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天涯寻法:漠北雄浑

石方行

【正见网2019年04月12日】

本文要写的经历主要发生在阿尔泰山以北、以东到外、大兴安岭以西的广大地区,这包括现在哈萨克斯坦与俄罗斯交界附近地区(原来的唐努乌梁海地区、外蒙、内蒙古大部)俄罗斯亚洲部份的西部。地形以山地与沙漠为主,贝加尔湖为主要湖泊,也有几条外流河和内流河,黄河从内蒙中部穿过。外蒙古地区是亚洲寒潮发源地。当地以畜牧业为主。种植小麦、马铃薯等。因为寒冷与风沙的侵袭人口密度较小。地理上基本概况如此。

在历史上这里曾是突厥、匈奴、蒙古等部族所生活过的地方,这个地区在历史上发生的故事有汉朝时苏武在北海(今:贝加尔湖)牧羊和昭君出塞等等故事。

在这一带,蒙古国的色楞格河、土拉河、鄂尔浑河等流域以及北杭爱省、布尔干省、东戈壁省境内发现旧石器时代遗物年代都在大约2-1.2万年之间;在今俄罗斯境内的库拉马二号旧石器时代遗址,遗物距今5万年;(资料来自《东北亚史》)在内蒙留下的人类早期足迹就更多。咱就不一一列举了。

根据译自英国的出版物:《DK儿童历史大百科全书》一书P23页中记载:大约公元前5000年,中国黄河流域的居民从西伯利亚進口玉石。由以上资料可见这一地区也早就有人类活动和文明的存在。

对于中华文化圈内的各地本土文明我们还需要交代一下:在现在的考古发现中,在中华文化圈内新旧石器遗址很多,这些遗址之间有的互相之间有着继承和影响关系,有的就是相对比较独立。我所知道的史实是:创世主在地球表面山海地貌形成,并稳定之后,划定了在某个范围开创“中华神传文明”为了最终在人间洪传宇宙大法铺路和奠定人认识法的文化。因为这个区域很大,创世主直接安排与开创了中心区的文化发展,而一些边缘或者辅助区,那是创世主指定或安排某些神去造人、开创文明、安排人在那里生活,等到创世主所开创的神传文化的核心部份发展到那里的时候,再融入中华神传文明系统之中。神安排事情是非常多元与复杂的,绝不是简单的继承和DNA传承。

说到DNA这类的基因传承,现在人用基因图谱来研究人类的起源和发展,现在持这种学说的人认为人类祖先发源地在非洲,是由一个最原始的女性“夏娃”而产生的。这类论点被媒体一再渲染。已经被很多人所接受。

但我对这种说法持保留态度。因为宇宙是一个智慧体,在宇宙中我们修炼界的人都明白,是分很多层次和境界的,在不同层次与境界中都有不同状态和能力的生命。这里的很多生命我们都可以叫做“觉者”或者“神”,然而在不同境界中都有不同境界对生命和物质的不同要求。正如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在《转法轮》“论语”中说:“大法还造就了时间、空间、众多的生命种类及万事万物,无所不包,无所遗漏。这是大法真、善、忍特性在不同层次中的具体体现。”

那么在人这一层次中,大法赋予所有参与造人的神所造出来的人,也是符合“人”这种生命将来得法的物质构成。所以才出现人类的不同种族基因图谱非常相近的现象。举个通俗一点的例子:父亲拿出一块泥分给几个哥兄弟,让他们按照自己的样子捏泥人,那他们捏出来的泥人,肯定在外表上很相像,但又会有点差别。但物质构成上算得上是一种。

从遗传学角度来看,我们都知道近亲结婚后代患各种疾病或先天残疾、痴呆的比例非常的大。那么如果人类“单”元繁殖,后代自行婚配,那不出几代就该毁灭了。再加上那个时候环境非常恶劣,人的寿命也很短。所以人类从一个原始人发展起来的学说根本无法成立。所以我们在传说或者史书上说的,某个部族受难之后只留下一个人两人去自行繁衍,根本就无法成立。事实上都是神要留下某一部族,让某个人遇到其他人,然后再从一个小群体结识更多的群体,这样一点点的逐渐繁衍,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人丁兴旺”、“智力超群”。

而且这里还涉及一个问题就是当其他的神看到创世主有如此系统安排,在中华神传文化圈之外安排那里生命存在状态的神如:耶和华,有的也安排他们的生命与中华文化圈内的生命产生各种交集(贸易、战争等等方式),为的是让他们的生命也有机会到时能听懂大法、明白生命的真相、从而得法,也是结缘的一种表现。这样一来很多事情就变得更为复杂。

如果从立足于实证科学的考古角度而言那经常会出现认识上的误差。比如某一个族群有100个是华夏子民,有10个是外来人,但经过战争或者天灾,只有5个华夏子民和8个外来人被埋在了一起。而这座墓葬在当今被发掘出来,人们就会误认为这个族群外来人居多。这类的事情是常有的,所以我们通过考古只能知道历史上一些零星的片段,而无法知道整个全景。就好比一部完整的电影胶片被剪断、弄乱和遗失了大部份一样,再组合起来与真实完整的那部电影,那差距可就太大了。

这些咱就不多说了,只说,在中原民族处于商朝时期,某个因为战争或者游牧等各种原因北迁和东進的部族,当他们遇到当地的人时,那就是时战、时和,因为那里很冷,到了贝加尔湖畔,这个部族已经筋疲力尽,而且很多人都身染重病。此时大家对前途都很悲观。(本篇主要说外蒙和其以北寻法的故事,关于内蒙寻法的故事请参见《轮回纪实:草原寻法》)

在部族中有一位叫阿雅的女孩见到部族处在危难之际,来到贝加尔湖畔,跪在那里哭着祈求上苍能给部族一个出路。正在祈求的时候,从贝加尔湖中心的位置冉冉升起一束白光,慢慢的来到阿雅的近前,阿雅先是一愣,望着这束白光不知所措,过了片刻,白光暗淡,里面有一位身着白袍的老者出现了。这位老者非常慈祥的望着阿雅,阿雅看老者如此慈祥,觉得他不是坏人,就对老者说:“我们的部族再这样下去就有覆灭的危险,怎样才能挽救他们的性命呢?”老者一笑,我有办法救他们,但我有一个条件,因为你与这里有缘,你需要留下来。”阿雅为了挽救部族,也就答应了下来。白袍老者随着阿雅走到了部族百姓之中,给他们治病、疗伤,和传给他们在这里生活的各种技能,并引导他们到一个离这里不算远也不算近的广袤草地(相对而言)去游牧。这样这个部族也有了继续生存下去的希望和前景。

阿雅就留在了白袍老者的身边,白袍老者先后带着阿雅走遍了这里的群山,也见到了一些神仙和修行的人,他们对她说了很多关于修行的道理,当然阿雅也吃了很多的苦。最后阿雅被老者带到了贝加尔湖的湖底,在湖底,阿雅看到了很多地面上看不到的景象和事情。这里也是一个非常丰富的世界。一些神仙在这里生活的很热闹。

时间一长,阿雅和神仙们都熟悉了之后,阿雅问他们为啥在这里呆着?神仙们说,这里是将来创世主在人间洪传宇宙大法中心之地的北方屏障,(整个人间都是创世主洪传大法的地方,众生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得法、修炼,中土只不过是“中心”或可叫“主戏台”罢了。详情请见法轮大法系列经书)我们在这里驻守,是为了防止一些从北方极地来的妖魔祸乱中土。(他们说的更为确切的表达是北方极地所对应的空间,那里有很多不好的生命,守护在贝加尔湖(包括山上和湖中)那里的神算作守护中华神传文化圈最外围的,当然加上外兴安岭、阿尔泰山。)阿雅一听心里一震,马上问:那创世主什么时候在能在中土传大法呢?神仙们说,那好像得等几千年之后。阿雅顿时很郁闷。白袍老人宽慰她说,你可以一边学着修行,一边等呀!阿雅闻听觉得也有道理。于是在这里与那些神仙们学习修行的方法。也具备了很多的神通。

因为她具备很多神通,也经常去看望她的部族百姓们,经常为他们排忧解难,大家都叫她神女。她也把所知道的在几千年之后在中土会有创世主下来传宇宙大法的事情告诉了百姓们。百姓们也都期盼着这一天能早日到来。

因为阿雅不愿意离开这里,所以在后来的轮回转生中,在这一地区转世的次数还是比较多的,后来随着这里文明程度的不断加大,阿雅的境遇也随之改观很多。

在秦汉时期这里是匈奴的地方,在此时,中原帝国与匈奴发生很长时间的战争。在这个时期发生了“苏武牧羊”和“昭君出塞”的故事。而阿雅在这两个故事中都扮演了很重要,但非常让后人忽略的角色。具体是什么不用细说。

咱就借此机会说说“苏武牧羊”的真正意义。苏武在北海(贝加尔湖)牧羊,坚持自己是汉臣这一思想不更改。表现了一种对大汉王朝忠贞的信念。其实从神传文化的角度而言,苏武此举是让匈奴举国上下的人们了解汉文化的精髓——忠贞的表现,为了这里的人们能到时候认识创世主所传的大法做铺垫。

汉朝被称作“礼仪之邦”。做事情都很讲道理和礼仪。匈奴人当时却很野蛮,打仗逃跑别人不会耻笑。而汉文化中却对此认识不同。忠贞方面也是如此。

苏武在这里不是一年两年,他在这里坚持了十九年,这就不是简单的坚守信念就能解释的了得。其实在这个过程中贝加尔湖的山上与湖中的神都对他有很多的帮助。他的身边的人子对他也是很敬佩与支持。才能让他在那个极其苦寒之地坚守了那么多年!

说了苏武,咱不能不提李陵和司马迁纠葛。如果没有李陵(飞将军李广的孙子)带着五千汉军攻打匈奴,被俘的事情,也就没有太史公司马迁为李陵仗义执言而受宫刑,在身心的痛苦中写《史记》了。李陵虽然如同他的祖父李广一样英勇善战,但天不随人愿,孤军深入,虽然杀敌无数,却敌众我寡,在匈奴单于要撤兵的关键时刻,李陵却被叛徒出卖,被俘。也许当时投降算作权宜之计,后来所发生的事情与误会,与汉武帝大怒之下的做法,让李陵无法回到大汉。苏武来到这里出使,本意传达汉武帝通好的意向,却因属下干涉匈奴内政而受牵连,苏武被扣押在匈奴。李陵因为与苏武在(汉)朝中时很要好,就多次相劝苏武投降匈奴。苏武都没有答应。即便苏武被流放到北海牧羊,因那里无人,一度靠吃积雪和挖鼠洞吃老鼠为生,十九年都不改汉臣本色,让李陵和匈奴单于都十分的佩服。

李陵这个角色,我觉得就是上天给他安排的,要不很多事情事情发生的都是那么凑巧,让他非常的无奈,让他的一生看起来很悲催。看来也是人力所无法为之的事情。就是让他与苏武一起演绎一段故事,从而衬托苏武的忠贞与浩然正气。(参考资料和文献详见附录1)

再说王昭君,本来长的倾国倾城,怎奈那个画师却是贪图财物之人,昭君未给,就将昭君画得丑一些,结果匈奴单于向大汉提亲,昭君主动应诏,愿意远嫁匈奴,昭君带着一种和亲的使命而来,其实更带着家乡(湖北)和中原的文化内涵而来,和亲让两国不打仗,这也是世间人们能看得到的意义。实质上同样是奠定匈奴人对中原文化的认知,从而为今朝得法做铺垫。阿雅在这两件事请上都起到了很好的桥梁作用;同时对苏武和王昭君在思念中原时起到了安慰的作用。

因为阿雅经常在内陆苦寒之地辗转,后来神就让阿雅在明成祖时期,陪着郑和下西洋,看看大海和感受一下热带的风情。因为她的很多因素与她的部族连带一起的,她们一起都曾转生在热带,但因为她们最初是在那苦寒之地出现的,加之在转世时发生了一些其他的事情,所以今生她们就在莫斯科得法。这些就不一一细说了。

这正是:
部族为活向北迁
极地苦寒遇神仙
忍苦等待千载缘
终遇大法快回天

附录:

1、该段参考的资料有《史记》中的“李将军列传”“太史公自序”、《资治通鉴》卷二十三“汉纪十五 孝昭皇帝上”、“图说天下.探索发现”系列《历史真相》“将军百战身名裂”一文,及《中国那些事儿——秦汉》中的篇章:“李陵叛投匈奴”和“苏武牧羊”。

为什么写一两段文字要查这么多书籍呢?因为不同书籍对一件事情的记载角度不同,取舍也不同,所以要综合起来看,而且要事出有依据。

2、还有,为什么在轮回类的文章中我要用一半甚至更多的篇幅写不同地区文明发展历程和某种文化意象的内涵呢?因为我觉得一个生命在寻法的过程中离不开这些。人们常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个水土,就不仅是单指这个地区的自然环境。人文历史环境也是对人们的影响很大,而且各地文明发展的过程本身也是为了奠定今朝的发的文化内涵的。所以我就在这个轮回系列中写了各地的本土文化和文明发展历程等。希望读者能理解我的用意。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