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朝鲜使馆不再出租 旅馆老板异常不爽

被出租作为青年旅馆的大使馆建筑,右边的朝鲜国旗表明了这块地方的“主人”究竟是谁

多年来,朝鲜驻柏林大使馆的一栋馆舍都出租给私人承包商开设青年旅社。去年11月的联合国制裁决议禁止了这种做法。如今,在德国外交部的压力下,朝鲜驻柏林大使馆解除了同旅舍经营者的租赁合同,而后者则威胁要采取法律手段谋求赔偿。

德国外交部指出,终止朝鲜馆舍租赁,其意义在于对违背联合国制裁决议的做法叫停。据德广联的调查,位于柏林市中心的这栋建筑,每月能为朝鲜大使馆带来3.8万欧元的租金收入。面临联合国制裁的朝鲜外汇资金十分紧缺,该国不少驻外使领馆都在通过各种灰色渠道获取收入。分析人士猜测,他们赚得的外汇一般会被用作购买被禁的技术和奢侈品,以及维持大使馆本身的运营。

据《每日镜报》的报道,朝鲜大使馆是在德国外交部的施压之下才与旅舍经营者解除租赁关系的。外交部此前已经多次要求朝方立刻停止“违反制裁协议的行为”,最近一次的敦促是在今年8月底。朝鲜大使馆方面则表示,在该问题上媒体应该向德国外交部问询。

经营方强烈不满

目前,旅舍依然在继续运营。负责经营的企业EGI GmbH在接受《每日镜报》采访时表示,若无法继续租赁该建筑,将会对公司造成“生死存亡的威胁”,公司“将用一切手段抗争”。该企业还对《明镜周刊》表示,公司确实已经收到了朝鲜使馆有关解除租赁合同的通知;“媒体报道以及德国外交部又一次尝试阻止顾客光临我们旅舍,但是我司认为,柏林城市旅舍绝对不会被关闭。”经营者指责称,外交部施压之下朝鲜使馆解除租赁合同的行为“没有法律依据”。

该公司还向媒体透露,此前已经向外交部就此事发出过约谈请求,但是后者却一直表示“并非对此事负责的对口部门”。旅舍经营者还表示,在媒体曝光租金可能被用于朝鲜武器计划之后,公司就没有再向朝鲜使馆支付过租金。同时,该公司则认为,虽然朝鲜方面通知解除合同,但是旅舍经营者与大使馆之间的租赁关系并没有终止。面对媒体质询,德国外交部也并没有就何时正式终止租赁关系给出任何明确信息。

外交部一度含糊其词

根据2016年11月30日通过的联合国安理会第2321号决议第18条,所有联合国会员国“均应禁止朝鲜把它在会员国境内拥有或租赁的不动产用于不是外交或领事活动的其他任何用途”。不久后,保加利亚等国都纷纷敦促朝鲜使领馆不得将外交建筑用于“非外交用途”。

而德国外交部却一度对朝鲜大使馆开设“副业”的行为态度暧昧。今年4月初,面对德国之声的问询,德国外交部只是表示:“我们密切关注可能违反联合国安理会制裁框架的做法,并与其他伙伴一起致力于严格执行针对朝鲜的制裁措施。”

德国之声注意到,朝鲜驻柏林大使馆一共有两栋大楼,早年间,朝鲜大使馆曾经有近百名外交官,而如今的大使馆内只有大约10名外交人员。目前,其中一座是大使馆馆舍,还有一座则是“柏林城市旅舍”,开业于2007年,而建筑的租赁关系则始自2004年。除了“柏林城市旅舍”,大使馆还将一座平房改造成会议厅出租获利。

事实上,在2016年11月的安理会2321号决议之前,朝鲜大使馆的做法就已经违反了《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它规定各国外交馆舍只可以用于外交以及领事业务用途,不可经营商业活动获利。

根据《南德意志报》掌握的消息,朝鲜大使馆在柏林市中心的土地所有权依然归德国政府所有。当年的东德政府只是将该地块的使用权给予了朝鲜外交机构。理论上,德国政府可以收回土地使用权,不过,联邦政府显然是为了避免引发不必要的纠纷而没有这么做。

使馆还曾偷漏税款

今年5月初,德广联等媒体再次密集报道了这一话题,并指出韩国、美国政府已经多次敦促德国政府关闭这家旅社。德国外交部国务秘书艾德雷尔(Markus Ederer)也终于在压力之下表态称,德方将“想办法坚决切断朝鲜核试验的经济来源”。

除了公然违反联合国制裁决议以及《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朝鲜大使馆还涉嫌偷税漏税。德广联以及《南德意志报》调查发现,多年来,大使馆每月数万欧元的房产出租收益都没有上税,累计拖欠柏林市财税局约1000万欧元的税款以及滞纳罚金。据德国政府圈内人士透露,由于朝鲜大使馆对催缴通知毫不理会,柏林市政府几年前还曾将其告上法庭,而朝鲜使馆也最终输掉了这场官司。

但是,外交机构享有一定的司法豁免权,因此法院的判决难以执行。后来,德国外交部介入了这桩官司,并且还和朝鲜方面达成了一致,后者每月偿还7000欧元的滞纳税款。但是,据德广联以及《南德意志报》的调查,朝鲜大使馆并没有每月按时还款,而是有时还、有时不还。德国外交部称,“我部支持相关部门对朝鲜大使馆违反国际法、违法联合国制裁决议的行径采取相应措施。对于税务问题,我部也同样提供支持。”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