直不敢乘坐)

好不容易到了黑龙江的出海口附近,这里的水面很宽,也没有桥,只有船,他还是不敢坐。这下可把他愁坏了。眼看会面的时间已经到了,这该如何是好?

此时的他更加觉得在自然的限制面前人真是很渺小、很卑微。他开始羡慕母亲,每逢心里难过的时候就有小女孩的出现,可是在自己为难的时候,怎么没有人帮帮自己呢?

正在这样想的时候,不知从哪里跑来一只黑瞎子(熊),一口叼住他的腰带,扑通一声跳進江里,他大吃一惊,觉得自己有生命危险,于是手刨脚蹬不老实,等黑瞎子進到江海相连的水里,因为他怕水,折腾一阵也就没有力气,任由黑瞎子叼着他渡过黑龙江来到对岸。

到了对岸,黑瞎子把他轻轻的放下,转身离去。此时的他早已吓得晕过去。

过了不久来了几位渔民把他救了,这下子他才明白:原来是黑瞎子叼他渡过了黑龙江。

后来他如期见到白胡子老者说起此事,老者哈哈大笑:“有慧根的人上天都会帮忙的。”

阿松闻听又请教老者很多问题,尤其是他母亲做梦能梦到和那个小女孩之间的因缘,以及生命即便是被上界罚下来能否在回去的问题。

老者这次很中肯的说:“上天有好生之德,珍惜俗世芸芸众生 ,也觉得这俗世中的生命很苦,很难。但因为很多生命就是因为曾经做过错事被上天罚下来的,所以就需要在人间受苦。有的人在人间能够保持善良的本性就会有神相助,而有的人却完全迷失了心智。上天就安排一些猛兽或者一些天灾与人祸,警示那些迷失心智的人,所以老虎才对那两个人有不同的待遇,所以黑瞎子才能送你过江。

生命要想回到上界原来的地方,一方面需要在人间做好事,另外一方面就是找到一种修行的方法。”

闻听此言,阿松赶紧说:“老人家您可否告知哪里有可以重返天界的修行方法?”老人看看了他,语重心长的说: “在这附近有很多的隐居多年的高人,他们都有自己的一套修行的方法。我曾经问过他们愿不愿意收你为徒,他们都说:‘不敢’。”

阿松一听非常吃惊:“为什么那些高人竟这样说?”

老者不紧不慢的说:“因为他们知道你将来应该是谁的弟子!”“谁的?”阿松追问。

“等你找寻到那可以传遍普天之下的修炼方法就知道了。”

“那我将来怎么才能找到这种修炼方法?”

“那种修炼方法有个特点就是带着一个圆圆的东西,里面有好几种颜色,而且是转的。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

“那我现在怎么办?”

“我就把我能知道的一些修行方面的道理简单的说给你,到你将来真正走入那种修行方法中的时候,我所给你说的,你都需要彻底忘记,切记,切记!”

于是老者就将修行方面的一些道理说给阿松听。因为阿松根基很好,接受和理解的也很快。后来老者就带着阿松去见老者的一些修行方面的朋友,这些朋友都对阿松很好,并说:“如果阿松将来能够得到可以传遍普天之下的修行方法,一定要告诉他们一声。”

阿松点头应允。…….

这正是:

思索高山密林间

渴望得法重回天

机缘巧合遇神点

今朝了愿铸真仙!

 

2017/8/11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