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天涯寻法:京津求索

石方行

北京建城有3000多年的历史,从商朝后期开始,逐渐成为地方封国的都城或北方重镇,辽、金以及元明清等朝代都曾经将这里作为都城。这里的王气是非常的重的,风水自然很好。明朝皇帝的陵墓十三陵也在这里。距离清朝皇帝的陵墓(清东陵、清西陵位于河北省)都很近。

很多古人类学家从1918年开始到70年代在北京的房山区的周口店龙骨山上先后发现北京猿人(距今70万到20万年前)、山顶洞人(距今1.8万年前)和新洞人遗址(距今10万年前)。也许很多人觉得不同时期的古人类都看中那一座龙骨山是“巧合”或者“很偶然”。其实世界上根本没有偶然的事情。当初神安排不同时期的古人类在北京出现,安家,就是在积累北京的“人气”,也就是在逐步奠定走向文明的因素。神造就中华文化是为了创世的主佛在末后时期洪传救度众生的大法,那么这里的一切自然都是围绕着这个中心来转动。

神安排至少有三个时期的古人类在北京地区同一座山上安家,让后人明白生命的灭亡与再生都会是在一个地方附近,不管时间再长该灭的就会灭亡,新的族群自然会兴起。时间会淘汰生命。

反过来说,神为什么安排最少三茬古人类族群在北京出现?而且是20世纪初才被人们发现?而且在这个时间段前后在河南安阳发现甲骨文,从实证角度考证出一个商代,也证明史书上提到的商朝是真实的。是不是有其更深的意义?是不是神早已定好将来在北京会出现面向全国以致世界的救度之事?这就好比一件事情的剧本已经早已安排好了,一些关键的事情作为锦囊妙计秘而不宣,等待机缘一到,自然这些谜题就会有答案了。其实关于商朝的被发现也是让今人了解当时的人们流行占卜的真相。说明崇尚鬼神的国度不等于文明程度低。这在现在也是有很多例子,如美国,信神的人比例很大,但美国文明程度和生产力都远远的超越于极权的桎梏信仰的国家。

说到机缘,元明清各朝将北京作为都城,表面上也许原因各异,但从神传文化角度而言,从第一个皇帝的都城咸阳到最后一个皇帝的都城北京,这种缘牵的很有意思。要知道每一个王朝也许都对应着一部份天上不同境界下来的生命,那这些生命所奠定文化自然不同,而都城是最能代表不同朝代文化精华的。

北京作为中华王朝后几朝的都城,也是在集中展现神给人造就的文化,让神传文化的的中心向东北方向(从纬度来说,北京在西安和咸阳、开封、南京、杭州等曾经做过较大中原王朝或统一王朝都城的城市的东北)移动。

如果把缘份可以理解成物质能量流的一种表现形式的话,那无论是南宋末年皇帝为了逃避元军的追击,还是清初残存的南明政权多次迁都以及末代皇帝溥仪在外国势力的扶持下在长春建立 “满洲国”,都是神通过这一举动,把神传给某一朝代的文化物质场从原有的都城中传播开去。纵然这些临时的都城都很短命。最起码后来的游人去这类地区游玩的时候,当地人会说,这里曾经做过都城,有真龙天子在这里呆过一段时间。会留下一些遗迹和遗物的。当游人们看这些遗物的时候,有缘者自会与那遗留的物质场的能量连接上,形象点说就是“接缘”。会起到引导其思想逐渐的符合神传文化的某些方面,从而为得到和正确认识圣者在今朝洪传的真正使生命回归的大法做准备和铺垫的作用。

就拿清朝末代皇帝溥仪来说,他三次登基,又三次退位,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最后一次是在日本人的扶持下在长春做所谓“满洲国”的皇帝。据溥仪在远东军事法庭上作证:他作为一个皇帝,连去沈阳祭祖的机会日本的司令官都不给他。也就是他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完全是一个傀儡皇帝。

很多人觉得这都是日本人寻找代理人的一种做法,我在上一篇文章中说了,这也不是偶然的。溥仪在这里虽然称帝但一点实权与自由都没有。这台戏在上个世纪上半叶在长春这片土地上就这样充满着屈辱的演。下半叶的末期,如果倒过来演,那可就有看头了。

也就是说,如果有一位圣者,在无名无权的情况下,但是讲出的道理却能改变亿万人的心,也让亿万人真心的追随。那与溥仪当初所遭受的屈辱正好形成鲜明的截然相反的对比。

我们打个比方,如果把长春这座城市比作一个人,当这个人在少年时受尽委屈与凌辱之后,为的是让他将来能做更大的事情,从而成就一段辉煌。这似乎符合了孟子说过的那句名言:“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出自《孟子.告子下》)出现了一个不好的现象,那在不同的时间点上就会出现同等甚至好的安排,但很多方面的表象看上去就是相反。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如,战国后期,秦国把楚国打败,但秦末楚人起义重创了秦国。

因为什么都是相生相克,在近代与中共篡政之后的多次破坏,导致北京精华的文化失去了很多。这也是宇宙中的邪恶生命早已安排好了的。包括这位圣者,本来无名无权,也不想要这些,但因为他讲出的道理能让亿万人从心里折服,这就触动了北京当权者的神经。当权者开始全国范围的骚扰、镇压,到现在已经过去二十年还没有停息。

在北京有个天安门广场,在当代这里也演绎了很多历史的大事件。“四五运动”(发生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成了清理四人帮的民意基础,从而让气功从“地下”走到“地上”,为后来圣者洪传大法铺路成为可能;“六四学运”(发生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因当局开枪,而成为当局抹不去的梦魇,今朝香港学生和市民参加的反送中大游行和与台湾反红媒大游行都是六四精神的一种延伸。神安排人们心中的正义与良知即便一时被打压,但那份崇尚自由与文明的普世价值不可磨灭,一有适合的机缘,自然会蓬勃的发展起来。同时“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被当局镇压,全民从此完全“向钱看”。

发生在天安门广场上的中共一手导演的闹剧“自焚伪案”(本世纪初的2001年),虽然在一时之间迷惑了一些人,但正因为如此法轮功学员自己所办的视频媒体也正式出现,这是那些邪恶小丑们根本想不到的。让他们丑陋的一面很快暴露于世人的面前。

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说,人间的很多事情在不同时期,神安排不同的物质因素因为“组合”不同,在人间就会出现不同的表现,无论这种表现是好的、坏的和能够起到正面或者负面作用,都是为了创世的主佛传法、正法做准备和铺垫的,只不过所起到的作用是性质不同。

天津作为北京的卫星城和出海通道,所起到的辅助作用自然也会是非常的大。而河北省从沧州以北,与北京和天津毗邻的地区唐山与大厂、三河、香河(均归廊坊市管辖),所起到的作用也是很大的。这些就不一一细说。

提到以上的地名是为了说明本文的主人公在上述地区所经历的事情。

本文的主人公我们这里叫他李禅,生于十九世纪的国难时期的四十年代的北京城,他的父亲是一位带兵的统领。

他的名字听起来很怪,因为他刚刚出生的时候,家里来了一位高僧,那位高僧说:“这个孩子曾经是我与我一起打坐参禅的徒儿,所以为了让孩子能记住前缘,就请你叫他禅儿吧。”李禅的父亲点头称:“是”。然后李禅的父亲又问:“大清的国运如何?”高僧面色凝重,说:“在兵火中还能坚持一段不算短的光景。”

李禅的父亲是深受儒家教育很深的人,忠君爱国的思想根深蒂固。当时就悲痛得仰天长叹!高僧安慰他说:“没事,你看不到大清不存在那一天了。”这下李禅的父亲的心才平静下来许多。(其实他哪里知道高僧的意思是:他会很快就要为国捐躯。)

后来他们聊到鸦片战争,李禅的父亲说:“我们这个东方大国怎么就战败了呢?”高僧微微一笑说:“表面上看似因为贸易(原来英国从中国進口茶叶量很大,导致贸易逆差;为了遏制这种局面,英国开始向中国贩售鸦片,但出现林则徐这类忠贞有远见的人物,主持硝烟,结果导致战火纷争。)而引起的战争,其实是西方的意识体系同中国古老的文化方面的战争。我们的文化中传统的东西很多都很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人心的败坏,‘挂羊头,卖狗肉’者居多,这样一来就给很多不好的生命与借口,从而导致西方这种文明意识的入侵。当然更为主要的是,将来也许会出现一次影响全人类甚至全宇宙的大事件,有一位圣者要来到人间洪传让生命真正得救的大法。据我所知,很多的神都想为此事做点事情,那么他们就把他们在人间展现的智慧或者说文明成果都往中土这里弄。西方的文明成果很多也是神传的,而很多是其他比较低的生命利用人的思想创造出来的,当然这也是在某些神的默许之下。因为宇宙也发生变异了,神的思想也会有所不纯和不正。而且在人这里当一种思想意识占主流之后,别的思想就不愿意接受,所以他们就用战争这种方式强行在这里推广他们的思想意识。”

正在谈话间,有人找李禅的父亲有事,高僧就告辞了。临走之前,高僧说,过两年之后我还会来。

过了两年之后,高僧来了,这时的李禅被母亲带着出来,能在高僧腿上坐一会儿了。高僧这次来,本想告诉李禅的父亲,怎么在战火中保命,但高僧刚到,李禅的父亲就被朝廷征调紧急出发去前线。当李禅的父亲走出大门的时候,高僧一连说了三遍:多多保重。言外之意,让他注意安全。

李禅的父亲到了前线之后,那种忠君报国的意识占了主导,一时间不顾个人安危冲锋陷阵,最终战死。

李禅在父亲战死之后,就由母亲一手带大。好在他舅舅为人很好,经常过来看望和帮助他们,让他在幼年时少受了很多的苦。

因为国难当头,北京城弥漫着两种空气,一种是探索救国护民的道路,一种就是消极避世的心态。为了让李禅能受到好的教育,李禅的母亲将结婚时娘家送的的首饰变卖,把李禅送到私塾那里上学,这位私塾先生也是一位受儒家影响非常深的人,满脑救国图强的思想。这样一来,在一起学习的十来个孩子都受其感染,满脑子都是想自己长大了怎样为国图强,救国护民。

在李禅十六岁的时候,高僧第三次来到他的家里,想带他出家修行。李禅此时真是“壮志在我胸”,有着“大鹏展翅恨天低”的意味。国家与民族的苦难无时无刻不在他心中积存着,他总觉得有朝一日会施展他带着民族走出苦难历程的抱负与志向。

高僧对他说:“中土百姓的苦难,现在还没有到最苦的时候,你还记得我曾经在你刚刚出世的时候来这里说的话吗?你也应该为找寻那可以推动整个人类道德進程的大事结下缘份了。”“那缘份怎么结?”李禅不明白。高僧接着说:“你就走遍京津附近的地区吧。不用往远走,也当做了解一下世俗民情。”“那我怎么打听才能与那件大事结缘呢?”李禅依然不解。

高僧笑着说:“你就问对方是否听过将来要有一位来自东北的圣人,他会教人提升道德,从而能让人真正走向回家之路。”听到高僧这样一说,李禅明白了。高僧就要转身离开。这时李禅说:“那我什么时候能再见到您呀?”高僧说:“等你将与那位圣人的缘份接上之后,你想随我一同打禅修行的时候,就可以见到我了。”说完高僧就走了。

因为李禅长得很帅气,一表人才。他有一天想在游历之前到街上买点随身用的东西。结果在大街上被一个带人進宫打杂的人看中,不由分说被强行带入宫内,干起了杂役之类的活计。

在这里他遇到了另外一位僧人,他向其探求将来可以提升道德与回归之路的圣人在何方。那位僧人摇头说不知道。当时的宫里风气很不正,他早已厌倦了这些。一心想逃出去,可是都没有机会。后来等北京遇到一次兵乱的时候,他才有机会逃了出去。出去因为害怕被抓回去,就去了天津和唐山等地区,在这些地区,看着百姓因战争流离失所,他心里非常的哀痛。

同时他看到此时的洋玩意也逐渐的多了,心里想起高僧说过的中西文化之战,这次用战争的方式在东方展现,为的是将来让洪传救人大法的圣人有所选择。

后来他到天津的一个酒家,在这里小坐吃酒的时候,听着附近桌子上一位妙龄女孩对挨着她座的男人说:“哥哥,我昨日做了一个怪梦,梦到,咱们大清的子民需要经过很多年的大劫之后,会有后福的。”她的哥哥说:“你说的再详细些。”妙龄女郎说:“在梦中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对我说,孩子,别看现在你们会失去很多,将来等‘转轮圣王’下世的时候,你们就真的有救了。我当时就问:老人家,‘转轮圣王’下世的时候是啥年月呀?为什么到时候我们就有救了呢?那位老人说,因为到‘转轮圣王’下世的时候,他会洪传让人心都得到彻底归正的大法,人们真正都按照这个大法去做的时候,就能够得到解脱和超越于红尘。你看在人间有生老病死,还有战争与饥荒等等苦难。等你们真正按照他所传的大法去做的时候,就真正的能够超越于这些。从而获得生命的大自在和永恒。说完老人就消失了。我当时心里忽然好想开了窍一般,很多事情都似乎有答案了……”李禅在旁边听着他们哥妹俩的对话,心一动。于是上前搭话,将自己的经历,特别是高僧对他说的几次话,都对他们说了。那哥妹俩也感觉那种梦肯定是神仙来点化他们。本来他们也想与李禅一寻找转轮圣王。而且那位妙龄女郎看到李禅长得很帅,也有心与他多接近一点。但李禅想了想高僧的嘱托,觉得自己将来好像也得出家修行,在现在也不能耽误妙龄女郎。于是说,这份机缘我们建立的很好,但我还有其它的事情,我们不妨分头寻找转轮圣王,而且我的寻找范围在京津附近,你们可以去更广的地方寻找。他们哥妹俩一听,也就不勉强李禅跟随了。

关于他们哥妹俩寻法的故事等我写山西的部份再细说。这里按下不表。只说李禅,在天津北边的黄崖关长城停留的时候,听一位当地德高望重的老人说:“长城象一条龙一样,东起山海关西到嘉峪关(不算“辽东边墙”东端在朝鲜境内,是明朝后期防范满清而修建的,后来被清军摧毁其大部分),头探大海,尾枕黄沙,这不仅是一个防御工程,和什么历史的象征与见证。当一个王朝如果将长城当作内城而不是防御之城的话,那这条龙在不久就会真正的腾飞。”李禅一听先是一愣,然后说:“我大清王朝的版图不正是这样嘛,那为啥现在却不但没有腾飞还饱受蹂躏之苦?”那位当地人说:“我听过路的一位道士说过,长城本身也是有生命的,从春秋战国时代一直延续到现在,它经历了诸多王朝的变换,也吸取了各个王朝的很多精华的因素(很多因素不是后人能从表面看得出来的,因为任何王朝的建立都会产生这个王朝特有的因素,用现代的话来说可以叫做一种物质能量场,而长城作为不动的物质,自然会接收到这种因素、物质场。只能这么简单而概括的说。)现在属于中土遭受劫难时期,等这个时期一过,道士说当蜡头朝下,人坐在不用牛拉的双轱辘的铁车上的时候,那时候就是长城这条龙腾飞的日子。”李禅想想,也许那位当地人说的意思是长城这条龙是中土文化的某种意义上的的表象吧。“对了那位道士后来又说,要想让这条龙真正的腾飞,那还得有一位圣人来点睛它才行。”李禅一听“圣人”二字马上来了兴趣了。急忙问:“那位圣人今生我去哪里找呢?”那位当地人说:“我当时也问过那位道士,道士说,也许圣人就在人群中间,他在寻找着有缘人,如果我们真的从前与他有缘,而且今生我们能做到真心的寻找,那就算今生找不到,但在将来圣人洪传大法的那一天,我们也不会被落下的。因为我们毕竟真心的寻找过了。圣人也看我们是否有真心和诚心嘛!”

后来他来到今三河和大厂及香河境内,他看到许多店铺原本生意很红火,但突然之间的倒闭了;两口子日子过得很甜蜜,可是说不上因为什么家庭矛盾就出现,甚至出现了很多不该有的事情。有的人身体本来好好的,却突然得病;有的朋友之间本来关系非常好,却因为一点事反目成仇……当看到这一切他就想,人世真的是无常的,哪里也不会永恒。此时他又想到了长城,虽然在风雨中屹立那么久,但随着岁月的流逝,也会逐渐出现破败。

每个朝代在末期都会出现各种形式的变乱,难道现在外敌入侵也是如此?此时的他救国护民的思想还是很重。

后来他来到唐山,在现今的路南和路北区交界的地方他病倒了,一病不起。正在他的生命危在旦夕的时候,一位老中医路过这里,将他带到了家里,让十五岁的女儿帮助照看他。

经过半个多月的照顾,他的身体慢慢恢复了健康。老中医就问他为什么来到这里。他就把自己的经历都说了。在说的过程中,他那种愿意为国家和民族奉献一切的勇气与决心都表露无遗。老中医听完一笑:“你现在连自己都救不了,还想挽救国家和民族?”他听了先是一怔,然后问:“老人家,您有何高见?”老中医说:“国家就和人一样,人的心性道德出问题了,外邪就会入侵。如果人心都归正了,那外邪自会躲的远远的。如果人心正了,那不但国家会兴旺,而人自身如果真正按照某种心法的要求去做,也会得到真正的永恒!到时候也用不着你这么心潮澎湃的去做了,只要在不同的位置上做好该做的,国家自会安宁、富强。”在老中医说话的时候,李禅仿佛看到他身后显现出一位神的影像,如是几次。他是一个悟性很好的人,当时脱口而出,您是不是我要找的将来在人间传法的圣王?这时那位十五岁的小女孩插话了:“我只知道他是我爸爸!”老人听了一笑:“今生我只是一个老中医,替人看病的……”说完带着女儿走到屋内去了。他听了之后当时没想什么,但事后却越想越觉得老人就是他在苦苦寻找的“转轮圣王”,想到此处,他起身往老中医的内室奔去。但找遍了所有的房间,都不见老中医和女儿的身影。当他正垂头丧气坐在门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只听外面有木鱼声,由远而近。他下意识的推开院门走了出去,一下子见到了那位高僧。就是他曾经见过三次的那位高僧。

高僧见到他很高兴。说:“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现在你的尘缘已经了却得差不多了,愿不愿意随我出家修行呀?”他想想说:“那好吧,但我得回家跟我娘说一声。”高僧说:“好吧,赶紧回家。”当他回到家中,看到母亲已经病的奄奄一息了,他含泪将自己这些年的游历都一一说了,最后他说,将来您也一定要得到转轮圣王的亲自传度呀!他母亲含泪答应。

后来高僧师徒二人在北京一个燕山脚下的小庙中修行。在修行的过程中,高僧说,其实你今生从前忧国忧民的心也是好的,只不过作为修行人要放下这些。如果你真的惦记华夏百姓,那将来你把这份心用在让更多的华夏众生明白真相上吧。……

在这个时代“蜡头”也朝下了(电灯出现了),不用牛拉的铁双轱轳车也有了(自行车),而在这个时代,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将中华文化的意义也指明了。很多历史上的谜团也破了。神韵艺术团的世界巡回演出也让中华文化大放异彩。(有兴趣者请参阅法轮功创始人的系列著作和查阅神韵演出的官方网站)

今朝李禅出生在山东,有一份让人羡慕的工作。后来自从九九年七月江XX与共产邪党互相利用迫害大法之后,为了向大陆民众说明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他足迹遍布大陆数省,不幸于2002年被邪恶抓捕、被迫害致死。

说明:为了让读者引起更大的共鸣从本文开始本系列不写出主人公真实姓名,只用与人物接近的化名。其实我是以某位修炼人历史上的经历来写某一类人。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