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天涯寻法:丹东朝文

 石方行

【正见网2019年09月15日】

值此2019年中秋佳节到来之际,在此祝慈悲伟大的师父中秋快乐!

祝海内外同修和有缘人中秋快乐!

前几日我和文哥等人去丹东办事,在中途停车的时候,我们来到鸭绿江畔,体会一下“目光出国”的意境。对面就是朝鲜,这个极权国家非常好面子,靠这边,修的还算可以,就是看上去道路不是很好(除了口岸)。我们临时下车的江对面还有泥路。

这时走过来一个当地人,他说要将养了十来年的乌龟在这里放生。我觉得好奇,就过去看看。这两个小家伙初到水里还不是很适应,等到适应之后,一只瞬间就游走了,而另外一只也许对主人还有些留恋吧,在岸边徘徊,不愿离开。那人只好用树枝轻轻的捅它,让它快点离开。

看着这两只乌龟我想起了庄子和陶渊明。庄子当时有人让他出来做官的时候,他拿乌龟做比喻,想自由自在的生活着。(原文附后)陶渊明也是向往自然写出:“久在樊笼里 复得返自然”的诗句(《归园田居》)。

今天我们就写写小朝和阿文两人的在明朝时期的寻法之路。因为他们名字中有“朝”和“文”字,又是与丹东有关,所以本文就起了这样一个题目。

明朝时期,中朝贸易比较频繁来往比较多。小朝是来自朝鲜负责边境的官员,而阿文是大明王朝负责边境的官员,因为经常来往也就成了朋友。他们当时都五十岁左右。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也经常谈及生死与人生意义之类的事情。也都想找到一种可以真正达到的回归本真、自由自在的方法。也经常谈及古代那些大贤人的人生与处事态度。

有一次阿文与小朝在朝鲜那边口岸(这是现在的叫法,距离海边不太远)处喝酒,来了一个从朝鲜到大明卖人参(高丽参)的人,因为他们互相比较熟悉了,就坐下来在一起喝。在喝酒的过程中,那位商人就说,在山里收高丽参的时候,人们就说白头山(长白山)上有高人,能预知人的祸福吉凶。凡是有缘能见到他的人如果得到他的加持,都会很大福份的。不一会儿又来了一个海上的渔民,他说自己与别人出海打鱼遇到飓风,幸好有神人相助,他们才得以遇难呈祥。小朝和阿文好奇的问:“你们看没看清那位神人长得什么样子?”那位渔民说:“只看到他脖子上挂着大串的珠子,身材比较高大。别的没看清。”

小朝和阿文面面相觑,停顿了一下,小朝说:“我们不妨去黄海(现在的名字,下同)边上,看看能否遇到那位神人。然后再去长白山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奇遇。”阿文想了一下也就答应了。

咱们长话短说,他俩带着随从一起来到了鸭绿江的入海口处,在那里打听当地的渔民关于那位神人的情况。经过多次打听,人们所说的情况不一:有的说神人是一位“娘娘”;有的说是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还有人说是一位带着肚兜的孩子;当然有的人说是身材高大,胸前带着长长串珠的形像。小朝和阿文听到之后,感觉好奇,觉得真是不可思议。难道是这里有很多的“神人”出没,还是一个神变化成多种形态来帮助人们呢?这时小朝的一位下人问那些人:那位神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这时人们说一般都是海上出现大风的时候。

从这以后,小朝和阿文就留意天气,并让手下打造几艘坚固的船和招募一些有经验的水手与船工。有几日风实在太大了,船根本出不了港。又过了几日,一位当地的老渔民告诉小朝,说午后有风但不会太大。也许今日比较适合出海,看看能否有机缘见到那位神人。

他们一行人就整装上船了(共三艘船)。坐在船上一路算得上是游玩,过了午后也没有见起风,他们就往黄海中驶的更远了。

这个时候阿文把一只酒杯斟满,双手举过头顶,站在船头面对天上的海鸥说:“请告诉我神人在哪里好吗?”说完正要一饮而尽,却发现好好的酒杯却漏了,此时不但酒杯漏了船也漏了。水开始渗、灌進来,此时的天开始刮起狂风。船工和水手们见此情况赶紧更换船只。哪知道小朝和阿文却在更换船只过程中落入海中,瞬间没了踪影。

水手和船工们跪在余下的两艘船上祈求神人出手相救,可是神人却一直没有出现。余下的船只瞬间被大风刮的很远很远,过了好大一会儿大风才渐渐停息,船工和水手们心想这下子两位大人恐怕凶多吉少,带着悲伤的心情将船划回岸上,并报告给当地的官员。这些咱暂且不表。

单说小朝和阿文。他们落水之后,就感觉有一只软绵绵的大手好像在托着自己一般,但不久他们就晕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纷纷睁开眼睛,感觉自己在床上躺着,床很柔软很舒服。这时过来一只巨大的黑鱼,张开大口,他们在惊恐中被这只黑鱼亲了一口。在他们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听见一个女人的笑声:“你们不要害怕,刚才那条黑鱼在与你们表示友好和亲近。”

阿文平素也爱开玩笑:“这里不会是地府吧?我没听过地府会有这种黑鱼的。”那女人笑得更开心了:“这里是黄海的龙宫,但不是主殿。这里是黄海龙王的一位太子管辖的地方。太子说从前与你们有很大缘份,特来邀你们来龙宫一叙。”

说完让旁边的侍者给他俩换上特殊的服装,带着他们来到了太子居住的正殿。

他俩自从换上了这种特殊的服装后,一边往太子正殿走着,一边看周围的景致,觉得海里真的是非常丰富。以前只听说过虾兵蟹将和龟丞相之类的。其实这里的各类神仙都有:有管海底山脉的,有管海中水环境的,有管海中生命群落、种类的,有管与陆地物质沟通的。还有其他各类的神和物种。

到了太子所在的正殿之后,太子也不客气,直接说,你们还记不记得我?他俩此时已是肉眼凡胎,怎么能记得起?太子看他俩迟疑,就说:“你们看我的左臂上面有个手指甲大小的空心圆圈。我在天上很高境界的时候,有一次我的那个境界中来了一个非常邪恶的神,我打不过他,正巧你们出现了,合力把那个邪神打跑了。我问你们为什么能来到这呢?你们说,你们要找寻一种可以真正救度那一层境界生命的大法。听说这种大法将在人间传出,你们要下去与传法的主佛结缘。我说也想去,但还不能跟你们一起走,你们就说那好吧,就在我的左臂上做个空心圆作为记号。以便在人间能够互相的找到,到时候共同的寻找让生命真正得度的大法。你们在我所在的层次下走之后,我不久也下来了,因缘际会,我投生在黄海龙王的家里,后来在这里驻防。因为我现在属于龙族,很多记忆没有被抹掉,所以当我看到你们在鸭绿江沿岸做事的时候,就故意显现出一些神迹,为的是让你们过来,我好找到你们。”在说的过程中太子用他的神通,将小朝和阿文封存的记忆打开,他俩一下子想起从前的事情,很是感慨。太子设酒宴款待他们,酒菜是人间所没有的。他们痛饮一番之后,小朝说:“我还听说在长白山有高人,如果遇见他可以知晓自己的祸福之事,既然我们明白了此生的目地,那我们不妨去他那里问问主佛到时候所传的大法究竟在哪里洪传。”阿文表示赞同。太子见状就找来负责鸭绿江水域的神,让他一路护送。安排完了之后,太子邀他们二位去黄海别处的龙宫看看。他们在那里也看见了一些很久远历史时期来的神,那些神说,他们来到这里也是为了等待主佛洪传大法的那一天。因为他们还有守护大海的责任,所以无法转生成人。并期待他们如果要找到主佛,一定要过来告知他们一声。

经过一番游历,小朝和阿文的心里充满了责任。觉得今生一定要找到洪传大法的主佛。

后来太子用海中的法器变做一扇巨大的荷叶,将他们二位送回鸭绿江口。当他们上岸之后,荷叶变做一把折扇,小朝让阿文收起来。因为他觉得阿文毕竟是大明政府的官员,是属于宗主国,出于尊重才这么做的。

他们的归来一下子让当地轰动起来,人们原本认为他们早已葬身鱼腹了,可是当他们酌情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之后,人们更加相信有神。大家这才明白原来海上出现的各种形像的神原来都是与黄海龙王的太子有关(他直接的变化或者派其他的神展现)呀!

当他们把人来世的目地和自己在天上的经历尤其是主佛要来世间洪传救度宇宙天体众生的大法的事情说出来之后,人们更是在震惊之余,明白了生命的真实目地,都表示到时候一定要得到主佛的亲自传度,好好的按照主佛的要求修行,不会懈怠。

小朝和阿文二人在众人的期盼下踏上了沿鸭绿江去长白山的路。在一路上虽然有负责鸭绿江水域的神护送,但也是险情不断。暴雨、山洪,和强盗与当地居民之间的纷争,还有各种疾病的困扰。因为他们现在还是官员,那作为官员就有很多的责任和使命。面对这些事情,官员就得坐镇当地,把各种天灾人祸都处理好了之后才能继续行程。这样不算长的一段路,他们带着五六个随从走了近半年。

咱们长话短说有朝一日,他们来到了长白山。放眼望去长白山很大很大。这下子他们可犯难了:偌大的山脉去哪里去找那位高人呢?他们就向当地人打听,很多人是听说过有这样一位高人,可是具体什么情况就语焉不详了。

因为所带的粮食有限,很快,他们就没有吃的了。在山里他们靠打一点野味充饥。即便是这样,也没有动摇他们找那位高人的决心。

后来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一道闪电划破夜空,此时小朝他们(住在窝棚里)听到“嗖……”、“嘭”的一声。他们以为来了贼人,赶紧把黄海龙王的太子给的法器——那把折扇拿着走出窝棚向外观瞧。外面的雨下的很大,有一支箭被人射在了窝棚的门柱的侧面上,看上去这支箭的造型比较特别,与平常的箭完全不同。一位随从把这支箭起下、拿回窝棚,放到临时搭的床铺上。箭的尾翼处自然的裂开了,里面露出一小段布,上面画着一个类似简易地图的图样。目地地位置有“吉祥如意”的字样。阿文看看说:“这也许是哪位世外高人告诉我们怎么才能找到我们要找的那位。”大家听了都觉得有道理。

过了三天,天气终于好转了,他们沿着地图所示,终于来到一个隐蔽的山洞,在那里发现有食物,但主人好像刚出去的样子。他们为了表示对主人的尊敬,又退了出来,在洞口守候着。

过了大约三个时辰,一位身着道袍的人回来了,见到他们也不吃惊,直接把他们让到里面。

小朝和阿文他们到了里面之后,急忙上前施礼,那人也不客气,说:“你们有啥事就直接说吧。”小朝就把来意和在黄海龙王太子的龙宫的经历一一作了说明,末了他说:“我们想知道在人间将来洪传救度生命的大法要在哪里传出和我们怎么才能找到?”那位穿道袍的高人微笑着说:“其实你们说的这些我并不十分的清楚,我只知到将来洪传大法的主佛会在离这里不远的中土开始传法。至于说具体的地点和时间那我就不清楚了。”他俩开始有点失落,因为这位高人说的长白山附近的中土,那范围可就大的去了,北面、西面、还是南面?这个“附近”的概念是几十还是几百里?后来他们仔细一想,既然这位高人知道这些,那就说明我们与要来人间洪传大法的主佛还是有些缘份的,否则,我们连这些都不会知道的。

因为高人要休息了,他们也不打扰了,临行前,阿文开说:“我们最开始是想来这里让您看看我们一生的祸福吉凶。后来经过黄海龙宫之行之后,我们就不看重人中的事情了。虽然这次从您这里我们打听到的东西很少,但我们没有白来,也挺满足的。”

走出山洞,一时间他们不知向哪个方向去继续寻找。后来阿文想出了一个主意:在当地找来一匹老马,然后大家都诚心的跪在地上,向上天说明他们此生一定要找到将来在人世传法的主佛的心愿之后,让老马带着他们走(听从天命)。这匹老马说来也怪,带着他们沿着松花江(南源,或叫第二松花江)向西北走,走到今天吉林的小丰满水库的位置附近不走了。小朝说:“老马,难道这里就是主佛将来传法的地方?”老马摇摇头,并向西北方向嘶鸣。阿文说:“老马的意思好像不是这个地方,而是向西北继续走,但不会很远。”听阿文说完,老马点点头,然后掉头回返了。虽然他们是花钱买来的,但老马完成自己的责任之后,还是愿意回到原主人那里。小朝见状,派一位随从将老马护送回去了。

在这里他们先是欣赏了当地的风光,在松花江畔游玩的时候,他们遇到了河神,河神问明来意之后,大笑着说:“听你们这样一说,我倒是明白了,当初我和另外两位神一起下来,当时安排此事的神说,我们的责任是非常大的,不止是守护一方水土那样简单。我被分到这里当河神,另外一位被分配到另外一座山岭(公主岭)做山神,还有一个被分到一座不大的地方(后来的长春)当土地神。按说我们原来的层次都是很高很高的,让我们在这里当河神、山神和土地神很不合理(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屈才”)。当初不合理的安排好像也都是为了主佛传大法而安排的。”

小朝闻听似乎明白了,于是与阿文一行人来到了那座“山岭”和“不大的地方”,并与那里的山神和土地神见了面,经过沟通之后,他们觉得这下子与主佛的缘份之线牵的牢固了,也明白了到时候主佛来人间传法的时候肯定会与这两个地方有关。也就放心的回到各自的任上,继续履行自己的职责去了……

今朝,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出生在吉林的公主岭,在长春开始洪传大法,这两处距离长白山都不算远。

小朝生活在西南地区,在修炼之后展现出很多的能力,前两年不幸被邪恶迫害,后来被非法判刑;阿文生活在北方,也早已得法。当初黄海龙王的太子这次也陪我们一路同行,成为很好的朋友。

这正是:
鸭绿江水牵尘缘
黄海龙宫明前缘
历经艰辛苦寻找
今生幸遇大法传!

附:庄子以乌龟做比喻原文:庄子钓于濮水。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曰:“愿以竟内累矣!”庄子竿不顾,曰:“吾闻楚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王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此龟者,宁其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二大夫曰:“宁生而曳尾涂中。”庄子:“往矣!吾将曳尾于涂。”(引自:《庄子》)不用翻成白话,有点文化的读者都能明白其大概意思。

2019年9月13日于中秋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