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印度试将“三句休妻”做法入刑的尝试陷入僵局

各个社会团体的活动人士抗议在新德里穆斯林社区流行的“三句休妻”的做法。(2017年5月10日)

在印度,通过相关法律将穆斯林社区“三句休妻”定为刑事犯罪的努力陷入争议,反对党对此极力反对,认为这项法律有可能被用来骚扰男子。但是,妇女活动人士希望,有关政党解决彼此间的分歧,启动她们所谓的穆斯林家庭法第一个可能的重大改革。

“印度穆斯林妇女运动”的扎吉亚·索曼说:“我们无疑需要这样的法律。独立70年后,这一时刻姗姗来迟。”“印度穆斯林妇女运动”是一场司法之争的造势先锋团体之一,五个月前印度最高法院裁决,实行数百年之久的“三句休妻”的做法违宪。

许多国家已取缔穆斯林男子三次说出“休妻”便立即生效的做法,印度是其中最新一个。

尽管有最高法院的命令,口头休妻的做法还在继续,政府为此提出的一项议案,视“三次口头休妻”为不可保释的犯罪行为,最高刑期三年。这项法律上月轻松通过政府拥有多数的议会下院。

但是,这项法律在议会上院受到反对党阻挠,他们认为,对于采用悠久做法结束婚姻关系的男子而提出的刑期实为越权,一项本质上的民事契约被纳入了刑法范畴。他们认为,违法者应该继续养活其妻的有关条款实属无稽之谈,因为当事人在狱中已无法这样做。

提出这项法案的人为这项严厉条款辩护,称为制止穆斯林男子动用“闪离”而实行强大的威慑是必要的。

强烈支持改革穆斯林私人权益法的前部长阿里夫·穆罕默德·汗是该法案起草者之一。

他问道:“2017年那次裁决后,100多名妇女被赶出家门。难道我们继续对这种情况袖手旁观吗?这不仅是一个穆斯林公民法改革的问题,也不仅仅是一个妇女权利的问题,这是一个人权问题。”

推动穆斯林社区制定离婚法的妇女活动人士,希望那些试图“三句便可休妻”的男子受惩罚的同时,也表示法案应该修改,这样男子能够获得保释。索曼说:“法律如果能够被受理,就会出现逮捕被滥用的情况。”她们还希望这项法律能为印度九千万穆斯林妇女制定离婚程序。

由于政府在议会上院没有多数,目前尚不清楚政府是否能就这项法律与反对党达成共识。

穆斯林社区也有保守派反对这项议案的强烈声音,他们指责右翼的印度教政府干扰个人权益法。卡麦尔是希望保留“三句便可休妻”的“全印穆斯林个人权益法委员会”创建人之一,他说:“这项动议完全多余,无非是一种政治伎俩而已,受到挑战很显然。然而,问题传达的迹象很不好。”

不过,穆斯林妇女活动人士依然对议会迟早通过管理离婚的这项法律很乐观。原因是,印度主要反对党国大党尽管反对这项法律的目前文本,不过也强调需要支持保护穆斯林妇女的法律。

索曼轻松地一笑说:“我们政界各阶层都承认,穆斯林妇女被剥夺了法律保护,因此问题本身对我们非常重要”。

不过,以穆斯林为其核心选民的国大党最终采取什么立场仍然存在变数。分析人士指出,30年前该党因令妇女失望曾广受抨击,当时通过的一项法律,转移了穆斯林男子需要养活其离婚妻子的责任,否决了最高法院有关穆斯林男子要养活穆斯林妇女的命令。

印度没有适用全体公民的普通家庭法,允许在管理结婚、离婚以及财产权这类民事事务时考虑宗教因素。不过,印度教徒和基督徒在结婚和离婚事务方面有法可依,而穆斯林社区却没有这方面的司法保护,妇女抱怨深受充满宗法意味的个人权益法之害。

活动人士说,男人“三句休妻”,有的甚至通过电话、电邮或者文字发出,成千上万穆斯林妇女便被毫无准备,或者没有财务支持地遭到抛弃,被迫离家出走。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