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天涯寻法:渤海法缘

石方行



【正见网2019年10月08日】

唐朝的李白曾经有诗云:

朝辞白帝彩云间
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

这首诗的名字叫《早发白帝城》是李白在被流放夜郎国的途中遇赦回返时写的。根据《新唐书.李白传》中记载:“李白,字太白,兴圣皇帝九世孙。其先隋末以罪徙西域,神龙初,遁还,客巴西。”(译成白话:李白,字太白,兴圣皇帝(西梁皇帝李局)第九代孙。他的祖先于隋朝末年因罪被流放到西域。神龙(705—707)初年,他的父辈从西域逃回来,客居于巴西(在今四川江油)。)李白的一生也是不得志,也被流放过。从以上记载我们可以看出李白与“流放”二字还是很有缘份的。

在《旧唐书》和《新唐书》中都记载了李白让唐玄宗的宠臣高力士脱靴的事情。这段故事在明朝冯梦龙的笔下(《警世通言》中“李谪仙醉草吓蛮书”),就被演绎成李白因为东北的渤海国呈上一份国书,而满朝文武无人能识,而李白为了压制渤海国使臣的嚣张气焰,让贵妃捧墨,高力士脱靴,然而正因为如此,李白随后也被排挤出京城,四处周游,后来因为受别人的事情受到了牵连,而被朝廷流放,在途中被赦免。

李白的一生虽然不得志,但在这份压抑和苦难中,他依旧保持那种本性的高洁,不与世俗同流合污,写下了太多的千古名篇。晚年时也许对人生看得更透彻,喜欢参悟“黄老”(道家、修道)方面的学问。

李白对于中华神传文化方面的贡献是非常大的,他被人称作“谪仙”,自称“青莲居士”。他写的很多诗篇都是站在更高境界看问题。而不是我们能用简单的用比喻、修辞之类的说法能带过的。为什么人们常说:“李白斗酒诗百篇”?修行人都明白,当李白用酒将主意识麻醉之后,副意识开始起作用。而且因为李白是上天有意安排其在人间起到在文化上的某一方面引领作用的。所以他才会在酒后写出那么多的清丽华章。

咱们前文说了李白与流放很有缘份,其实在历史上很有名气的如苏东坡也是被流放过,在流放的过程中身心虽然受到很大的伤害,但那种高贵的灵魂却在这个过程中得到熔炼和升腾。李白遇赦写下《早发白帝城》,苏东坡在流放黄州时写下《前赤壁赋》、《后赤壁赋》等,这些都被后人当作瑰宝一直传颂着。其实后人很多时候愿意吟咏这些诗词歌赋,但往往忽略了作者遭受苦难时能写出这些诗词的心路的历程。

中亚的碎叶被称作李白的故乡,流放与李白的一生息息相关,因为生命高洁,不容于流俗只好寄情于山水,正因为这样才在中华文化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也许正因为李白有着这样的狂放不羁,明朝冯梦龙才把与东北的渤海国缘份跟李白“牵”上。(因为此事不见正史,只见故事传说中,所以牵字加上了引号。)带着中亚西域的因素连上中土的山水,并接上东北的缘份,以及他“谪仙”的身份与修行向道的爱好等等,这一连串因素都聚集在李白一人身上,让其用那秀口吐出半个盛唐(化用台湾余光中的诗句),在让后世的人们在吟咏他的诗句时,不经意的受到这些因素的影响,从而得到启迪。

渤海国是唐朝时期东北的一个藩属国家,极盛时期包括现在的黑龙江省(部份)、吉林省、辽宁省(部份)、滨海边疆区(即乌苏里江以东的南半部,现归俄罗斯管辖)以及朝鲜半岛的部份地区。存在了二百多年,后来被契丹所灭。

被契丹所灭之后,国都东京城,因为处于平原加之被放一把大火,不久以后就淡出历史了。在辽之后的金国,在这里建了一座石佛寺,到了清朝时期,只有石佛寺中的石佛还在(只是佛头一度落地,后来人们又将其再度安上),其它的都因年久失修而变得断壁残垣。这里也成为流放之地。

在清朝,“宁古塔”三个字是满朝大臣最为心惊胆战的地方。谁要被发配到这里那不仅是意味着多遭多少罪的问题,而且要与荒蛮打交道,这是对于处于文明社会的人是极其痛苦的。

按照清朝张缙彦所写的《宁古塔山水记》中说:“(宁安附近)郭东四五里有山曰白石崖,土人所云上阳哈达也。隔河望之,若白垩画墁,其嵯岈欹折,殊少秀色,游人每每阻水不至,憩沙岸上。岸多柳株杂树,夏秋青荫可爱,凉风拂拂,河下多鱼鳖,钓者垂竿举网,日集其下。至冬水腹坚,褰裳可渡,层雪平铺,恍如在玉砌上行。以木结架,谓之冰车,人牛可引。抵崖逼视之,则断岸千尺,怪石嶙峋,前所见如白垩画墁者,皆山之□(注:原文脱字)空处,草木不长,千百年风雨所剥蚀,濯濯然也。杳冥深郁,乱石相撑。攀藤棘,取径而上,及半有大石三,方如矩,平如砥,可坐三五人,在北二石,相去尺有咫,南一石约五步外。时仆人具酒食,二三同游,各据一石,仆人拨藤刺传盏,心意旷然,不知其尘凡间也。仰视山巅,青茸如蒿者,长不径尺,历历可指数。”在该文中作者也提到了石佛寺的残破和东京城(今渤海镇)当时留下来的遗迹。当然更提到了现在宁安市周围的其它地方。

根据后来学者的考证,白石崖那附近是被流放文人们宴饮吟诗常去的地方。

白石崖沿着牡丹江上游的红石崖,完全是红土和红石头构成的一段山丘。这与边上的黑土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附近的玄武湖、上官地这是传说中的清朝有阶层人游览和向朝廷贡米的地方。

红石崖与沿江下面的白石崖,这一红一白形成的对比异常强烈。因为修行人知道,红石头和白石头来源是截然不同的。

(对此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查阅《法轮大法 美国西部法会讲法》)然而这种不同却都由牡丹江联系着,最终注入黑龙江。

本文中的两位主人公因为被流放东北的宁古塔,而遇到奇缘的故事。也是通过这个故事来诠释与丰富一下流放二字的内涵。遇到苦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心生绝望。在最苦的时候如果能够保持心中的那份善良本性,当机缘一到,一切都会峰回路转的。所要讲述的寻法故事就发生在东京城(今渤海镇)。

在清朝乾隆时期,有两位江南人士受到别人的牵连,一同被流放到宁古塔地区。“宁古塔”这个地名是音译,而不是当地有塔。

这两个人我们分别叫做有志,当时年龄四十五左右和有才,当时年龄三十左右。他们都属于江南的文人,弱不禁风,平时愿意写写诗文、和同道中人饮宴一番。后来只是因为与一个人要好,而在那个人受文字狱瓜葛时,他们也被牵连進去。最后一同被流放到宁古塔。

他们是冬天到的这里,因为当时天气非常的冷,还下着鹅毛大雪,把他们简直快要冻死了。那种精神与身体上的痛苦让他们实在是受不了。精神都处在崩溃的边缘,幸好有个叫做清风的当地人暗地帮助他们度过了这一难关。

清风是一位当地的佃户,也不认识字,为人豪爽仗义。在第二年的春暖花开的日子里,有志和有才那时与看守他们的人混的比较熟了,就跟看守说好出去两天。看守也同意了。于是在清风的带领下有志和有才他们一起去了宁古塔周边的地区。当他们看到当初渤海国的都城早已面目全非时,心生无常之念,觉得人间一切都是无常的,无论怎么辉煌都有败落的一天;当看到石佛时,他们心生喜悦,觉得人应该具有更大的智慧才能看清人间的苦难。

当他们正要往出走的时候遇到一位美丽、十岁左右的小女孩,这位小女孩对他们三个说:“我昨天梦到红石崖那里好像有个神仙,那位神仙让我来石佛这里找到三个来看石佛的人,要将这三个人带到红石崖那里去,她有话要说。”清风就问小女孩家在哪里住。小女孩只是含糊的说距离这里三五里的路程,不远。小女孩就将他们三位带到红石崖附近,这里当时只有几户人家,他们找到一户人家,進屋说明原委那户人家将他们留了下来。第二天开始天就下起了大雨,他们从房间里面向江面望去,一时间江水都是红的,此时的牡丹江就如同血管一样。大雨下了五天五夜才逐渐停了下来。这一天,他们正在屋里吃饭,从外面来了一位中年妇人。这位妇人看上去与当地人的装束都不一样,似乎有种仙气。小女孩看到她时,立刻就说:“你是我梦中遇到的仙人吧?”那妇人一笑,没有直接回答小女孩的话,而是看着他们三位,说:“你们三人一起来到这里都是机缘所致,来自江南的两位你们也不要总觉得受别人的牵连而心生怨恨,这里冬天虽然很冷,但夏天是很好过的。你们一定要用乐观的心态来对待这一切的。”说完妇人就准备离开。小女孩闻听立刻拉住妇人的手说:“您让我把他们三人找来就是为了对他们说这些吗?”妇人顺手将小女孩抱在怀里,并举过头顶,笑着说:“他们三个将来需要你去说服的!”“我去说服?”小女孩更是不解。妇人说:“今天就是先跟你们见个面,以后有机会你们去白石崖那里,到时候我会把真正要说的话跟你们说。”

咱们长话短说,又过了一些时日,小女孩和他们三个一起来到白石崖。在这里他们遇到一位身着华丽衣装的贵妇人。那位贵妇人见他们走过来了,迎上前去,笑着说:“我已经等你们半天了。”小女孩很吃惊,“原来是您!您怎么打扮成这个样子?”有志更说:“在我的印象中神仙应该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而您穿的非常华贵,究竟是为了什么?”有才觉得有志说话有点唐突,就婉转一下说:“您这样打扮难道有什么更深的意义吗?”女神依旧笑着说:“这也是为了你们…..这些将来你们就知道了。”清风见女神在这方面不愿意多说,就转移了话题:“您不是想告诉我们什么事情吗?”女神闻听把笑容止住,立刻变得严肃起来:“你们因为与造就这里的神有缘,而我算作这个时期在这里‘值班’的神,我受那位神所托,同时与其他神合作,安排你们其中的两位南方人来到这里,虽然你们在被流放的过程中和在这之后受了很多的苦和羞辱,但你们如果知道此行会遇到我以及了解自己生命目地之所在的时候,就不会难过了。我上次让你们放下怨恨,是因为我看到在你们心里有那种怨气的时候,是不能告诉你们真相的。所以我才那样要求你们。这次我看你们心中那股怨气在上次出游和回去的过程中放下了大半,我才来这里告诉你们从前的经历。

清风和有志,你俩在天上原本都是神将,但你们属于不同境界的,身穿神盔非常的威武;有才,你在一定层次是那个境界的主神,同时也管理那一层天体的物质丰富状态的神。因为在同等层次也有很多不同天国世界。这就好比我们大清王朝的各个部份,每个部分都有官员管理,这些部份又是大清的一个部份。因为宇宙时间太漫长了,时间一长生命和物质就出现了败坏,你们也看到了这一情况,想挽救那一层宇宙和众生于危难,但深感力不从心。在踌躇的时候,来自更高层次的神给你们传递过了一个重大消息:宇宙创世的主佛要经过不同层次最后下到人间开始传法,正法。你们闻听此事都很高兴,虽然那时没有见过创世的主佛什么样子,但你们坚信你们只要找到他自己和这一层次的众生就能够得救,后来你们纷纷下走,在不同层次中,也不断的打听主佛下走和在人间传法的消息。虽然只打听到一些蛛丝马迹,但就凭这些你们抱有极大的信心。来到人间你们也不断的转生成帝王将相以及强盗商贾和贫民百姓,你们做了很多好事,但也做了很多的坏事。今朝你们有两个比较有文采,但却被流放到这里;另外那个为人仗义,却比较贫困。这些都是前缘所致。我要告诉你们的是,在此时你们一定不要忘记你们来人间的愿望:追寻主佛。其实包括上次咱们看到的红石崖和现在的白石崖包括石佛,也都是为法来的,这种分布就是对比,让人们赞叹天地之奇妙的时候,敬畏天地,保持心中那份对上天以及神佛的向往与敬仰。人选择哪方面是人的选择,但上天安排的绝对是公平的。”听到这里小女孩打断女神的话:“您说了他们半天,但却没有一句提到我,您也说说我从前的经历好吗?”女神闻听面露笑意,把小女孩抱在怀里:“你的经历太多的我这个层次的并不能知道,我只知道更高境界的神让我给你托梦,让你把他们三个从石佛寺带过来,将来你要得到主佛的亲自传度之后也一定要跟他们三个说。这就是我说的到时候你跟他们说的意思。”

清风着急的说:“您说了这么多,今生我们怎么寻找才能找到这位传法的主佛呢?”女神说:“其实寻找有多种形式,等待也是一种寻找。你们今生只要保持这份正念,并留心打听,该遇到的就会遇到了,即便是不遇到也没有关系,那将来也会遇到。将来的选择权还是在你们自己。说完女神就将华丽的外衣和贵重首饰各脱(取)下一件来给了有才和小女孩并叮嘱:”这些会验证将来的修行方式。记住一定不要迷在其中,一定要从中走的出来!”一席话说的他们摸不着头脑。但也没有深问。说完女神就消失不见了。

又过了大约半年左右,小女孩又梦到石佛放光。于是找到有才,此时清风和有志他们出去做些别的事情。小女孩和有才二人一起来到了石佛那里,他们给石佛敬香,叩头。心中虔诚的希望石佛能指点他们找到创世的主佛。当他们抬起头都看到石佛的面前似乎有个屏幕,屏幕上显现出小女孩与有才之间的缘份,有天上的、有在人间的,善缘占大多数,那生小女孩因为寿命较短,再过两年就得结束,所以没有安排与有才有太多的交集。而将来他们在主佛传法的时代,他们是以夫妻名义一同走那条人成神之路的。

看完这些小女孩很感慨,有才也有些无奈,只能劝小女孩要好好保重。小女孩含着眼泪说:“将来你不要忘记神和上天的安排。”有才也重重的点点头。

在以后的日子里小女孩和清风、有志、有才他们三个都在不停的寻找,但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两年后小女孩病重,他们三个和小女孩的父母用独轮车将女孩推到红石崖边,与算作与这方的山水做个道别。小女孩当时的愿望就是,自己在将来得法的那一生,一定要眷顾这方土地。此时在江面上倒映出出的云影显现出“南”、“长存”的字样。虽然很不规范,但可以依稀辨认。女孩看到这些,轻声的说:“也许神已经给我们开示了将来主佛传法地的方向和地名。到时候我们一定要一起好好珍惜。”说完含着笑意闭上了双眼。有才、有志和清风他们虽然知道小女孩此生就是这样走的,但当真正面对她的死亡时还是非常悲痛。过了好半天,清风说:“我们不要过于悲伤了,生死都是天定,是人力无法为之的事情。我们看到这些,一定在将来遇到主佛在人间洪传大法的时刻好好修。最起码我们也一定要做到有正念,这样也不辜负与小女孩的一段奇缘。”大家也渐渐的止住了悲声,与小女孩的父母一道将她埋好,立上墓碑。然后返回住所去了。……

今生,小女孩早已得法,清风、有志、有才没有得法。小女孩在得法之后自然的把大法的真相与美好讲给了清风和有志、有才他们。他们对大法都很有正念,特别是有志和有才二人竭尽全力的帮助修炼人。当初清风帮助有志和有才二人,今生倒过来了,清风成了他们帮助的对像。而当初的小女孩和有才二人,今生成为夫妻,在大学时属于一见钟情的那种。不但如此,有才今生承传着神给予的技能,成为他们领域的佼佼者,“小女孩”自然生活的很好。这也印证了女神在临别时给他们贵重物品的前兆,其实也暗示他们将来要在有钱有地位的环境中走出一条人成神之路。

因为有一天我偶然的遇到有才的元神在与之沟通的时候,有才说,很多事情不要写的过于明了和详细,因为现在处在中共邪党的迫害时期,我也是考虑到这一点,在有些细节上做了一定的处理。所以恳请读者朋友能理解、见谅。

这正是:
千里流放遇奇缘
魔难历尽光明显
红白石崖神开示
今朝珍惜携手还!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