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轮回纪实:艰辛寻法之(九)南洋之旅

在今生大法修炼的群体中有个别人是起各种干扰与祸乱作用的,这些人今生表现不好,但在前生也是经历了漫长而艰辛的寻法过程。在此选取一个例子写出来,希望这些人能够迷途知返,珍惜自己,珍惜这转瞬即逝的历史机缘。

“下南洋”与“闯关东”、“走西口”一样都属于中国历史上的几次移民大潮,在“下南洋”的人中,一般是居住在东南沿海的居民比较多。

满清初年战乱频发,很多的汉族人不满被异族统治,但又抵抗不了,而选择了远走海外。

有个人也是其中的一员,他第一站到的是马来西亚。在这里他开始给当地人种植甘蔗。

因为这里当时属于开发较晚的地区,工作环境相当艰苦,而且还有马来虎等猛兽。

与他一起来的人不久有的因水土不服病倒了;有的人在过度劳累中死去;有的人被老虎吃了。一年下来与他同来的二十个人中只剩下八个。

他在苦和难的时候想到,自己因为逃避国难而到了这里,一定要活出个样子来,才能对得起自己和家乡父老。心中就会充满力量。

在这里他连续干了五年,有一次在大暴雨中救了滑下深沟的种植园主人的女儿,园主为了表示感谢,就让他管理来这里干活的人,他也不用那么劳累了,工钱也比别人多了一些。

本来他在这里干的好好的,可是天有不测风云,有一次这里的“华工”(大陆来这里干活的人)因为条件太艰苦,互相之间有矛盾而发生内讧。园主出面解决,结果在群情激愤之下,华工失手把种植园主打死了。这下子闯祸了,他作为管理华工的人,深知逃脱不了干系,趁着夜色他逃到了泗水(属于今印度尼西亚境内)在这里他隐姓埋名住了下来。

在这里他开始也是给人干活,时间一长,他遇到了从福建泉州逃过来的华人,那些人有的把闽南当地的信仰“泗洲佛祖”即“男相观音”带到这里(据说泗水这个地名也由此而来),为的是让这里的人们免受鲨鱼和鳄鱼的伤害。

因为生活很困窘,需要一种精神力量去支撑,他也逐渐的接受了这种信仰。

在这个过程中,他了解到:真正信奉神的人,在遭难的时候,神会帮助的。此时他对神的信仰很虔诚。

随着岁月的流逝他也逐渐的成为五十左右的人。在闲暇之余回想自己大半生的遭遇真的觉得上天对他很是不公。当想到这里的时候,他突然有个想法:“自己能不能找到一种修法也能如同神仙一般自在呢? ”当有了这个想法之后,他想起了轩辕黄帝在黄山乘龙飞升的传说;还有很多历史人物的修炼故事。“现在的苦实在是吃不消。”他自言自语的说。

过了两个月左右,他正在住所休息。一个刚刚认识的人来找他帮点忙。他也没有多想就去了。走了很远的一段路才到达。原来那里正在搭建房子,在这里干了五天,房子才弄好。弄好之后,房主人出来答谢他,并请他一起吃饭。他在饭桌上多喝了几杯,就把心里的苦楚一一说出来,尤其是自己辛苦大半辈子到现在还孤身一人,说到心酸处眼泪也止不住。

房屋主人静静的听着,末了,同情的说:“人生在世难免会遇到很多不如意的地方,此时的艰难困苦,就当是为以后修福德吧!”“那也只能当作如此,要不然深陷痛苦之中,难过的还是自己。”他很不情愿的说。

在回来的路上他捡到了一本书,在书中写着:“(大意)现在很多修行的方法只是为了将来在人间洪传的大法而铺路。到那时会有很多人来学,而且不用出家,无论什么样的阶层都可以。”他看到这些内容很高兴,但随之产生另外一颗心:“到那时修行中没有阶层差别,我就伸直腰板在那些园主面前耀武扬威了!”

虽然不知道将来在人间洪传大法的具体时间,却对处于苦难中的他却是一种巨大的鼓励。在以后的干活中他遇到再苦再难的事情,都用“我一定要等到大法洪传的时候修行。”这是一种生命想回归的正念正觉,但对于他而言其中却隐含了:“到时候我就能扬眉吐气了。”这种为名为气的想法。也许这就是他这类人后来被那些不好的生命利用,到大法在人间洪传时在内部起祸乱与干扰作用的原因之一。

不管怎样,在他对前途有了动力之后,在以后的日子中过得就逐渐的轻松一些了,在六十五岁那年还娶了媳妇,领养了一双儿女,妻子和儿女对他还挺好。

在晚年的时候,他经常想家,想早已过世的父母和乡亲们,想中国的古老文化,更是期盼着大法在人间早点洪传,自己能活得扬眉吐气一些。

有一天他独自去海边溜达,在那里遇到一个小伙子,那个小伙子一见他就亲切的说:“您是不是很想回中华老家?”他悠然的说:“老家被异族(满族)占了,父母早已过世了,我流浪在南洋几十年,遭了无数的罪,现在到了晚年,能做的只有望着大海看日出日落了。”说着抽噎起来。

“看来您经历的苦难很多,我知道其实人原本可以生活的更自在一些,可是因为人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才被罚到人间受罪。如果一个人能在人间还罪的过程中保持一个善良的心与乐观的精神,那也许会在将来遇到可以回归的修行的方法。”年轻人回答到。

“我是要找寻一种可以解脱苦难、使生命真正的回归的修行方法。得到之后,我会把我曾经所受到苦难以及屈辱都原样奉还给那些对我不好的人。”他说。

“任何一种修行方法都会对参与其中的人有一定的要求,不会按照人想怎样就怎样的。”年轻人严肃的说。

“到时候我就是要给那些曾经对我不好的人以颜色看看。”他强调一句。

年轻人闻听此言再没有多说什么,默默的离开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一方面想早点得到大法,另一方面一直抱着那种不正确的思想。一连几次转世都是抱着这种观念不放。最终在今朝大法洪传人间之时,他也在大法中修行,但因其修炼的根本目地包含了出人头地的人心,所以在修炼过程中他对修炼的群体起到了干扰破坏作用。

不管怎样,修炼还没有结束,也希望这些人为自己负责,否则下场会很悲惨。历史上的教训太多了,耶稣的弟子犹大就是其中一例。

这正是:

沦落南洋历艰辛

几十光阴苦追寻

修行掺杂不正念

劝君醒悟惜当今!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