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天涯寻法:黄州武当

石方行



【正见网2020年02月10日】

我们小时候都背诵过古诗,其中唐代诗人李白的一首《送孟浩然之广陵》相信所有的人都耳熟能详:

故人西辞黄鹤楼,
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
唯见长江天际流。

人们在吟咏这首古诗的时候,肯定在脑海中会想象出一座伫立在长江边上的一座楼宇上,两位大诗人在推杯换盏之后,在此分别的场景,想必都是令我们神往的。其实我们因为喜欢才背这些古诗文的时候,无意中把作者和作者笔下的人与事包括物,都当作一份精神上的寄托或者是家园。如有机会,就会默默的到实地寻访,与其说是追梦,还不如说这是对我们从前(童年)自己的一种踏访。这就是千百年来大批的人们对充满历史与人文气息的地方“慕名而来”的缘故。这就是神传文化的力量,即便是过了多少年、多少代骨子里的那份依恋与追寻也割舍不断。

黄鹤楼旧址位于今天的湖北的武汉市,建于三国时期的公元223年,现在的建筑是1985年重建的。其实关于黄鹤楼,还有很多其他文人在诗中都有提到,如唐朝另外一位诗人崔颢写过著名的《黄鹤楼》。

而黄州(位于黄冈市),熟悉中华文化史的人都知道,当年苏东坡经历“乌台诗案”之后,几乎带着一个流放的身份而来,当时这里很贫瘠、荒凉,但充满着朴实,而恰恰是这些看似极为“简陋”的地域因素,却对苏东坡产生重大影响:他在这里反思自己,成熟了自己,与僧人和道士结缘,“东坡”这个他耕作的小田地,从此华丽的成为他名字的一部分,伴随着他直到地老天荒。在这里他写下了脍炙人口的千古名篇:《前赤壁赋》、《后赤壁赋》和《念奴娇.赤壁怀古》等等。也就是说这位文化巨人是带着一身的伤来到这里,在这里他有缘接触到了能够疗伤的良药,这不要紧,真正彻底激发了这位文化巨人的内心深处所蕴涵的豪气与瑰丽的力量,为了让其真正开创一段辉煌的文化史起到了铺垫和催化作用。当然这些都是神有意的安排,管理这方水土的诸神都功不可没,甚至包括那些乡野间的村夫、走卒。

说到那位与苏东坡结缘的道士,后来在苏东坡调离这里不久就因受伤故去,本来已是入土之人,后来有人竟然声称还见过他,有求真儿的人挖开他的墓,发现只有一只手杖,两块胫骨,而尸体却不见了。(关于苏东坡在黄州的经历详见《苏东坡传》林语堂著,第15章到第18章)修炼界的人都明白,对于修炼有素的人来说,那是一种“尸解”的障眼法。

说到文化和历史,我们不能不提及南阳郡和赤壁,这两个地名在《三国演义》中都是出人才和发生大事件的地方,而与之关联的人物情节也是《三国演义》的高潮部份。这些不必细说懂点历史和文化的人都明白。

湖北还有个神农架,这是上古中华文化文化奠基者神农氏尝百草的地方,这里因为原始森林茂密,也出现“野人“等神秘现象;而武当山,是大巴山脉东段分支,海拔约1000米,主峰天柱峰海拔1621.1米,峰顶建有金殿,相传有东汉阴长生、晋谢允、唐吕洞宾、明张三丰等人修道的地方,成为修行人向往之地。而孝感与那位“卖身葬父”的孝子董永有关。秭归,是屈原的故里。在湖北地界,历史人文因素非常多,限于篇幅我们不能一一列举。

以上极为简单的说了点湖北的历史与人文事迹,那么我们就要说说现在所发生在武汉的热点问题:目前源于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已经肆虐全球,在大陆感染人数早已破万。而且每日在最少上千例或几千例的增加。说到疫情,我们先简要说说发生在湖北地界历史上可以说是改变中国历史的两次:

“莽末,天下连岁灾蝗,盗寇蜂起。地皇三年,南阳饥荒,……宛人以图谶说光武云:‘刘氏复起,李氏为辅。’光武初不敢当,……天下方乱,遂与定谋。……”(引自《二十四史 后汉书》“光武帝纪第一 上”中华书局版p2页)

“公至赤壁,与备战,不利。于是大疫,吏士多死者,乃引军还。”(引自《二十四史 三国志》“魏书 武帝纪第一”中华书局版p22页,两处引文中的“公”均指:曹操。“备”自然指的是刘备。)

王莽用欺骗的方式篡汉,但汉朝还是有天命,天垂异象,人们揭竿而起,刘秀(即后来的“光武帝”)光复汉室,延续国统。

曹操就不那么幸运了,在赤壁一战中,刘备放把火加上曹操军中出现瘟疫,导致曹操大败而撤军。因曹操在赤壁一战中大伤元气,而后刘备的蜀汉政权在益州(四川)建立。三国鼎立的局面就此形成。而上天用这段历史重点诠释了一个“义”字,给后人留下。也就是说一场瘟疫可以改变一段历史,这就是天象变化的威力。

这次武汉的疫情蔓延迅速,或可称得上改变当代中国历史的拐点,能改变到什么程度,有兴趣的读者们都会拭目以待。

很多人会想为何这次疫情会发生在武汉?我上次在《天涯寻法:缘系天涯》一篇中说的缘由,这里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很是严酷,当时限于篇幅没有举例,在本文中我们就试举两例:

明慧网报道,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八日,白果镇法轮功学员王华君被打得奄奄一息后,被丧心病狂的歹徒拖到金桥广场的政府门前活活烧死,然后向围观的群众公布说是“自焚”!另外,他们还把白果镇的两名大法学员绑在摩托车后跟着跑。这些暴徒真是人性丧尽!(节选自:明慧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一日报道:《湖北省麻城市白果镇暴徒害死三名大法学员》)

无独有偶:二零零八年明慧网曾经刊登这样一本小册子《永不凋谢的莲花》记述了湖北省赤壁市的职能部门对一位叫做刘晓莲老人惨无人道的迫害,先是在看守所進行酷刑虐待,然后是打毒针,然后是“五马分尸”,我们看看文中部分的记述:“他们叫四个外劳抓住老人的四肢,邓所长抓住她的头,这样五个人就变成了“五匹马”,五个人各自一起用力猛拉,当时老人的小便处撕开了,全身骨骼一连串响,全部脱节,耳边听见恶警们哈哈大笑,狼心狗肺的恶警们疯狂把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当成他们的玩意儿,玩得“开心”,乱哄哄中,办公室里的人都出来看热闹,有好多人也上来参与,先前“五匹马”还抬着老人,其他人轮班用50斤重的铁链脚镣,悬空硬打、软打老人孱弱的身体, 几乎打了一天,将老人的全身骨头几乎都打断了,巨大的痛苦中,太婆昏死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太婆缓缓苏醒,邓所长见她没死,又想出一个恶毒念头,他说太婆的脖子(被他们拉得)太长了不好看,他把太婆的头抓着,用力一塞……,可怜太婆,又死过去了……。”在后续的明慧报道中称: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六日下午,刘晓莲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八岁。刘晓莲刚一去世,赤壁市“610”就电话祝贺:赤壁镇成功了。

王华君、刘晓莲与其他被中共邪党用各种方式致死的法轮大法修炼者一样,她们没有违反什么法律,也没做过任何危害社会与百姓的事情。只是因为她们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

如果一个社会长期处在一种以迫害好人为荣的治理环境下,那会给当地的民众和自身带来无尽的灾祸。

看看武汉和周围的当下,哪个不是人人自危!不但是武汉及湖北,此时的全球民众陷入日益严重的恐慌之中,在此危难之际,即便是在过去的二十年当中,中共邪党的职能部门对大法弟子采取了太多的惨无人道的措施,普通百姓对大法弟子都采取歧视、排挤的态度,但大法弟子秉承着师父的要求,一心救人,在大难之中他们现在早已全力的在把大法的福音讲给众生!特别是在中国大陆疫情流行的地区,法轮大法弟子尽己所能、全力以赴的在抓紧时间救人,向可贵的同胞们讲述真相。希望广大的大陆同胞,都能认清邪党,记住法轮大法好!

世人呀,你们可要知道善待他人就是善待于我们自己!神目如电,遇到事情都要三思,不要把那份仅有的良知泯灭!望君珍重。

下面就写写刘晓莲老人(这里简称:晓莲)与一位叫俊秀的男孩在湖北省的寻法经历。

在南宋中期,俊秀是今天的湖北红安人,十岁的时候父母双亡,他一个人流浪在外。在流落到黄州的时候,遇到晓莲,当时晓莲年近五十岁。晓莲看他可怜,就收留了他。他们俩就相依为命。

晓莲原本是大家闺秀,对文学十分的热爱,后来家道中落,加上中年丧夫,一个人也很困苦。

在闲暇时,晓莲就教给俊秀认字和说一些文学典故。因为(北宋的)苏东坡在这里非常的有名气,晓莲就对俊秀说了很多苏东坡在这里时的趣闻轶事。

有一天晚上,晓莲正跟俊秀在说苏东坡的故事,突然感觉门没有开,一个带着光影的人穿门而入,这个人一来就说:“你总是给孩子说苏东坡的故事,今儿我受苏东坡之托,让你们去武当山找一种让生命达到真正解脱的办法。”说完吟唱着《念奴娇.赤壁怀古》就离开了。娘俩闻听一下子傻了眼,面面相觑,不知所措。过了半天晓莲对俊秀说:“看来这位是神人,我们明天收拾一下东西,后天就启程吧。

娘俩除了日用的必须品之外还带了苏东坡的几本书,算作纪念。

他们从黄州沿着长江,经武汉来到夷陵,从这里北上,来到神农架。因为这里都是茂密的森林,他们不小心迷路了。

在这里他们呆了许多天,粮食眼看要吃没了。这时俊秀说:“妈妈,咱娘俩葬身在这丛林里不要紧,但我们无法完成那位神人的嘱托了。”说完俊秀开始哭了起来。俊秀一哭,晓莲想起自己五十多年的坎坷经历也开始哭了起来。后来阴雨连绵,她们都病倒了。就在他们觉得要不行了的时候,一位老者出现了。这位老者先找来一种叶子,用水煮了之后,给她们喝下去,然后带着他们到一个茅草棚中歇息几日。

他们被搭救之后,就问那位老人的姓名,老人说:“不用问我是谁,这里过几日会来几位特别的人。你们俩与他们有缘,不妨在这里等着吧。”

过了几日,老人来叫他们,他们随着老人来到一个树木较少而视野开阔的地方,这里有几位身着仙衣的神仙。老者笑道:“这是第一批来的,是你们传说中的八仙。”只见这几位也是各显神通,弄得场面非常的热闹。不一会儿,玉帝来了,其他的各路神仙也陆续到齐了。神仙们在这里聚会所谈的事情我不能明说,只说与寻法有关的。他们娘俩看着非常入神,俊秀看罢多时,牵着晓莲的衣角小声说:“妈妈,我们不妨过去问问神仙们,那位让我们去武当山的神说的事情吧。”晓莲一听立刻走过去,带着俊秀向神仙们行礼,然后,问:“我们娘俩一同来到这里是为了去武当山寻找让我们真正解脱的方法。怎样才能找到?诸位神仙请给我们指条路。”玉帝说:“此事事关重大,将来创世主要来人间传法,生命只有得到才能达到真正的解脱。你们去武当山,是因为你们与那里的一切有缘……”这番话听得娘俩一头雾水,不明所以。但也不好意思多问。

过了不一会儿神仙们开完会几乎都回去了。他们娘俩本来很失望的往回走,刚走两步,一位小神(长得如小孩一般)过来递给晓莲一份帛书(就是写在纱布、丝绸上的文字),晓莲打开一看,上面有几行文字:

神农引导遇神仙
探寻真法步履艰
武当妙处太子坡
得法真修返家园

(注:“太子坡“是武当山一处著名圣地)

看完这几行字,俊秀非常高兴,将小神抱起来,高高的举过头顶。而小神在俊秀的头顶突然起空,飞到半空,说:“我的使命完成了,你们保重。”说完就飞走了。

晓莲又看几遍这几行字,再看完的时候,却发现他们又進入这帛书之中了,正当他们感觉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那位搭救她们的老者出现了。晓莲见状,马上走过去施礼:“您是不是神农大帝呀?”老人一笑:“是呀,因为我们有缘,所以我才在这里遇到你们。在历史上你们知道我曾经开创了一段文化,这也是受创世主所托(注:这种“所托”,不简单是托付之意,还有其他涵义现在不能明说。)在这一地区,其实是很多上古诸神聚集的地方。因为他们还在看护着中华文明的根基。他们有他们的使命和责任。”说完,神农大帝就带着他们看看呆在这里的上古神仙。这下子她们一下子增长了很多的见识。

咱长话短说,一路上她们又是经过艰苦跋涉,一同来到武当山的太子坡,在这里她们遇到了一位修道人,这位修道人对她们讲述了自己知道的关于创世主将来在人间传法的情况:“将来创世主会以平民的身份出现,用一种最为普通的方式开始传法。”说完这些,这位修道人带着她们游览了武当山各个地方,也见到了各种修炼人。与那些人也都成为朋友。在与那些人聊天的时候得知,武当山其实不仅是一座山,而是一位神仙刻意用自己的生命造就的道家修行之地,上通道家天体体系。在这里修行的人,如果真的有机缘悟道修炼的精髓,那境界可真不一般。但不真修者,即便是在这里坐上一辈子,上万年也没用。这里有很多道家修炼的各种精髓的东西,就看生命的诚心和有无机缘能得到。因为这些在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

有一天,俊秀出于好奇的问那位修道人:“告诉我们来这里找寻让生命达到真正解脱的方法的神,曾经有一句话:受苏东坡之托。难道苏东坡到现在还活着或者他成仙了?”那位修道人说:“苏东坡也没活着,也没成神,因为他的事情非常重大,所以不好对你们直说。苏东坡因为从前也与你们有缘,你们今生还喜欢吟咏苏东坡的诗词,那从前的因素也就会起作用。那位神仙这样一说,你们才会相信他,从而来找寻让生命真正得救的方法。对了,晓莲你此生在黄州喜欢吟咏苏东坡的诗词,那么这份机缘会促成你将来在真正的赤壁,成就你的人成神之路。那是很苦的一段路。你怕不怕?”晓莲当时就说:“无论吃多大的苦,我也不会怕。”而俊秀,因为你在这个过程中‘道’的因素奠定很多,在将来得法之后,婚姻之路也许会很坎坷。到时候你怕不怕?”俊秀也说“无妨。”后来娘俩在武当山上与那群修道人一同修行,直至终老。

今生晓莲就在赤壁市就如同前文中描述的,在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时期里遭受了非常大的迫害,最终被迫害致死。

俊秀,今生因为前缘所致,从小喜欢神仙的故事,尤其是八仙们的经历;他婚姻之路非常坎坷,但即便是这样也阻挡不了他坚定的走在神的路上。

这正是:
落魄黄州善缘铸
神仙点化东坡嘱
行经森林神农处
缘结武当走神路

说明:1,限于篇幅,本文寻法部份写的比较概括与简略,请读者们见谅。
2,三峡部分因为横跨重庆和湖北,写到重庆的时候单独写。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