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天涯寻法:燕赵毅捷

石方行

提起河北省,我们知道这个省因为处于京畿辅地,这里的历史渊源自然很是深厚。这里据传有女娲娘娘造人和补天的地方;大大加强上古先民的融合的逐鹿和阪泉之战据说也都在这个省(阪泉的位置目前还有些争议,有的说在山西或者河南);大禹曾经在这里治过水,这里也是大禹划分的九州之一的冀州;在春秋战国时期,这里属于燕赵之地,廉颇与蔺相如和燕太子丹与荆轲分别诠释了了智慧与忠勇的内涵;在三国时期,曹操所建的铜雀台和写的流芳百世的豪迈诗篇《观沧海》中的碣石山均坐落于此(还有辽宁绥中之说);在清朝时期,承德的避暑山庄和周围的寺庙群就成了皇帝外出办公的地方,周围的寺庙成了连接各少数民族首领信仰的纽带;在中华民族遭遇百年国耻的时代这里也是历尽沧桑,苦难不可尽数。

当历史大戏演到了高潮和真正突显主题的时候,一位香河县叫做周凤臣的老人的去世给人们留下修行不是迷信而是真实的实例。老人走了之后,身体不腐不烂,堪称奇迹。这让那些抱着无神论和唯科学论者无法解释。

老人是一九九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去世的,享年88岁。这些内容在网上都有详细报道。而就在这前后,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该年五月于吉林省长春市出山之后,在该年底亲率弟子参加九二年东方健康博览会,从此法轮功和李洪志大师的名字轰动整个京城。这两件事看似巧合,绝非偶然。

要知道要想亲身见到修行人全身舍利的机会实在是太少见了,尤其是在当代。

本文要写的这两个人(一位叫毅逊,另一位叫捷存)在河北这片土地上寻法的经历。

话说在清朝康熙年间,他们二人分别是两位王公的孩子,当年二十出头的年纪,他们经常在一起,形影不离。

有一次康熙皇帝为了在承德接见来访的少数民族的首领,就举办了一次木兰围猎活动。他们也去参加了。

在木兰围场追逐野兽的过程中,他们纵马驰入一个山坳之内,毅逊看到一只猎物跑过,他弯弓搭箭准备射杀,可是那猎物已经钻到草丛中了,他一抬眼,看到对面的树丛中似乎有东西在晃动,以为是猎物,就把箭射了过去。只听“啊”的一声。他们意识到肯定是射到人了,于是纵马前去,到在那里看到一位长得很老很老,头发很长很长的人躺在那里。毅逊射出的箭正中那人的眉心。但看上去伤的并不很重,只流了一点血。尽管这样他们还是下马道歉。老人平淡一笑:“没啥事。你们不用担心。”

老人接着说:“我早上从附近的山洞走到这里来,就是为了等你们。用这种方式将我们之间的缘份接上。”听老人这样一说,他俩感到很吃惊,不约而同的说:“接上什么缘份?”老人慢慢的说:“我是一位两百多年前就出家修道的人,你们两个在我还未出家之前曾经是我的儿子和邻居,当时我们相处的很好。后来我遇到一位道果有成的人,我追随着他去修道。开始的时候很惦记你们。后来我师父说,将来我修成之前会再次遇到你们的,同时我也会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拜托你们。后来我在修道的过程当中,发现很多境界都变得不是很美丽、很纯净了,连很多的神都有些神不起来了。再后来我听说,转轮圣王要下到人间传大法,只有得到他的亲自传度,才能让生命和境界变得更纯净。在后来的修行当中,我就在不断的寻找,可是没有找到。直到前几日,我知道自己来日无多,希望能见到你们,我知道此时的你们早已進入两次轮回,不一定记得从前我们之间的缘份,但我还是要拜托你们这件事情,希望你们能代我寻找关于转轮圣王将要来人间传大法的讯息,这也是对于你们的生命未来都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他们听着觉得真是不可思议。后来老人说:“你们如果家里要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在这里呆两三日,我还有很多的话想对你们说。”他俩点头同意。

于是他俩搀扶着老人回到附近的山洞。一条清澈的小溪,从洞口边潺潺流过。毅逊弄点溪水,将老人额头上的血迹擦干净。等老人坐下之后,捷存就问:“您说我俩原来分别是您的邻居和儿子,那您怎么来到这里呢?”老人轻轻的一笑,伸出左手,口中念着咒语,不一会,来了三位年龄不一的“男子”。老人说:“这三位是负责这里的神,因为他们知道清朝的皇上要在这里招待少数民族的首领。所以就把我找来了。也算是为能在这里见到你们做个铺垫。”那三位坐下来,年长的一位说:“我们知道当今的皇上在这里会见少数民族的首领,不仅是为了国家的前途,更是为了将来做铺垫。要知道少数民族,就不是一个民族而是多个民族、多个部族。”看他俩还不太明白,一位中年人(其实是神用人的样子显现)说:“目前在宇宙很多境界中都出现了问题,那自然包括不同的神的因素在里面,转轮圣王要想全部解决,那自然就得涉及宇宙方方面面的事情。而当今皇上所做的正是为这些做很多方面的铺垫。”那位小孩模样的神说:“到时候被救度的生命中也会有我们呀!”他俩想想也是这么回事。

老人补充说:“你看满清入关之后,东北因为是龙兴之地,而被有效的管理(清初采取封禁政策,后来才允许外面的人大量涌入,促成东北大规模的开发);台湾也是这样。这些也都是为将来做准备的。”捷存说:“那东北和台湾为什么不早一点纳入有效的管辖范围呢?”中年人说:“据我所知,因为这两个地方将来会有更大的安排,如果有几千年的人们大面积的开发,那资源有限,恐怕到将来转轮圣王传大法的时候,这里很多事情就无法做了,那样会给传法带来很多麻烦和不便的。”虽然他们二位听得不是很明白,但也明白了一点,觉得反正什么事情都不会是偶然存在的。

在以后的两日中他们聊了很多关于修行方面的话题,这些我们都不细说了。

话说等他们从山坳中走出回到驻地,两位王公父亲觉得儿子三日未归,也找不到他们,正在发愁,看他们回来都很高兴。问他们去哪里了,他们怕父亲担心,就说在打猎途中遇到一位老相识,过去叙叙旧。后来他们向父亲说想回京休息一下。父亲也就都同意了。他们在从承德回北京的路上遇到一个寺庙,在庙里他们抽签询问,在哪里能找到转轮圣王。得到的启示是:吃了桃、梨才能在发配之地遇见狮子(狮子在修炼界来说是勇猛精進的象征)。他们一时不得其解。

他们分别回到王府,见过了母亲,跟母亲分享自己的经历,当然山坳遇到奇人的事情他们都没说。在家里呆了一个月左右之后,他们说要外出游历。他们的母亲虽然舍不得,但觉得游历对于他们还会有些益处,也就同意了。

在出北京之前,他们找一些有学问的老人,问先前占卜的内容是啥意思。有一位老人说,桃子和梨在哪里都能吃,狮子在咱这里也很多,但显然神的启示不是表面上的意思,据我所知在河北(直隶省)有几个地方产桃子和梨,而狮子,在沧州是非常有名气的,而且此地自古以来是发配之地。

他俩经过老人这么一提醒,觉得有些眉目了,于是先到深州,到这里一看傻了眼:这里桃树很多,可是到哪里去打听关于转轮圣王传法的事情呢?他们逢人就问都没什么结果,正当灰心丧气的时候,天开始下起了大雨,他们为了躲雨来到一户人家。進去才知道这里是一座私塾,老先生正在教孩子们读书。正说到“桃”这个字。老先生说:“这个桃子我们吃着都知道很甜美,很好吃,但是为什么叫“桃”而不叫别的呢?据说在天上王母娘娘的蟠桃园里,那里的桃子吃了还有延年益寿的功效(其实还有别的,但对小孩们老先生没说那么多)。你们都知道“桃木剑”可以避邪,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桃这种物种本身也是神创造的,让人们在品尝美味的同时要放下对人中很多欲望、利益呀等等的追求,才能真正的逃离人间这个苦海。“桃木剑”不仅是谐音的问题,而是当一个人心真的很正,拿着这个的确可以起到很大作用。否则当人心不正,什么剑也不可能保护你。”说完孩子们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这个时候两人上前施礼,问老先生听没听说有转轮圣王将来要下世的说法?老先生想了半天摇摇头。过了一会儿他们看天也晴了,就告辞离开。当他们刚走出大门的时候,老先生追了出来,说在辛集有一位见多识广的老太太,如果有缘,你们找她问问,说不定会有些消息。

他们再一次对老先生表示谢意。咱长话短说,来到了辛集,这里也是产桃子的地方,他们来到这里正赶上天很热很热,他们想找一家喝点水,偶然间他们看一家大门敞开着,他们索性走了進去,在屋内有一张桌子上摆着很多的桃子,看起来很新鲜。他们喊:有人吗?喊了几声,无人应答。实在是太渴了,他们就抓起桃子开始吃上了。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们把桌子上的桃子都吃光了,盘子里只留下皮和桃核。

他们想拿出钱来放在桌子上之后就离开,可就在钱还没有掏出来的时候,外面三四个姑娘嘻嘻笑笑的進来了,其中一个姑娘一见桌子上的盘子里只剩下桃核和皮了,顿时怒目圆睁,开始斥责他俩,说的很难听。他俩本来就不善于打嘴仗,这下子有口难辩,红着脸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这个几个姑娘的嘴上功夫都很厉害,一个数落累了下一个接着来。他俩只有听着的份。过了好一阵子,外面走進来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奶奶。老奶奶看到这般情形,就叫姑娘们先不要说了,然后上下打量他俩。然后说,看你们的打扮也不象那些市井无赖,你们为什么没经允许偷吃人家的桃子呢?不等他俩回答,老奶奶接着说:“是不是天太热,你们渴坏了,屋里还没有人,你们就拿起桃子就吃上了?”他俩见老奶奶这样一说更是有些无地自容。连连道歉,说我们实在是太渴了,本想过来要一碗水就离开,但看见桌子上的桃子实在诱人,结果就都吃光了。老奶奶见他们二人说话诚恳,真的不象市井子弟,就吩咐一个姑娘再多拿些桃子过来,他俩更不好意思了,就拿出钱来作为赔偿。老奶奶笑着拒绝了。

老奶奶接着问他们到这里来有什么事情?他们就把寻找转轮圣王的事情和在深州遇到私塾先生的经过一一作了详细说明。老奶奶听完严肃的说:“我听我的祖上说将来到人间会有一种旷世难遇的大法传出,传的人是木子姓。不知是不是你们要找的转轮圣王。”他俩一听很高兴,觉得应该是,就辞别老奶奶赶紧走了。老奶奶想挽留他们都来不及。

其实老奶奶很看重他们二人的,心里有意想把几个孙女选出两人来分别嫁给他们。看着他们急匆匆的样,也就没说什么。

他们算是有所收获,就决定看看名胜,他们去了赵州桥,涉县的娲皇宫,响堂山石窟及邯郸和邺城还有衡水,通过游览这些地方他们明白了神真的是非常的有智慧的。比如在赵州桥边,他们在一个傍晚的天边似乎看到了建造赵州桥的整个过程,虽然看得时间很短,但从中让他们明白什么叫做“神迹”,要知道纯粹的人造的东西,不可能在风雨中屹立这么多年,而且不但有风雨还有各种地质灾害等等。也是让后人在惊叹的时候不要忘记神的造化。在衡水湖他们接触到这里管理该湖的神,从中明白该湖与白洋淀是护卫河北地区环境的主要因素,如果他们发生变异,会让河北整个环境发生巨变。事关重大。(这里只是概括地说,其实不同的省份的生物圈本身也是有序的循环体,就如同人一样,如果关键的地方发生病变那整个人就会出现非常不适的症状。这里面还有很深的原因,鉴于现在的情况,还不到明说的机缘。)

后来他们来到泊头,这里出产各种各样的梨,有一位年轻人也对他们说了“梨”虽然表面上很好吃,但也是在点化世人不要贪恋表面,真正放下,才会逃离苦难。为什么梨木雕刻的东西能保存长久?这绝不仅仅是树木结构致密的问题。也同样是在点化世人,怎么做才能长久?只有离开,放下人中的欲求。

后来他们一起来沧州,在这里,他们见到了那举世闻名的铁狮子。这座狮子建造于公元935年,相传为了遏制海啸水患而建造的。他们走访了很多当地的老人家,老人家们都说这里的确在过去成为发配之地,至于说转轮圣王将要来人间传法的事情,他们没有听说过。

有一天当他们再一次从沧州狮子附近路过的时候,迎面来了一个疯和尚,这个疯和尚衣冠不整,走路摇摇晃晃,嘴里还不停的念叨:“刺配沧州、刺配沧州,末帝都城北迁还休,北迁还休。”他俩听着觉得很不解,不知疯和尚说的是什么意思。捷存上前问疯和尚:“请问您说的是什么意思呀?”疯和尚没理他继续边走边念叨。毅逊赶忙走上前去施礼问道:“您是否知道转轮圣王将要传法是在什么地方?”疯和尚止住身形,头也不回的念叨:“末帝都城北迁还休,都城北迁还休。”念叨完完就扬长而去了。

他俩回到落脚的地方研究,觉得清朝也会象明朝一样,终究有灭亡的那一天,最后一个皇帝会把都城向北迁移。那能迁到哪里呢?蒙古?不可能;西北?更不可能。最有可能的是东北,因为东北是大清王朝的龙兴之地。综合之前得到的讯息,他俩觉得转轮圣王,在将来传法的时候可能是“李”姓,并在东北一个曾经做过清王朝最后一个都城的地方开始传法。并能够传到各个阶层。

明白了这些他们很高兴,觉得这次游历真的没有白来,高高兴兴的回到京城,向父母说明一路上所遭遇的一切,他们的父母也都很高兴,觉得如果能在将来得到转轮圣王的亲自传度,那将是无比幸运的。……

在民国时期,清朝的末代皇帝溥仪在长春建立满洲国,对于这一历史事件,也不是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一切都是为了奠定今朝在人间洪传宇宙大法做铺垫的。

毅逊和捷存在今朝早已得法了,在中共发动的迫害中他们也是历经魔难。其中毅逊(真实名字:孙毅)在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时候冒险将人权迫害的信息随着奴工产品传到海外,让海外了解了发生在大陆劳教所的罪恶。后来毅逊走出国门,来到印尼,但不久异常离世,据推测是中共在海外安插的特务做了手脚。而捷存(真实姓名:李捷春)在最后一次被非法抓捕、判刑、投入监狱之后,不久就被迫害致死。

本文也算是对他们的缅怀。

这正是:
木兰围猎遇奇缘
走遍冀州历难险
最终访得圣王迹
今朝得法勇向前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