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天涯寻法:富士樱花

文/石方行

富士山和樱花都是日本的象征,所以本文起了这样一个名字。

本文所涉及的范围包括日本的本州、四国及九州岛和其附近岛屿,不包括琉球群岛,因为琉球群岛上的本土文化内涵与台湾更相近。

日本民族与中土文化,有几千年的文化交流史,在大禹时代的《山海经》中就有“扶桑国”的名称。有学者提出就指的是日本(还有人说指的是墨西哥)。不管该书中的扶桑国是否指的就是日本,但日本有个别称真叫做“扶桑国”。从《史记》及后来的史书中,都多次提到日本与中原之间的来往。

咱就先说说秦始皇时期的徐福带着童男童女和工匠们去海上找仙药的事情。人们一般都认为徐福是骗秦始皇而外逃另立国家。人们看的都是表面。为什么一位方士带着人们去新的环境开创新天地?他没啥事在大陆呆着不好吗?为啥非要到秦始皇那里说什么可以帮助其找到仙药?而且普通人都知道,海上乘船很危险的,尤其是那个年月。一群小孩到了陌生的地方,生存是个大问题。为什么不带三千成年人或者少男少女呢?那样战胜困难的几率会高得多。其实徐福是承载着上天开创日本文化使命,用人中的形式来表现。他在日本被称作“神武大王”。

而对于秦始皇而言,其实他根本不是迷恋成仙,而是在建立帝王制的同时开创人追寻神,达到生命永恒的一条路。因为秦始皇为了统一天下,从而扫平六国,很多既得利益者和过去秩序(以前的统治秩序)的维护者们自然会心里不满,就会把心中的怨气发泄到秦始皇身上。等到西汉的司马迁找素材写秦始皇的时候,就难免受那些伪材料的干扰,同时加上司马迁的个人经历,也不免将对汉武帝的很多不满发泄到秦始皇身上。

秦始皇和汉武帝在文治武功以及追求长生等等方面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所以后人把秦皇与汉武并提,这也给司马迁提供一个发泄不满的“渠道”。这里面自然有宇宙中邪恶生命的系统安排。因为史书的价值非常大,对后世多少年、多少代都会起到借鉴作用,所以那些不好的生命系统的安排了这些。让后人憎恨秦始皇,并贬低他身体力行实践修行的举动。以至让秦始皇蒙冤两千多年。

如果看我们整个中华文明史,被称作人文初祖的轩辕黄帝,在开创五千年中华神传文明之后,向得道之人询问解脱生死之法,最后乘龙飞升;第一个帝王秦始皇也是遍求四方,想得到长生不老的方法。而日本列岛的文明的开拓者之一徐福本身就是一个方士,方士在古代一般都能算作有些特殊本事或者能与神沟通的人。当然假的、招摇撞骗的除外。

这也就奠定了日本列岛的文明与中华文化一脉相承,其核心就是神传文化,生命的目地是为了寻找神,追寻神,在神真的到来的时候跟随神一起踏上回归的旅程。

当我们明白了这一点,再看隋唐时期中原文化与日本列岛的交流史,就更明白了。都是铺垫神传文化这个主线。包括后来的鉴真东渡,也都是这个。现在日本的很多寺庙以及古城都是有着浓郁的中原文化色彩,包括文字都是从汉字演变而来的等等。

说到唐朝,在玄宗时期有位杨贵妃,这在中国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当经过安史治乱的变故,玄宗入蜀途中(在马崽坡)遭遇兵变,无奈中赐死杨贵妃(让高力士用白绫勒死)之后,按理等玄宗从蜀地回来之时应该找到贵妃的尸体,(包括当时虽然处于兵乱之际,对于贵妃的尸体也应该妥善保存好。)但没有找到。而在日本却有杨贵妃的墓。很多人就觉得是不是杨贵妃当时处于假死状态,待大军过后她苏醒了过来,后来辗转来到日本?白居易的《长恨歌》其实是诗人通过自己用功能或者上天给他显现的、知道的唐玄宗与杨贵妃之间的真实缘份,通过文学的笔法写出来的。

无论日本的杨贵妃的墓中是否有杨玉环的尸体,那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日本民族非常崇尚中原文化,这是最重要的。这方面在日本公共电视台(NHK)所拍摄的著名纪录片《丝绸之路》系列第一部的第一集中表现的突出与明显。

那么我们在本文中就说说一位幕府将军和他的小表妹追寻法、向往神的故事。

也许很多人会想这是一篇有些爱情元素的故事,但恰恰相反本文要写的内容与爱情没有一点关系,只是两个人一起追寻神、寻找救度的法的经历。

这位幕府将军那年近五十岁,性格比较倔犟,一般人不服,处理问题有时候比较冲动。这样时间一长在朝野就得罪了很多人,那些人联合起来把其罢辍。他虽然脾气倔,但为人很好,大家把权柄拿走,但也没有太为难他,让他卸甲归田。他戎马半生,此刻也算是轻松了。他原本带着媳妇和家人一起回乡,但不久他媳妇却因病故去了。他还没有儿女,这下子他身边没有照顾他的亲人了。就在这时,他的一位远方亲戚带着他的小表妹(芳龄十六岁)来到这里,说是让小表妹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其实是让他续弦,娶小表妹为妻。他因为怀念妻子,没有想续弦,只是把小表妹当女儿对待。

这是发生在九州岛上的将军家乡(处在一个半岛上)的事情。

有一天哥俩个闲来无事,聊起家常,小表妹说,在她十一岁那年,有个自称来自中土的道士见到她,说:“你是与一位很大的神有缘的人。你今生要遇到一位如兄如父的人你们会一起寻找那位神。”将军闻听陷入沉思,半晌说:“那我们就一起去找找看吧。虽然此时我们并不明确要找寻一位长得什么样、有着怎样特点的神,但找寻神毕竟没有坏处。”

于是他们一起打点行装带上几个男女家人开始了那生的找寻。

他们一起从本州岛来到九州岛,在这里呆了两年多,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们去了这个岛屿的很多地方,问了很多的人,当时人们都说不知道,没见过。有的说,你们要是找到了一定要回来告诉我们一声。

他们的一起寻找其实也是很苦的,经常在风雨中同行,还遇到几次地震和台风,当他们看到地震或台风过后断壁残垣的街道,他们更是感到人的脆弱与无常。

在九州岛的南端鹿儿岛湾的佐多(地名),他们一天傍晚在海边散步的时候,迎面来了一位透明的人,这个人身上虽然穿着衣服,但是他们能从这个人的前面看到这个人身后,内脏也是透明的。他们觉得异常奇怪。

这位透明人来到他们面前笑着说:“你们对我这个样子很奇怪吧?我是故意在你们面前展示的。告诉你们生命都会有不同的表现状态,不会局限在一个你们日常看到的情形范围之内。”小表妹赶紧说:“那您是否知道将来会有一位能力很大的神人出现?我们上哪里能找到他?”那位透明人说:“到时候他会用他的方式来找到你们的,只是现在你们必须找到他,先把这份缘份接上。至于说在哪里才能找到,那你们去濑户内海,在那里的大的寺庙里问问看吧。”说完透明人就如同“蒸发”了一般,消失不见了。

将军闻听此言很高兴,想立刻去濑户内海,但过了一会儿他感到头晕眼花,险些摔倒。幸好家人及时过来把他给搀扶住了。家人说,也许是将军这些日子太劳累了,先休息几日再去寻找也不迟。

将军也是积劳成疾,病的很严重,这里还没有好的医生。小表妹非常的着急和忧心,整日在细心照顾他的同时,不断的祈求上苍让将军的病快点好起来,不能让将军在今生还没有打听到那位神人的下落就……她甚至有想替将军承担疾病的想法。说来也奇怪,她原本很健康的身体,在祈求之后,过了两天也开始难受的起不来了。家人们都吓坏了,都怕他们有个三长两短。

更为不巧的是,这里大雨下了三天三夜,他们路上带的吃的也快吃光了。家人们都长吁短叹,不知明日会怎样。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被风吹开了,一只一米半长左右的龙爬了進来。这只龙长得很威武,但面相不凶恶。

家人们哪见过真正的龙,都吓得面如土色,趴在地上不敢抬头。

只见龙爬到将军的榻前,张嘴吐出一只如小孩们过去玩的玻璃球一样大小的圆球,掰开将军(一直昏迷)的嘴放了進去。接着龙爬到小表妹的榻前抻抻她的四肢,并对她的头部吹了一口气。然后龙就悄然离开了。

等龙离开之后,家人们这才围拢过来,想看看将军他们俩个怎么样了。不一会儿将军先缓醒了过来。将军睁开眼睛就说:“刚才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位上仙派一位使者用一枚药丸来救我。”家人们就把刚才龙進屋为将军哥俩所做的一切都说了。

一位家人说:“看来我们这次出来寻找神是对的,世间真的有神。”小表妹也很快醒来,醒来之后,只是感觉有点疲倦,别的没有什么大碍了。

将军经过龙的施救病体也很快恢复了。外面的雨不知不觉也停了下来。过了几天周围的人听说将军在这里,也纷纷带着粮食、蔬菜过来看望。

将军和小表妹也把自己的亲身经历与为什么来到这里等等事情都对来看望他们的人说了,大家也都很感动,都表示如果有缘他们也愿意一起追寻那位神。并挽留他们在这里又住了半个来月。

当他们来到四国岛的时候,先在一个大户人家住下,第二天有位鹤发童颜的老先生过来相邀,希望哥俩能到他那里一游。他们哥俩跟随着老者来到濑户内海岸边的时候,老者用手一指:我的家就在海中间,你们敢随我来吗?哥俩觉得一路上遇到很多奇人奇事,这次不知又会遇到什么,但心底知道他们有神在呵护,就答应跟随老者一同到海中一游。

只见老者脱下外袍,放到水上,让他们一起随他站在袍上,不一会来到海中间(不是海平面之上,也不是海底。)来到这里他们看到有一个很大的宫殿般的建筑,酒宴早已摆上桌面。老者先落座,并示意他们在对面坐下。

坐下之后,老者说:“我是这一任(濑户内海)的海神,因为见你们与很高层次的那位神有缘份,今生你们会找到他,接上缘份。我要拜托两位的是,你们如果真的找到他,就别忘了与我这份缘份。我也想到时候被那位神救度。”这个时候,小表妹见状有些调皮的说:“你到时候当人还好说,如果在别的地方再当什么海神,那我们上哪里找你,通知你呀?”老者一笑:“到时候你们只要想着我就行了,别的都有安排。”将军说:“到时候我们不会忘记的。”

他们吃完饭之后,老者又把他们送回原处,他们带着家人经过纪伊水道来到大阪和奈良,看到这里的古迹很有感触,也到了这里的寺庙,几经打听也没有人知道那位神在哪里,由此小表妹对那位透明人说的话,不免有些失望。将军想想对小表妹和家人们说:“我觉得,也许那位透明人没有明着告诉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那位神人,只是告诉我们一个接近的地方吧。此刻我们也一定要坚持能找到那位神人的信心。”

后来他们来到名古屋经过富士山到达横滨,这一路上樱花开的很漂亮。在富士山,他们得到一位年轻女孩的指点,那位女孩说:“听说有一位神最近会去东京,你们不妨到那里看看。”于是他们马上经横滨到达东京。

在东京的郊外,他们逢人便问有无神来到这里?结果大家都说不知道。第二天他们来到东京城里,在这里有一座寺院,因为受中土隋唐时期的文化影响,这里的神传文化的因素比较浓郁一些。他们看到这些塑像心生喜悦。觉得那位神,如果将来出现,会在中土开始洪传他的法理,而且与中土传统文化会一脉相承。当他们这样看着想着,一位少年僧人从内堂走出来,说住持请他们進去小坐一会儿。

因为将军毕竟是曾经掌握实权的人物,虽然现在下野(被罢黜)在家,但很多人都是认识他的。当走到内堂之后,主持端上茶来,让他们品尝。

当他们喝了一杯之后,住持说:“昨夜我梦到你们会到这里来,那位神人也对我说,等你们来到这里之后,要告诉你们,将来那位神人要在大海对面的大陆上(中土的北方)开始洪传让生命得救的大法,到时候你们得到之后一定要努力修行,而且在修行的路上会遇到很多困难,你们都要一一克服。”小表妹听完之后很感动,觉得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寻找终于有结果了。但她转念一想,将来跟将军的缘份会是怎样的一种表现呢?正在小表妹想着的时候,只听住持说,将来“小表妹”这个词似乎只是你们之间缘份连上的一个媒介而已。你们之间的缘份在过去真的很大,但那一生又会如同雾中的樱花望富士山一般。不管怎样你们如果已经得法就要好好走修行的路。也不要忘记这段经历……将军哥俩严肃的点点头记下这份嘱托。

后来将军哥俩又从原路返回,将自己找到神人的事情对周围的人一一说明了,大家都非常的高兴。后来将军和小表妹在家乡一直以兄妹形式过到终老。这些都不一一细说了。

今生小表妹生在大陆,是学日语的,也去过日本,在得法之后也保持了那份纯真善良的本性。也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的岁月中经历了很多魔难,甚至被非法判刑多年。现在应该是得到自由了,希望她一切都安好。

将军也已经得法了。他们虽然身处相距很远的地方,但有意思的是,多年以前小表妹一封偶然的信(里面只是提到觉得与他有缘,和小表妹几个字)将他们之间今生的缘份连接上,后来的事情真的如那位住持说的“雾中的樱花望富士山”,互相之间通过电子邮件勉励一段时间也就没什么来往了,也从来没有见过面。

那位管理濑户内海的神今生在海南岛的一个海湾中任职。去年我去海南的时候见过他,也告诉他一定要记住从前的誓约和来人间的根本目地。

给他们指路的女孩与寺院中的住持以及那生的几位家人等等今生基本都转生在日本,都已得法。

特别值得欣慰的是,日本民族在这一世有很大一部分人已经得法,坚实的走在返本归真的路上。

这正是:
富士神山樱花艳
找寻归途路漫漫
真心感动天和地
今朝得法群仙羡!

注:日本大和民族追寻法的轮回故事还有很多很多,因个人精力与时间有限就不一一写出了。望读者特别是来自日本的读者们见谅。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