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天涯寻法:珠江船影

天涯寻法:珠江船影
石方行


【正见网2020年01月20日】

广东,地处岭南,古时这里有个南越国。春秋时期属于百越地,秦置南海等三郡,两汉设交州(交趾部)等3州,唐置岭南道,宋设广东、西两路,元置广东、海北、海南三道,明设广东布政司,清设广东省。(资料请见:《中国地图分省地图册 广东》中国地图出版社)

在唐宋元时期,广州成为中国对外贸易的主要港口之一。唐宋时期,广州成为中国第一大港,到了明清时期,广州港成为对外贸易的唯一大港。近代(1840年)开始以后,屈辱与辉煌交叉在在这方土地上演绎着。香港和澳门,主要由于近代因贸易而引起的战争而被人重视。后来也由于其优越的地理位置,成为国际上重要的贸易枢纽和博彩业集中的地方。

位于韶关市曲江的南华寺是六祖慧能在此弘扬禅宗的所在地,寺内供奉六祖慧能真身等,始建于南北朝时期。

在林语堂先生写的《苏东坡传》中对苏东坡被贬到惠州有着这类的记述:他因为想在惠州安家,就在“河东四十尺高的一座小山的顶上盖房子,离归善城的城墙很近。”但房子还未完工,她的红颜知己、第三任夫人朝云去世,给他的打击很大。“苏东坡把她安葬在城西丰湖边的小山邻上,离一座佛塔和几个寺院不远。坟墓之后,山溪落下如瀑布,水流入湖中。坟墓在一个隐僻的所在,山坡分数条岗棱自高而下,犹如衣裳的折纹。墓后是一片大松林。站在墓旁可以看西方山岭后的塔尖,往左右两三里,有几座大寺院,游客可听见黄昏的钟声与稷稷的松涛。邻近寺院的僧人筹款在墓上修了一座亭子,用以纪念朝云。” “埋葬了三天之后,在八月初六,夜里风狂雨暴。第二天,农人看见墓旁有巨大的足迹。大家相信是有佛来伴她同往西方乐土去了。八月九日,夜里要念经超渡亡魂。在典礼开始之前,苏东坡和儿子一同去细看那巨大的足迹。”(引号内文字均出自《苏东坡传》林语堂著)引述这么多和苏东坡在惠州有关的文句,就是想突出:一位在中华文化史上写上浓重一笔的人物与惠州这方土地与人和相关的神之间的缘份。

还有一位南宋末年的人物文天祥,因为对抗元朝被俘虏,在珠江口的伶仃洋(现名)处写出了千古名篇《过零丁洋》,其中最后两句“人生自古谁无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鼓舞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

广东也是客家人集中的地方同时也是侨乡,开平的碉楼与村落就成了这类文化的代表,珠三角地区也是中国经济最为发达的地区之一。

本文要写一位名叫朱明的人在中国近代时期,从梅州、经潮州、揭阳过惠州,经香港、澳门、广州、佛山、开平、阳江到湛江、徐闻的寻法故事。

朱明当时是一位小老板,在梅州经营着茶叶和水果生意。生意时好时坏。朱明也经常为其发愁。有一天,外边下着濛濛细雨,他的店铺中来了一个人,这个人一進来就说,想买惠州产的沙田柚和荔枝。朱明拿出这两样水果,让他挑选,他看看说这都不是正宗的而且也不新鲜了。然后又看看他这里的其它水果和茶叶,说:这些都不是很正宗,然后就走了。

朱明愣了半天,想:既然说我这里很多东西不正宗,那我就去原产地看看吧。于是他先来到揭阳,在产炒茶和青皮梨和乌叶荔枝的地方仔细观察了当地的环境和在规范的生产模式下原汁原味的茶和水果。有一次朱明在与农人聊天的时候,该农人说:“我听我祖上的人说,这些作物也是非常有灵性的,只要我们都善待于它们,它们才会给我们一个好的回报。”当这位农人摘下一串荔枝的时候,惊讶的说:“这个荔枝仿佛在跟我说,它成熟了,该回报于我了。”朱明听着这些也深受启发。

后来他来到了惠州,在这里他拜访了原来苏东坡住过的地方,了解了很多苏东坡来到这里的轶事;也品尝到了正宗的沙田柚和镇隆荔枝感觉上真是不一样。就口味不一样的问题,他请教了当地的老人。那位老人说:“即便是物种相同(没有杂交或串种),不同的土质和水质的浇灌下出产出来的水果口味自然不一样。更何况有些物种已经不那么纯了,这样吃起来味道更不一样了。

正说到这里,这时有个道士模样的人走了过来,看到他们在聊水果的口味,就微笑着说:“吃水果和做人很多时候也很类似。水果有各种口味,人也一样,生命特点各有不同,但无论生命有着怎样的不同,一定要记住一点,一切都是为了一件神圣的事情来的。生命因为以前变得不够好了,才来到人间的。更高层的生命看到这些,希望生命能够走过被毁灭的劫数,从而要在将来传法给生命一个回去的机会。生命只有与这位将来来人间传法的高层觉者结下缘份,将来被其救度的可能性就大。”朱明闻听很吃惊,马上说:“那我在哪里能找到这位觉者?”“沿着海边附近看看吧。”道士说。

于是朱明就正式的踏上寻找那位将来在人间传大法觉者的旅程。他先来到香港,这时的香港英国人很多,他也是对英国的事情比较好奇,想找一位英国人了解一下其国的情况,于是就通过当地人就找来其比较熟悉的一位英国人,算得上是“中国通”,他们在一处茶馆里聊了起来。

当大家一起聊到英国人所信奉的基督教和女王的情况,朱明就把此行的目地是找到一位将来在人间洪传大法的觉者说了出来。怎料那位“中国通”忽然惊讶的说:“我来中国前曾经做过一个梦,梦中神指点我,让我到中国寻找一位可以真正救度我的神!听你这么一说,看来这位将来在人间传法的觉者所传的大法肯定是世界性的!不然我信奉的神不会这样指点我。”朱明听了也很惊讶。

后来朱明来到澳门,在这里他遇到两位葡萄牙人,在与这两个人通过翻译聊天的时候,没想到这两个人也说:“中国别看现在是比较落后和饱受其辱,这些都是为将来做准备的。我们在乘船渡海过来在接近中国领海时,我们看到一阵黑色的浓烟过后,霞光大显,天空中似有一尊巨神在闪动。我们觉得将来中国人走过这一劫,肯定会有后福的。”

朱明逆珠江口来到了广州与佛山,这里在当时经济很发达,他也品尝了当地的水果。觉得有的水果吃起来很好吃,有的就不行。于是就把自己去揭阳和惠州的经验跟老板分享一些。同时也把自己前来寻法的经历和过程都说了。没想到老板看他这般热心,也把自己小的时候,一位僧人曾经对他说的一番话说了出来:“将来会有一位圣者在东北洪传大法,到时候人们也会在这里见到他,到时候一定要好好的珍惜。”朱明就问:“那位僧人说没说,那是什么时候?”“僧人没有明说。”老板说。

在珠江边朱明望着渐行渐远的船影心中很受触动:多少人在这红尘欲海中载着沉重的负担来来回回;又有多少人能在这无边的欲海中醒来;当让生命真正得到解脱的大法开始洪传之时,又有多少人能乘风破浪轻舟快航,驶离这茫茫苦海直达解脱的彼岸呢?!

他后来来到了开平,寻访到这里侨胞乡情比较浓烈。他拜访了几户,这几户的家人都在海外谋生,有的几年回来一次,但在通信和见面的过程中都恳切的表达了浓烈的思乡之心。有一户在海外的人回来甚至说:“我梦到将来在这里会是一位层次很高的人洪传大法的地方。所以我与这方土地的缘份之线有一定要牵的更牢固才行。”

在阳江的海陵岛,他遇到了一位来南海做客的神仙,这位神仙给他讲了当地一些山河事物的由来,也提到了将来会有一位觉者来人间洪传大法的事情。

他经过茂名来到了湛江,在湛江的东海岛,他正巧遇到一位渔人刚打捞出一只大龙虾。这只大龙虾可怜的望着他。他拿出钱来,将这只龙虾从渔人手里买下,然后放生了。天黑之后,他回到了旅店里。不一会有一位老人过来敲门。这位老人见到他就倒身下拜感谢他的救命之恩。他感觉莫名其妙,就问老人为何要这样?老人说自己是龙虾之王,白天不小心被渔人打捞上岸,幸好被他所救。并说,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可以满足他的一个愿望。他想想就说:“那你能告诉我将来在人间洪传大法的觉者会在什么时间开始洪传好吗?”

这位龙虾之王想了想说:“将来会有觉者在人间洪传大法的事情,在海神中也都在流传,在我们其它水族中也听到一些,但知道的不是很详细。”说着他忽然想起了什么,马上补充说:“你去徐闻,到琼州海峡边上,到那里问问一位海神,看他知不知道。因为据我所知,这位海神曾经与其他海神一起聊过这些事。”

朱明闻听立即在第二天赶往位于徐闻的琼州海峡边上,从下阳镇经前山、龙堂到海安镇,这些地方都没有遇到那位海神。尽管这样他还是不放弃,就从海安镇一路向西,一直走到角尾乡。在这里也是一路打听,但人们却都说没有见过那位海神。因为如果找不到那位海神,那位将来在人间什么时候开始洪传大法,这个疑团或者说是谜团,似乎就无法破解。

也是因为朱明实在想解开这个谜底,他一直在坚持寻找着,但当走到角尾乡的时候他实在是太疲劳了,当走到海边的时候,躺在海边一处风小的地方睡着了。在睡梦中发现自己被一团海雾所笼罩,逐渐的自己被这团海雾席卷着走到了海中。奇怪的是,来到海中,身下就是奔腾咆哮的海水,他却没有掉下去。正在他感到奇怪的时候,一位海神出现了。这位海神对朱明说:“我这些日子出门了,昨天才回来就听说了你在找我。”朱明就问海神:“您知道将来有位觉者会在什么时候开始在人间洪传大法呀?”那位海神说:“过一百年左右吧,等到在和平时期当时的执政者对一帮年轻人开枪过后吧。”朱明还想细问一些什么,那位海神却说:“时间已到,你该回去了。”于是就又把他送回海边了。……

今朝中共执政者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对在天安门广场请愿的学生们开枪之后,在一九九零年一月一日,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写下了一首《愿》:

茫茫天地我看小
浩瀚苍穹是谁造
乾坤之外更无垠
为了洪愿传大道

(引自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著作:《洪吟》)

并于一九九二年五月将法轮大法洪传于世。短短数年,学者上亿,现在洪传世界五大洲,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

今生朱明早已得法。现居香港。

这正是:
梅州茶果缘线牵
珠江之上望影船
道士点化海神帮
徐闻琼州解迷团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