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天涯寻法:蓬莱海市

石方行



【正见网2019年10月12日】

说起山东的蓬莱,人们第一反应就会觉得这里是仙境,是高山流水遇知音的地方,也是秦始皇、汉武帝寻仙访道之地和八仙过海之所在,更是以海市蜃楼而闻名的地方。

现今受现代科学影响,人们来到蓬莱的时候,看着海边的美景心旷神怡,即便真的看到了海市蜃楼(特指那种不是我们这个空间显像出来的,是人们在人间找不到“参照物”的那种),只是觉得难得与惊异,不再有神圣的感觉。古代的正史,如《史记》中记载的神仙事情,人们也就当作了传说,莞尔一笑过之,不再真的相信。

其实古代的人所看到的与现代人所看到的事情是有一个空间差异的。也就是说在道德普遍很高尚的时期,人们最起码会看到比人更有些能力的生命(或者叫做神),而且神也经常在人们面前显现出来,这在古代文献记录中是很多的;而现代人完全受现代科学和无神论的封闭,所见到的都是最为表面这层空间,而且神看到人都不相信神,甚至经常做着亵渎神灵的事情,那么神也就越来越少的显现了。

其实海市蜃楼这个现象令很多人迷惑不解,如果说能够把表面空间有的人物、房屋、山脉等等都倒映在半空中,这可以用是一种“光学现象”解释的通。若是这个表面空间没有的风景和人物出现在半空中,那用光学中的任何一种说法(反射、折射、全反射等)都解释不通了。在海洋中出现的幽灵船、幽灵岛现象也是如此。

很多人就把这个现象称作“神秘现象”。其实在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大师的著作《法轮大法 瑞士法会讲法》中对此有明确解释:“人们都把海市蜃楼说成是一种大气的折射,那是现在科学解释不了的一种自圆其说,没有任何道理。其实就是另外空间的真实体现。”

我们看看蓬莱所处的位置,正好是黄海与渤海交界之地,蓬莱与辽宁大连旅顺口区老铁山连线正好是黄渤海的分界线。表面上是两个大海的分界线,而实质上是两位海龙王不同辖地的分界。两种海水在分界线处颜色分明,不相混淆,堪称奇观。

蓬莱作为上天安排的另外空间景象显现的一扇门户,自然会被人记录在书(《山海经》等)中,而且会被帝王(秦始皇、汉武帝)实践,彰显后世。后来人如果慕名而来,到这里寻访神仙,如果有缘者自会得到上天的眷顾。

本文要说的寻法故事就发生在蓬莱。

北宋时期,慕容飘雪和上官鸿鹄,分别来自西南和西北,她们个性比较像,都有很好的武艺和男孩子那般勇毅与豪爽。长大了,父母、亲戚给她们介绍对像,她们都觉得不满意,觉得最好能在中土找个相中的。于是她们二人不约而同来到了东京汴梁城(开封府),并在一个酒馆中相遇。慕容飘雪那种洒脱和上官鸿鹄那开阔的胸襟让两人顿觉相见恨晚,又聊到出来游走的初衷,更是觉得志趣相投。她俩都是豪爽之人,再加上穿着打扮都是外族人的形像,很是惹人注意。当时有个当差的正好也在这里吃酒,听她们的谈话觉得两个女孩很有个性,于是回去找府尹商量,看能否帮她们物色个对像。当时的开封府府尹正好是包拯。

包拯,可以说在中土是家喻户晓的名字,是清官的化身。以铁面无私而著称。其实真实的包拯不但是清官,而且是位很热心的人,他有一个很要好的道人。此人很有能力。民间传说包拯有个“阴阳枕”,白天可以断人间的官司,晚上可以断阴间的官司。这个事情其实说明包公拥有不一般的能力。而这种能力其实就来自于那位道人。其实包公身边的公孙先生也不是一般的人。这方面暂且就说这些。

当那位官差把在酒馆遇到的事情对包公说了。包公一听心肠就开始“热”起来了,正好此时那位道人也在。包公说:“想我大宋,海外藩国(不说明某国,是为了避免该国人们产生民族主义情绪。这在中国的正史中是有明确记录的。粗通文史的人都会知晓。)的女人都曾远道而来找中土之人借种,而今西南夷(用到是西汉王朝的说法)和西域之女又来中土寻郎君,可想我大宋……”话还未说完,那位道人就截住包公的话茬:“不是大宋有德那么简单,将来这方土地还得经过血与火的洗刷(指的是‘靖康之耻’)其实这些人现在不远千里都愿意往中土跑,从根本上说是因为将来这里要有一件震撼宇宙的大事发生。”包公想想说:“我记得有一次在去阴曹地府办事,当时阎王就曾对我说过:别看现在这些小鬼们比较忙活,在将来有一阶段小鬼会稍事休息一下,然后更忙了。当时我就问阎王为什么?阎王说,如果将来有谁来人间传让众生真正得救的大法,那得法的那些人,即便是在历史上做过什么坏事,小鬼们也惩罚不了他们了。如果出现当政的人迫害这些修行佛法的人,那他们自然会下地狱,不但如此,那些随从的,跟随迫害佛法的人跑的,也都会落到如此下场。所以我(阎王)才对小鬼们说,到时候该休息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的休息,休息好了,该干活就要多干活。

当时我没觉得太吃惊,因为我其实也能知道一些关于自己的事情,但你这样一说要出现震惊宇宙的的事情,我看问题就显得更大了。”道人神秘的一笑,岔开话题说:“大人,我看应该找来个女道友出去看看她们吧。”包公同意了。道人开始用咒语唤来一位女道人,对女道人说:“目前有两位外族女孩与你有宿世因缘,你去看看她们吧。”女道人说:“那好吧。”

慕容飘雪和上官鸿鹄吃完酒之后,就一同回到客栈。刚要休息,女道人敲门進屋。她俩开始觉得奇怪,怎么会遇到女道人?!女道人也不客气,進来之后找个凳子坐下来,就问她们俩:“听说你们不远千里万里到这里为了找如意郎君,你们能告诉我究竟是为什么吗?难道在当地找不到如意的?”慕容飘雪和上官鸿鹄再豪爽,但她们都是女孩子,听了女道人的话,不免满脸通红,慕容飘雪小声的说:“听说这里的男人好,不像我们那里的男人比较粗野。”上官鸿鹄压低了声音说:“听说这里的男人认识字多,会写上好的诗词歌赋。”听了她俩这番话,女道人笑得都有些岔气了。笑过之后随之收起了笑脸,严肃的对她们说:“如果你们相信我的话,今生你们与好男人无缘!所以你们赶快打消来中土找好男人的想法!”她俩一听还不服气,甚至完全抛开了女孩的娇羞的心态:“怎么会与好男人无缘?中土这么大,论我们的美貌和技能,难道就没有一个好男人相中我们?”女道人看她们有些着急了就慢慢的说:“好男人是有,可是都驾驭不了你们,所以你们也别试着去‘害’那些好男人,他们还给中土别的女子留着哪!”这话让她俩更不解了。女道士见状安慰她俩:“其实我是说你俩今生有更好的安排。别看表面上你们因为要找个好对像而来中土,可是阴差阳错,你们要遇到一件有意思的事情。你们想不想知道?”她俩一听,来了兴趣了,于是让女道人说下去。“明天你们如果愿意的话,就跟我一起去蓬莱,到那里看看说不定会遇到什么事情。你们先休息一夜,明早跟我动身去蓬莱。”说完女道人不等她们回答就离开了。

第二天她们跟女道人一起启程去蓬莱。她们经过河南省的濮阳,经山东北部的石谷、聊城、高唐、德州、滨州、昌邑、栖霞最后到达蓬莱。上官鸿鹄问女道人:“为什么要走这条路?”女道人说:“这一路上与我们曾经有缘的人很多。而目前走别的路线,也许距离比较近,但是就遇不到这么多的有缘的人。这些都是将来对我们很有意义的人。所以缘份一定要在此时连上。”这些我们都不必细说。一路上女道人从道家的角度跟她们说了人生的意义和一些道家修炼故事。她们对人生和修炼有了更深的认识。

咱们长话短说,这一天她们终于来到了蓬莱,正巧赶上下雨,不一会儿雨过天晴,天上有一道美丽的彩虹。本来这条彩虹很“正常”的悬挂在天边,可是女道人口中开始念咒,彩虹忽而变做一条龙、忽而变做一只凤凰,甚至变做一只大雁,忽上忽下的飞舞着,这下子让她俩和周围的人看得目瞪口呆。过了半天大家才回过神来,再找女道人却找不到了,女道人早已带着她俩躲進一个偏僻的小屋里去了。進到小屋内,女道人说:“我就是想让你们看看生命还可以更好的活着,这比找个如意郎君可有意思多了。”她俩此时找对像的想法都很淡、很淡了,听女道人这样调侃她们,都不好意思起来。

在这里女道人教她们打坐修行。把一些道家的东西传授给她们,因为她们根基很好,领悟的也很快,经过大约半年的时间一些基础的东西已经铺垫的差不多了。有一天女道人对她俩说:“现在我带你们见见世面去吧。”她俩不解,觉得我们从那很远的地方来中土和从东京汴梁来到这里,这些不都是见世面的表现吗?还要见怎样的世面哪?”女道人看出她们的狐疑,但也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在前面走,她俩充满了好奇也随后跟着。当走到蓬莱海边的时候,天空中出现了当时世间没有的景致——海市蜃楼,女道人语气急促:“快跟我来!”她俩一听,紧跟着女道人的脚步,一下子飞也似的進到了另外的时空形式当中,(这也是女道人教给她们道家修炼方法的原因,那里完全用平常人的身体结构是去不了的,必须得具备一定的修炼素质。)在这里她俩看什么都非常的新奇,因为那里的东西没有一样她们见过。更有意思的是,这里的东西还能与她们沟通上。这样她们在女道人的带领下来到一个亭子里坐了下来。在这里女道人还是念动咒语,这个亭子自己慢慢的起空,慢慢的飞了起来,让她俩好好领略一下这里的山川地貌与风土神采。那真是:

仙气十足神光显
山川大河尽收揽
祥云四海飘无尽
天女婀娜仙姿展……

用人间的词汇是无法描绘出那里的美妙和神圣。(这里空间层次并不高,但已经比人间的一切美好的多得多了。)

正在她们尽情的包揽仙界神韵之时,从天上飘过来一位道家的神仙和一位佛家的神仙,道家的神仙长得有一点像我们所见过的寿星模样,但不是寿星,而是另外一位神;佛家的神长得很慈悲,耳垂很大。

首先道家的那位神开口说:“慕容飘雪,你知道你们为什么能来到这里吗?”她们两位一见立即上前施礼,聆听神的教诲。那位道家的神继续说:“拿你来说,你从前负责比现在美好无数倍的天体宇宙,在那层宇宙之内,你是展现佛法为那层生命开创的多姿多彩为特点的。所以在你所在境界中,不用太多变化,本身就十分的丰富。在漫长的岁月中你和那一层次的众生快乐的在一起。接下来你和上官鸿鹄所遇到的问题有点类似,这里就先不说了。至于说你们也是因为机缘所致才来到了这里。”说着那位道人拿出一只玉镯,接着说:“慕容飘雪,你将与玉有缘,只是这份缘你们在不同空间与人间的历史中会经常遇到,但在主佛传大法的最后阶段中,你们会再次相遇,但能怎么把握就看你自己了。”说完这些,也不管慕容飘雪听明白与否,这位道人转向那位佛家的神:“你说说上官鸿鹄的事情吧。”那位佛家的神没有用口说,而是用他的神通(佛家大手印的形式展现):“上官鸿鹄所在的是一个无比高的境界,她在那里负责在事关那层宇宙天体的纯净程度和法理展现的重大问题。有一次,她发现有一位物质形状的生命出现了偏移和败坏,这一下子让她很吃惊,这种吃惊就如同女人第一次看到自己长了一根白发一般,非常的震惊,觉得这种兆头是非常可怕的。她就极力的清除这种变异。当时这些清理完毕了,众生也松了一口气。可是不久这个境界中又出现了变异,而且更多、更大,她就不断的归正和清理,好一阶段,但以后的变异和败坏更大,她也越来越发现自己真的是力不从心,但见到众神众生出现败坏,她又本能的清理,但效果是越来越弱,此时她的心情正如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在《洪吟五》“归”中说的:“满天神佛束手望绝泪”。此时她真切的体会到神的“绝望”是一种什么心情!要知道觉得自己在这个境界中曾经无所不能,可是现在又都什么都做不了,那种巨大的落差足以让神自毁!就在她无奈踌躇之际,从天外飘来几缕清音,接着数朵祥云从天而降,慈悲的主佛降临到那个境界之中,天乐齐鸣,各种天女散出多种美妙的花朵,她自然带着广大的众神一起下拜,主佛慈悲的说:因为你的慈悲感动了上天,我也恰好经过这里,宇宙都发生了变异了,所以你们原本很有神通的神都神不起来了。这一切都要彻底的改变和扭转。你们可以随我一起下走,最后在人间你们到洪传大法的时候当我的弟子,我会在人间彻底扭转这一切(以人间为基础连带着整个宇宙的因素),但你们可要想好,下走意味着迷,不断的迷住本性,更加神不起来了。有可能在迷中做坏了坏事,也许因为如此永远的都回不来了。

她一想在这里也解决不了这层众生和宇宙的问题,那还不如随着主佛下走,最起码还有机会。即便是在真的在无名的迷中做了什么,甚至永远也无法回来了,但那种概率(这是现代的词,就说这个意思)不会很大,得度的机会还是有的。而且自己毕竟在这个层次中遇到主佛,那就凭这份机缘,自己在下走和人间得度的机会就会很大。因为神都明白机缘不是简单的,一种机缘一旦形成,那种神的力量自然就会加载在其中,会发挥很大作用的。这个就如同我们传统文化中所说月下老人给一对(在人间的)男女的脚上拴上红线一般,无论两个人的阶层、年龄和距离有着怎样的不同,最终都会在一起的。在天上与主佛相遇机缘的力量,要远比这种姻缘要大的不知道有多少倍……总而言之,她是带着对主佛无比纯净的正信下来,在下面的层次也遇到很多的神(注:其中的一位神今生成了她的丈夫。)当然在下走过程中也有神因为干了大坏事而被销毁的现象存在。

在下面的层次,她也遇到很多屈辱和痛苦的事情,有的时候也做了一些坏事。但因为她心怀对主佛无比的正信,主佛都帮她把所造下的不好的物质因素去掉。她也更加坚定的追随主佛……

当上官鸿鹄看到这一幕,早已是泪流满面;慕容飘雪也不例外。当她俩回头再找这一道一佛的时候,他们早已隐去了。她俩回头望女道人,上官鸿鹄问:“我们到底为什么能来到这里并能知道这些过去的事情?难道都是因为当初我们跟主佛亲自结过缘吗?主佛才安排其他的神在某个时间点和某个时空中找到我们?”

不等女道人回答,慕容飘雪接着问:“那些都是我们过去的事情,今朝和以后的事情是怎样的呢?”女道人一笑:“看完这些你们还想今生在中土找个好男人吗?”她俩都摇头。女道人说:“你们都是悟性很好的人,主佛为了安排与之结缘的生命在将来传大法之时能够真正的得法,真是费了很多的心血,也调用了很相当大范围的力量。”看着她俩非常认真的在听,女道人继续说:“其实今生我的那位月老道友没有给你们安排姻缘,就是想让你们清净的修行一生,为将来做个铺垫。将来在主佛真正要传法的时代,你们如果想找对像,你们就去找。”然后回头对上官鸿鹄说:“你到时候要演绎出修炼人对婚姻的真情真爱来!这是你的责任。因为到时候很多修炼人在这方面会做的不是那么完美,你一定要完善这件事,给将来留下恢宏的见证。”回头对慕容飘雪说:“你到时候会出生在殷实的家庭中,也会遇到很多的诱惑,感情方面你自己选,记住一定要选择对你修行有好处的,否则就不要选。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你的责任!”女道人说完带着她们到这个境界中吃了一些她们从来没吃过的东西,然后就带她们回到这个时空中来了。

回来之后,上官鸿鹄对女道人说:“那主佛将来在什么时候传大法呢?”女道人一笑:“等到人们都把蓬莱仙境当成故事而不当作真实的存在的时候。换句话说是当执政政者开始大规模的批判神以后、百姓们在物欲横流的时代不信神的时候。”

最后她俩问女道人:她俩之间她俩与她(女道人)之间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缘呢?女道人神秘的回答:“法缘,以后这些你们自己就知道了,或者你们将来如果有缘等到主佛来人间传大法时再见面的时候自会有人告诉你们。要记得:‘你们再见面时才有人告诉你们,你们那生没有见面之前是不许,也不能说的。’”

后来她俩被女道人带着在黄海的一座海岛中修行,直至那生结束。在这个过程中女道人与她们俩曾经一起回到开封府,见过包拯和那位道人,她俩都对包拯的热心表示感谢。包拯还在自谦:“我没有给你找到如意郎君,却找来道人引导你们修道,真是……”说完大家一起大笑了起来……

今朝,当中共邪党篡政之后不久开始大规模的批判宗教,严酷打压信仰,后来虽然在经济上开放,但因为没有信仰的支撑,全民一切向钱看,人们普遍的都把历史上对神和神迹的记载当作了传说和故事。甚至把信神当作自己求得发财、求子的手段了。法轮大法在这个时间段洪传于世。大法的传出如同春雨一般滋润着人们的心田,让人们真正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在大法在中传世的短短几年中,学炼人数达到上亿,而且涉及到社会的各个阶层。

慕容飘雪出生在西南,家境很好,大学毕业之后属于那种白领阶层,经常在大公司任重要职务,面对着各种诱惑,她都能洁身自好的做好。曾经在中共邪党镇压法轮功以后的第二年,二十五岁的她因为受别人的牵连而被中共邪党非法抓捕过一次,此后一直与父母流离在外,多年以来在证实法中尽自己所能做着自己该做的一切。感情上一直处于慎重选择的范畴。后来遇到一枚玉,和这枚玉成就了一段难得法缘(而非姻缘)。因为彼此都抱着一颗纯净的心,使之这份法缘变得越来越神圣。因为都是无求于对方的什么,在任何时候也依然用正念对待对方,……在此希望她以后做的更好,完成历史赋予的使命与责任。

上官鸿鹄,今生出生在工人家庭,上学的时候学习成绩出众,但因为高考过程中有一科因为休克而发挥失常(零分)而考到一所普通大学,在这里遇到她的真命天子,两人一起演绎了让人荡气回肠的真爱。这种真爱,在现代社会都是少见的。有一次在因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抓捕后,她跟警察聊起自己幸福的婚姻时,她说:“能够配得上谈真情真爱的只有我们!……”一席话让警察听得都佩服的五体投地,警察甚至说:“回家我得让我老婆好好炼这个功,你们这个功真是太好了。”同时也让受电视宣传(不要家庭、不照顾孩子等等)误解的警察真正明白了修炼人究竟是用怎样的一种心态对待他人的!她丈夫今生虽然不修,但对大法非常的支持。当然上官鸿鹄今生与丈夫经济条件都十分的优越,她与慕容飘雪都在比较高的阶层中证实着大法的美好与神圣。

这正是:
女孩中土寻伴侣
开封酒馆偶相聚
道人开示明真理
蓬莱仙境奇缘遇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