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茶里乾坤】隋唐盛茗

/石方行

隋唐五代时期,是中华历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尤其在唐朝期,疆土的空前扩大,同时中华文化达到了顶峰,中华文化的影响力远播四方。“唐诗”成了中华文化上的一颗璀璨的明珠。以致后人有“李杜文章千古传,世人已觉不新鲜”的慨叹。(虽然表面上觉得应该创新,不该总局限在唐诗的韵味之中,但这本身也说明唐诗的影响力是极为深远的。)

“茶”此时作为文人墨客抒情达意的对象之一,也自然在唐诗中屡屡显现;如果把“茶”作为一个生命而言,当文人或者帝王因为饮茶而与所应该赋予的使命产生共鸣,从而激荡出诗情与治国的火花,从而完成神所需要奠定的神传文化中的一部份,从这个角度而言,“茶”就起到桥梁和催化剂的作用。

今天我们就把“茶”当作一个生命,把这个时期与其有关的大事串起来,让读者领略一下盛世的风貌与茶的成长历程:

茶,为了推广自己,觉得君王是最佳人选,于是乎在隋朝与两位皇帝(文帝与炀帝)相遇,结缘的方式既普通又别致:疗病。普通在于方式上:饮用即可;别致在于其疗效。当皇帝的,有病的时候会用很多好的医药,没想到疗效却不如名不见经传的它!

既然君王的病它都能医好,那肯定上行下效,从而身价倍增。

当历史的车轮驶入滚滚的唐王朝的时候,独具慧眼的太宗为了让让它更好的繁荣与发展,为其量身制定了《茶律》,主要包括贡茶制、茶税制、茶礼制三章。

茶很有亲和力,面对才子佳人,它从不羞怯,一心想把这些人推向时代的制高点。人都说“李白斗酒诗百篇”,它偏要在李白身上增加一个异数,让其饮茶也能吟出华丽的名篇,李白也许是为了报答,也许只是真情流露,而为了茶也写下了美丽的诗行。杜工部草堂之下怀着何等的忧国忧民的慨叹,但同样喜欢与它为伴,写下了《《重过何氏五首》;白乐天因怜人而自怜所著的《琵琶行》中同样有它的影子;到了卢仝与皎然的笔下,一下子把它渲染的带有仙药之风。(以上诗歌附篇后)

它的存在也不会总是风光万千,当那些大人物的庞大需求(奢靡之风)与民生和财力相矛盾之时,它也只能成为针砭时弊者的“靶子”,成了人心与欲望的替罪羊。

它深知这一切都是人间相生相克的理所致,也不多辩解。默默的承受着人们的吹捧与怒骂…….

它曾经慨叹:过往间人们曾经给它起了诸多小名、别名算起来有十多种,以致很多时候人们都弄不清它的身份了。当要真正在人间广泛的抛头露面,那就要有个正式的名字。

果然,诚心感动天和地,有个叫陆羽的人应时而出,而且是出身于佛门,尽管后来因不堪劳役而逃出当了伶人,但那份对佛法的追寻是不曾磨灭的。经过上天的有意安排,他接触到了它,并从饮用到制作都亲身实践,更难得是他能够全面的了解它,从此它成为了那本《茶经》的主角,他给它起的名字,一下子让周围的人眼睛一亮,不经意间,在人间有了这个让人们广泛接受、正式的名字。从此让人们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即从“源”“具”“造”“器”“煮”“饮”“事”“出”“略”“图”等十个方面叙述与茶有关的方面)透彻的了解了它。为了回报他,人们将其称为“茶圣”或者“茶神”。

当它终于与佛道的信仰接上缘份之后,“正反同出”的道理体现的更加玄妙:在得到神的助力的同时,也会促進修行者的精進,从而帮助神更好完成度人使命。

此时的它已经觉得只靠自己本身也完成不了使命,于是乎它选择了与水和器具的密切配合,从而演绎出更加具有中华传统文化底蕴的传奇。

它的清新、淡雅、静默、笃定等等特点借着神的助力与信仰者的广传,加之天赐机缘已到,何况“规矩”(《茶律》等)与“衣服”(《茶经》等),基本成型了,那就让它飘香四海吧,很自然的走向大众、民间;连文成公主入藏时它也去凑热闹,结果不经意的让藏民的平均寿命增加了好多(从原本四十六岁增加到六十五岁),从此藏民离不开它了。

山路迢迢,骏马飞驰,一包包茶叶被马儿托着走入古道,走向边疆;朔风猎猎,驼铃叮当,一队队商人载着茶叶沿着丝绸之路,从新疆走入中亚,進入欧洲。它觉得自己不能一路向西,于是走向日本、走向朝鲜半岛。它带着浓浓的中国味儿走向四海,目的就是不希望那些曾经是神的子民们,忘记自己来人间时的初衷,在今朝与大法结缘,从而获得救度。此时的它逐渐将要成为连接全世界人们的文化纽带,当今尽管很多人不懂得修炼与信仰方面的道理,但当他们端起茶碗一饮而尽的时候,就会深切的体会到茶的那种力量与境地。当机缘到了的时候,这种力量自会与其它因素联合,促成这个人能有机会听闻真相,甚至走入修炼,踏上真正回归的旅程。

附录,本文所引述的与茶有关的诗歌全文(或节选)如下:

【李白】《答族侄僧中孚赠玉泉仙人掌茶并序》

(序略):

尝闻玉泉山,山洞多乳窟。

仙鼠白如鸦,倒悬清溪月。

茗生此中石,玉泉流不歇。

根柯洒芳津,采服润肌骨。

丛老卷绿叶,枝枝相接连。

曝成仙人掌,以拍洪崖肩。

举世未见之,其名定谁传。

宗英乃禅伯,投赠有佳篇。

清镜烛无盐,顾惭西子妍。

朝坐有余兴,长吟播诸天。

 

【杜甫】《重过何氏五首》之三(节选):

落日平台上,春风啜茗时。

石阑斜点笔,桐叶坐题诗。         

【白居易】琵琶行并序(节选)

(序略)

弟走从军阿姨死,暮去朝来颜色故。

门前冷落车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

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

 

【卢仝】《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节选):

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

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

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

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

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

 

【皎然】《饮茶歌送郑容》

丹丘羽人轻玉食,采茶饮之生羽翼。

名藏仙府世莫知,骨化云宫人不识。

云山童子调金铛,楚人茶经虚得名。

霜天半夜芳草折,烂漫缃花啜又生。

常说此茶祛我疾,使人胸中荡忧栗。

日上香炉情未毕,乱踏虎溪云,高歌送君出。

 

20171210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