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台湾“清理过去” 任重道又远

为介绍德国清理前东德统一社会党历史的经验,前东德民权人士埃佩尔曼(Rainer Eppelmann)造访台湾。不过,在台湾,对过去的清理还是一条漫长的道路。Klaus Bardenhagen 从台北发来以下一篇报道。

他来这里是为介绍德国清理独裁制度历史的经验,并了解台湾“清理过去”的情况。现今的台湾社会如何分裂,埃佩尔曼在为期一周台湾之行的最后一天有了直接体验。就在这位前东德反对派领袖在台北的一个论坛上介绍经验时,数名年轻人在作为论坛场所的一家书店外示威。就像在台湾常见的那样,他们的脸大多被口罩遮掩。他们是国民党青年组织的成员。

不公正批评?

这些国民党的年轻支持者们指责埃佩尔曼批评不公。他们举着英语标语牌,其中一块标语牌上写着:“埃佩尔曼先生,您知道吗?国民党反共反独裁”。另一块标语牌劝告他,不要被现在执政的民进党引入歧途:民进党是独裁的鲜活例子。

埃佩尔曼对德国之声表示,“这里(指台湾社会),仍存在着讨论;若社会想继续成功走上民主化道路,那就必须对这样的讨论持开放的和有区分的态度”。

台湾政府邀请他和两名同事来访。他的身份是联邦清理前东德社会统一党专制基金会主席。

1998年问世的该基金会的宗旨之一是,促进同曾有威权制历史的其它国家之间的交流。

“台湾走在正途上”

在2000年和2008年之后的此次第三度访问中,埃佩尔曼认定,“台湾继续走在民主正途上;它不是以内战或革命,而是经由一种柔性的民主渐进实现这一点的”。

与前东德不同,台湾不存在国家政党被剥夺权力现象。埃佩尔曼说,国民党“开放了民主化进程,接受了民主制规则”。2016年,反对派运动出身的民进党不仅首次接掌总统府,而且获得议会多数,引起诸多变动。在“转型正义”口号下,民进党逐步出台了一系列法律。

例如,由政府设立的一个委员会负责清理国民党及其附属组织的财产,其目标是,没收它们在独裁时期所获之不当党产。德国清理前东德社会统一党财产委员会成为表率。至2006年,该委员会清理出数十亿欧元。以后,台湾还将开放政治档案。不过,什么时候台湾人也能像在前东德档案管理局那样查看有关自己的档案,目前不清楚。

社会讨论非常必要

再回到国民党人的抗议上来。埃佩尔曼在论坛上侃侃而谈之时,同事库德尔(Sabine Kuder)在外面试图与那些年轻的抗议者们交谈,但未成功。清理前东德社会统一党基金会的这名历史学家和社会学家表示,她很想问他们,何以不看好民进党在记忆文化和清理过去方面所作的努力。

库尔德女士承认,台湾外交部在此次访问计划中没有安排会晤国民党人士。她指出,问题就在于,是否能不搞政党互掐互斗,而是通过社会讨论,清理过去?这样的社会讨论极有必要。

栏目: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