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轮回纪实:海南圣花

 石方行

 

诗云:

驱车尘路行八千
穿山跨海到天边
表面为办人中事
海角天涯续前缘!

这次我们一行四人驱车去海南虽说为了办一件人中的事情,行程八千多里,走了一个星期左右,才到达行程的终点,让我们万分惊喜的是,三千年盛开一次的优昙婆罗花竟然出现在住所院内,缠绕桔子树的铁丝上!这真是万古奇缘!
 
我们一行四人中只有我和小粒儿今生是第一次来,万万没想到,海南竟然给我们如此厚重而神圣的见面礼!不但如此,这里的神也许怕我们第一次来受不了其“热情”,在这里的几日,竟然刮起了七八级的大风,天气一下子就凉爽了许多。而这些婆罗花在大风中依旧淡然的盛开着。

其实从刚开始启程的时候,也就是在八千里地之外,在蓝天之上就倒映出海南的热带风光,有大海形状的、有沙滩形状的,还有椰树形状的云朵等等,非常的壮观,殊胜。让我们大饱眼福,同时也对海南的风土有个大概了解。
 
按照佛经中提到的,优昙婆罗花三千年盛开一次,标志着转轮圣王住世传法。那么当今天我们亲眼看到此花,同时也听到法轮大法的修炼者面对中共邪党如此惨无人道的迫害,依然用他们的善心来告诉我们真相的时候,我们就不应该麻木和无动于衷。前有佛陀的开示,后有修炼人的启悟,我们真的需要静下心来,放下各种观念和成见来想一想他们说的对不对,不要漠视,那才是对自己的未来真正负责呀!

为了在今朝明白真相,其实在历史的轮回中都奠定过这方面的缘份。就拿看到优昙婆罗花而言,这么神圣与圣洁的花不是想看就能看得到的,不仅是她三千年才开一次那么简单。要想见到她,那还需要的就是缘份。

本文就写一个和优昙婆罗花有关的事情,希望能引起有缘人心底的共鸣。

在北宋的中后期,因为朝廷经常陷于“党争”,弄得严重内耗,加之不断的与西夏和辽国交战,赔款(岁币),奸臣当道,民不聊生。欧阳修、苏东坡和司马光、王安石等等一代名臣都在其中被裹挟、影响着。

宋朝虽然积贫积弱,但有个别的朝代没有的好处,那就是秉承着“不杀士大夫”的原则。象苏东坡虽然在朝廷中不容于新党和旧党,两度遭到罢免和流放,但毕竟皇上没有杀他。但即便是这样,如苏东坡等也经受几番苦苦折腾。

本文所要写的几个人虽然官职都不算大,但都因为得罪了当权者而同时被流放到海南。因为他们在当时也算不上什么名士,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被押送到了海口之前,金兵已经攻破都城汴梁,宋室江山处在风雨飘摇之中,消息稍后传来,他们也看穿了人间的恩怨,最终隐居起来。所以在海南的地方志中甚至都找不到他们的影子。

为了行文方便我们就先把四人按照年龄的不同分别叫做:大成、袁杰、小羽、小粒儿。这四人来自于不同的地方,但贬所都在海南,也就造成了在海口有了一次相遇。

当时天降暴雨,又刮狂风,在被贬黜的临时住所中,他们先是彼此寒暄了一下,因为遭遇狂风暴雨,四人不能动身去贬所(海南岛的中部和南部),在此处停留了十几日,这些日子四人互相在聊天中觉得彼此脾气都很相投,成了好友,相约彼此照应。

天气放晴之后,对岸来人说宋朝已被金国所灭,那些押送四人的官兵大都回大陆了,只有两人觉得一路上押送的人很仁义,同时感觉在这国破家亡的时代,回去也没啥大的意义和作为,于是决定留下来陪着他们四个。

当时的海南岛,因为植被很多,雾气浓重,人刚去的时候显得很不适应,有人病倒是常有的事情。留下的两位官兵其中一个不堪病痛的折磨死去了,大家都很悲痛,剩下的那位叫福田的与这四人关系相处的很好。

这四人开始也很不适合海南那种潮湿高温的天气,也经常有病,但一想到国破家亡的悲哀,无心再回大陆,也就硬撑过来了。过了两年左右他们才逐渐的适应海南的生活。

没有了看管和监视,他们五人一起在海岛上蹓跶,有一天他们走到了临高(今地名)附近的地界,有四人彼此都做了不同的梦:大成梦到在海南岛的东方有一座玲珑的宝塔烁烁闪光;袁杰梦到在南方有一尊天神在那里微笑的看着他;而小羽梦到在西方有个农夫向他招手;而小粒儿则梦到一群孩子硬拉着他一起玩耍。只有福田没有做到奇异的梦。

五人中最有主见的袁杰说:“从我们彼此所做的四个不同的梦看来,我们似乎都有不同的缘份需要了却,我们在此先分开,各自游览海南,两年之后我们到五指山的山顶碰面。”而福田说,我就直接去五指山先行等你们,不见不散。

于是大家就踏上了寻梦之旅。其实说是“寻梦”,没有人太把梦中的事情看重,就想彼此借这个机会独自游玩一下。

大成时而沿海岸线向东走,时而沿着内陆走,等到走到清澜港(今地名)的时候,望着外海汹涌澎湃,港内却静谧安详,心生喜悦之意,于是在这里住下。第二天一早,他正独自到海边,因为太阳还未完全升起,就在这时,在海面上冉冉显现出巨大、玲珑的塔群来,他一下子想起自己的梦,觉得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塔群冉冉而来,快到他头顶上的时候,其他的玲珑塔都变小了,只有一座塔越变越大,而且徐徐下降,在他的面前停住了。只见塔门开启,里面赫然端坐一尊佛陀。(注:不是佛教中说的多宝佛)大成哪里见过如此殊胜的景象,赶紧双膝跪地,不敢抬头。

佛陀说:“我给你示梦,让你来这里,是因为你我有缘,而且在近千年之后,你会遇到旷世奇缘,到时候你一定要做好!”大成闻听惊讶万分,因为过于紧张,说不出话来。佛陀一笑:“到时候你会得到主佛的亲自传度。”大成听着更为吃惊,满脸不解。佛陀再次开示:“有一种花叫做优昙婆罗花,这是天界圣花,在人间三千年开一次。这花盛开就说明转轮圣王(主佛)已经来到人间,到时候你要注意寻找。”说完不等大成说什么,塔门徐徐落下,佛陀随着玲珑宝塔而冉冉升空,消失不见了。大成在地下跪了半晌,直到有人经过问他为什么在这里跪着?他才缓过神来。他站起身,一点点的向五指山的方向走去。一路上也遇到很多其他的事情,就不一一细表。

再说袁杰,一路上风餐露宿走到了海南岛的最南端,也就是现在的三亚天涯海角公园的位置。望着茫茫的大海,他心里感慨万千。在这里他遇到了一些当地的渔民,逐渐的他与这些渔民交上了朋友。

因为当地在那时还很落后,人们大都上不起学,他闲来无事,就在当地义务教大人和孩子们认字。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四个月。有一天,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位老者,也坐在这里,向他讨教一些事情。他也将自己所学的一一说出来。

老者见其谈吐不俗、很有见地,也很高兴。于是就故意出一些比较难的题目,他开始还能应付,后来就应对不上了。他的悟性很好,觉得老者才是一位饱学之人。于是私下向其请教,时间一长,两人成了莫逆之交。

又过了几个月的时间,老者说:“我要走了,你要好自为之。其实我教给你的这些今生都没什么大用处,只是为了牵缘份这根线而已。近千年之后,你会有真正的师父教你,你甚至能从他那里学到彻底解脱生死轮回的方法。”“那位师父出现的时候会有什么兆示吗?”“到时候有一种叫做优昙婆罗花的天界圣花会开放的。”“那今生我能先看看吗?”“找福田要”,老者说完这句话,双脚离开地面慢慢的起空了,微笑着看着袁杰。袁杰一拍脑门,这位老者不就是我梦中的那位嘛!纵然他们长得有点差异,也许就是不让我一下子认出他来,而故意变化的吧!袁杰在地上抱拳拱手,朗声道:“晚生谨记长辈的教诲。”说完,把教书的事情简略的料理一下,去五指山赴两年之约。

小羽感觉在一路上遇到的都是一些俗事,没啥特别的。在昌化(今地名)附近遇到一位农夫在那里耕田,他已经走过去了,农夫又招呼他回来,在小坐聊天过程中,农夫问他是哪里人,怎么来到的海南岛,现在想去哪里,他都一一说明了。农夫一笑:“你虽然是被贬而来,却在这里能遇到一种奇缘。”小羽不解,农夫也不多说,低头开始干活去了。小羽只好起身告别,继续赶他的路。

小粒儿因为他是五人中年龄最小的,还依然的保留了一点童心,一路上看到哪家的小孩他都想抱抱、逗逗。有一次遇到一群孩子正在玩耍,他本来在一旁看着,过了一会却被他们强行拉入其中。

一边玩不知怎的一个稍大一点的孩子口中不断的念叨:“千年后,神花开,圣王来,脱人胎,要珍惜,莫徘徊。”大孩儿这一念叨,一群孩子都跟着嘻嘻哈哈的念叨了起来。小粒儿也随着念了起来,当时也只是觉得好玩,没想过多。

因为福田是一个用心非常专注的人,所以他是最早来到五指山的。在这里,他盖了一个茅屋,在山下小住了下来。

有一天福田外出蹓跶,回来遇到一位美女,那位美女勾引他,他却说什么也不同意。那位美女无奈,就走了;又过了几日遇到一位很有钱的人,看到他就拿出很多的银子相赠,他也拒绝了。再后来来了一位乞丐,看样子已经有很多日没有吃饭了,他好意的收留了这个人,过了几个月,那位乞丐临走的时候给福田留下一个封好的小盒子。并嘱咐福田,等那四个人都到齐了之后,在五指山顶上再打开这个盒子,不可过早打开。

咱长话短说,等到大成、袁杰、小羽、小粒儿先后如约来到五指山并找到福田的时候,各自把自己的经历都叙述了一番,大家都感到惊奇。听完大家的叙述,最感慨的是小粒儿,直到这时他才明白那些小孩说的是啥意思。

当大家一起小心翼翼的将盒子带到了五指山上,打开盒子的时候,只见里面有一簇小小的白色的花朵,这花朵见光开始不断的长大,不一会儿就晶莹剔透,花瓣、花蕊都看得清清楚楚。袁杰恍然大悟的说道:“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优昙婆罗花?!本来这花是三千年开一次,是上天的慈悲垂怜,让我们先看看此花的真容!!”大家闻听,泪流满面,双膝跪倒,仰天发誓:“千年之后一定追随主佛在修炼的路上好好努力,不辜负轮回中诸多众生的殷殷期盼!”

发愿完毕,这簇优昙婆罗花不断的向空中升腾,并逐渐的虚化了,不久就完全消失,再也看不见了。

大家商议,尘世间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于是索性在五指山隐居下来,了却余生。

这正是:
因为被贬落海南
风雨交加朝代换
幸得神人来点化
五指山上见奇缘!

说明:

1、因像素和拍摄地方所限,优昙婆罗花所拍摄的不是很清晰,用肉眼仔细看花骨朵,能看到花瓣。
2、本来我们一路上是四人去的,等到了海南之后,又去了一位,我们五人先后见证了这一切。
3、因本文人物写得很明确,就不一一对应了。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