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天涯寻法:高屏淡水

石方行



【正见网2020年04月09日】

根据大纪元上最新数据截止2020年3月30日,全球中共病毒感染国家达到200个,确诊人数73839人,死亡34851人,因为中共和伊朗等少数国家的数字不透明,实际人数应该远远高于此。(见图一)

 
(大纪元全球疫情大数据网页截图1,时间3月30日)

因为“中共病毒”疫情事件导致全球公共卫生方面出现重大的危机,不但确诊人数不断攀升,不少国家政要与名人纷纷中招。在这个过程中人们发现台湾因为防御及时、得当,从而成效显著,一时间让世界刮目相看。(同日根据大纪元报道:台湾总计确诊感染人数为:306人,死亡5人,其中很多属于“外来输入型”病患。)

根据大纪元新闻网上相关数据,我们就可以从疫情的严重程度可以看出疫情爆发严重的地区,都是跟中共有着或明或暗勾结的地方。美国有几个州也是很严重,因为在美国社会认同社会主义的人有很多。中共的渗透加上党派之争,自然成了瘟神光顾的目标。(见图二)


 (大纪元全球疫情大数据网页截图2,时间3月30日)

台湾政府一直对中共保持高度警惕,在疫情爆发期间,台湾没有听信中共的宣传,果断的采取了措施,最大限度的抑制了疫情的发展。给世界做出了表率。

本文和下文我们就来说说台湾这里为何会成为中华文化的“方舟”和生命的“避疫港”的。

综合有关台湾方面的历史资料我们可以知道:台湾,在战国时期被称为岛夷;后汉和三国时期,称东鲲;公元230年,三国吴主孙权曾派将军卫温、诸葛直率1万水军,渡海到达台湾。自此大陆居民开始开发台湾。在元朝时期的1335年,朝廷在澎湖设立“巡检司”管辖澎湖和台湾的民政。明成祖时期的1405年-1433年,郑和率船队下西洋的船队曾经在台湾逗留,给当地人送去工艺品和农产品。自从16世纪中叶之后,西班牙、葡萄牙以及荷兰人相继侵扰台湾,后来被郑成功收复。1683年台湾被清政府收复,在这里设1府13县。十九世纪末,台湾被日本割据。二战后,台湾被国民政府收回,在后来与中共的战争中,国民政府领土在大陆失陷,台湾本岛也就成为国民政府的主要领土。后来因为国民政府采取顺应历史潮流的经济与政治政策,使得台湾成为民主和经济的典范。

在前文我们说了澎湖列岛的来历。本文要说说台湾的来历:

从表面上来看,台湾岛因为台湾海峡的陷落和海水的涌入,而导致了台湾岛与大陆的分离。其实在更久远的历史时期,神在造大陆各个部分的时候,就早已安排了此事。地上的大陆不同部分,其实都有不同的神在参与,最明显的除了地形与植被和动物等外在条件不同之外,就是土质不同。人们常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同一的水土之内人们的生活、风俗以及语言等都跟别处有所差别。这就是神的造化。神在造就一块陆地的时候,会结合了很多不同的物质造就,因为创世主要在今天洪传让众生真正得救的大法,那很多神都参与其中。这种参与有的是帮助搜集造就陆地的物质,而有些就帮助造就物质背后的内在因素。

形象点的来说,神在造一块陆地的时候,就如同尘世间小孩弄的拼图一般,拼好之后,看上去是一块,然后用“造山运动”等外力,巨大的变化如同“沧海桑田”一般让这些更好的连接在一起。当然有的就分离出去。同时也根据地上的人类文明程度与德行的好坏而出现这种变化。这是概括的说。

就拿台湾地区的地质状况来说,我所知道的情况是,欧亚大陆基本成型的时候,一位神从天外飞来,拿出一片绿色的叶子落在这里。这片叶子跟台湾外在的轮廓很像。这片叶子的主脉是山,支脉是河流。现在的台湾地形图可以看到基本上几列山脉都位于中部(除了海岸山脉之外),分散于两边的是河流。海岸山脉相对比较独立。其实海岸山脉比较特别,包括从花莲到乌石鼻的中央山脉(部分),是神安排抵御来自太平洋的各种不好因素的,其内在因素与别处是不同的。(地质学上说台湾地貌是亚欧板块与邻近的板块碰撞而形成,其实这些就算是事实,也只是形成地貌的最表面的外因而已。实质的原因根本不是这样,没有神的因素,最起码连板块运动本身都不会存在,更何谈别的。)

其实当台湾原始地貌形成型之后,很多的神安排了很多很多其他方面的事情。这就如同我们熟知的炒菜一般,要想炒出一盘美味的佳肴,那最佳的方案是用什么食材,什么样的刀具和炒勺,以及用什么样的各种调料(油盐酱醋之类的)再加上什么样的火候以及炒的时候的心情以及时间长短等等很多因素。一个地方要被安排将来要承载“文明方舟”的重要角色,那所有的方面神都得安排的非常的详尽才行。尤其是台湾这里处于板块构造带附近,各种危险随时都有。所以神安排的事情都是非常的细腻和稳妥。

这片绿叶放在这里,就等着大陆与台湾因为地层和海水的原因而断开之后这里成为一片绿色的“方舟”,也就是成为文明出现大的危机时的避风港、避疫巷。

从本次文明历史的发展中我们就可以看出台湾的作用。因为这里地方狭小,所以神安排人们对这里开发相对中原其他地区比较晚。但反过来说因为开发较晚,中原王朝的统治者也不是很重视这里。

但这样长此下去不行,所以台湾经历了“荷据”和“日据”时期,这让中原王朝的统治者觉得这里虽然过去自己不重视,但也不愿意让别人占去。不但是王朝的统治者会这样想,一般的百姓也会这样想。而且随着社会的发展,商业以及造船业的发展,这里与大陆的来往日益频繁。

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中华民国退守台湾之后,这里就成了延续中华神传文化的血脉之地,也真的成了承载中华文明的“方舟”了。

神当初将这片绿叶放在这里,不是放在这里就不管了,也就是说这里与神的因素是连带着。同时神也派其他的神在这里(日月潭)驻守。要不然,频繁的地震与台风等等早就将这里摧毁了。当然这里造就好了之后创世主以多种身份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都来过多次。时间跨度非常的大。这些就不用一一细表。

提起台湾特别是台北,真可谓是“寸土寸金”。现在在台北等几座大的城中人很多,显得比较拥挤。整个台湾还有大面积没有开发的山林地带。

对于台湾,我最初的了解是在小学课本上关于日月潭的文章,从此“日月潭”的名字深深的刻在了我的心底。

近十来年,因缘际会我认识几位台湾朋友,在我印象中的台湾人都比较好交往,而且她们一旦答应你什么,就一定会帮你办成。本文就说说我的三位台湾朋友:容珍和云醒以及丽修三位从高屏溪经曾文溪、浊水溪到淡水溪之间的寻法之旅。大体上涵盖了台湾本岛的西半部。

容珍和云醒是清朝中期从福建泉州过来的。丽修是从漳州过来的。来之前在当地生活都出现了很大的危机,此时她们都曾经受到神的点化:去这里会有一份新的开始和奇缘。虽然她们谁也不愿意离开故土,但也得弃岸登舟,开始远行。在船上他们的父母都受儒家文化影响很深,总觉得根在大陆,无论走多远,最终都还是要回来的。

仔细想想这两种“故土难离”与“落叶归根”的心理状态成为中国人几千年来的一种情怀也好,文化也好,反正对中国人影响很大。

说到这里我说说自己亲身经历过这样一个笑话式的小故事,说明不同地域之间因文化上的差异造成的一种小误会:2009年的时候我刚跟飘雪认识,有一次我们在谈一件事情的时候,我说:“那件事,你同意就同意,不同意就拉倒。”当时她就误会了,觉得“拉倒”在她们南方的意思就是不再来往了,很伤心。虽然这样,但她似乎还有点不甘心,后来她就问她们那里的我这个地方的人,那人跟她说:“‘拉倒’,在我们当地是口头语。就是不同意就不同意,没有别的意思。”她听完心里挺高兴,一块石头放下了。后来跟我说这个事。当时我就笑了,当时想,不同地区文化上的差异,的确会造成很多这样、那样的误会和不解。反过来说,同样一个词,在不同地区有不同的理解方式,这也是神有意安排的。

也就是说传统的中国人在一个地方形成一种生活与语言习惯之后,再到了一个新的地方,特别是距离较远的地方,开始的时候会有一阶段的不适应,等到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适应之后,但在心底,依旧会眷恋那片自己出生的土地甚至为之魂牵梦绕。如有机会会回去看看,甚至希望在终老之时,也期盼着灵柩能回到故里安葬。

其实神安排这种对自己出生土地的眷恋,是为了让人们铭记着人不能忘记自己的来源。因为在文化传承方面都奠定了: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轩辕黄帝开创中华五千年神传文化,也就是说神安排中国人有这种思维,是想让人追寻神。今生我们出生在某地,死后,也希望葬在那里,完成一个轮回循环。那女娲造了我们,我们自称“炎黄子孙”,那我们也就应该回归到女娲、炎黄那里。黄帝根据记载是乘龙飞升,回到天界,那我们不也应该效仿炎黄一样嘛!

话题不往远说,只说我们的三位主人公,容珍和云醒那一生是姐弟,而丽修却是一个小孩,十五六岁吧,随父母过来的。她们三个在南屏溪那里相遇,一见面都很高兴,毕竟都算得上是福建同乡,在这里也是互相的照顾和关心。

有一天她们又一同来到南屏溪边,一边在这里说笑一边捡起岸边的小石子往溪水中扔, 容珍和丽修先扔的,然后轮到云醒,云醒手很巧,用劲得当,扔的很漂亮,很远。

容珍和丽修二人顿时欢呼起来,云醒一时兴起,又接连向溪流中投掷了两枚石子。就在云醒所投掷的第三枚石子到了溪水平面的时候,一条她们从来没有见过的鱼儿突然跃出水面,将石子的一半唅在口中,然后慢慢的向下游游去,一边游一边回头看看他们。

她们也觉得有意思,就跟着鱼儿朝下游走去。走了不远,也就三里路的路程,鱼儿跃上了岸,瞬间消失了。她们就在四处寻找,找了半天发现在一个转角处有座茅屋。

走到近前,一位小女孩走了出来,笑吟吟的看着他们:“我家主人临走前交待,如果有三位客人到此,就让我把你们请到寒舍内稍坐一会儿,他和童子过一会儿就会回来。

她们三个都觉得这个小女孩似乎在哪里见过,但具体的又想不清。

这个小女孩见她们四下看着,一边笑一边对云醒说:“你给我的石子,我还给你。到时候你把这枚石子给我家主人。”听她这样一说,三人顿时傻了眼,觉得怎么可能,小女孩怎么会是一条鱼呢!

小女孩看她们吃惊的表情依旧一笑,但这次她只说:“我还有点事情,一会儿见。”说完小女孩就消失了。

她们三位在这里呆了一会,左看看右看看,也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过了一会儿,一位百岁老人模样的人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童子回来了,看见他们表现得很高兴。让小童子找来一些吃的,他们一起边吃边聊。

正在聊着的时候,小女孩回来了,这次她提着一个篮子,里面有几枚她们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果子。

云醒一见小女孩,立刻想起她嘱托,立刻将那枚石子双手捧给百岁老人。老人一笑,右手握着石子说一声:“走”!她们一下子就来到一个非常奇特的地方。这里风景如画,大部分动物都是她们没有见过的,人似乎都在驾着祥云一般飘来飘去的。

百岁老人带着她们来到一座湖的前面,用岸边的一个小瓢弄了一瓢,然后找来一个小小的茶碗,倒入。转手递给云醒。这个你拿好,这叫“水镜”。在你用正念的前提下,可以帮你解决任何事情。

正当容珍她们三位在好奇的看的时候,整座湖水逐渐的向上涨,这种涨跟我们平时了解的涨水不同。这种涨水是从湖底开始,水收缩成一个巨大的水柱,水柱不断的长高,不一会容珍她们都看不见了。丽修着急的说:“老爷爷这是怎么回事?”百岁老人微笑着说:“别着急,静静的看。”她们只能静静的等待,然后这根水柱完全形成之后,从天空播撒下漫天花雨,各种颜色非常好看。容珍她们高兴坏了,简直是手舞足蹈。

不一会儿,水柱变得越来越小,小到她们能看清其全貌之后,水柱忽然变成一位美丽的女神。她身着美丽的彩衣,腰上围着彩带,手里拿着如意,脚下踏着祥云。

她们没有见过如此的景象,于是都跪倒在地。女神先对老者说:“谢谢你把她们带到我这里来。你作为管理台湾南部的神,将来还有更大的责任,这一点你一定要记住!”百岁老者说:“我都这把年纪了……”女神一笑:“你是神,给人看上去是这么大年纪有什么关系呢!到时候还会有更多的神辅助你。”老者闻听很高兴,但一转念问女神:“是不是将来在台湾会有重大事情发生呀?”

女神说:“我让你把她们带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告诉你们这件事情。将来创世主会来人间传法。也会到台湾来。到时候也会有邪恶干扰的事情发生。所以在今生我希望她们三位能通过在台湾西海岸找寻创世主的方式奠定将来得法的基础。你刚才给她们水镜,是想让她们在人生中有正念,从而让她们生活得很好。我却想让水镜能陪着她们一起寻找创世主。”容珍她们三个闻听后很高兴。百岁老人在旁边却说:“台湾西海岸据我所知,也是充满很多艰险的,你们一定要有心理准备。”

女神又嘱托她们一些其他方面的事情,然后就隐去了,大湖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百岁老人又把她们带回来了。

百岁老人嘱托云醒:“一定要保护好水镜。”丽修在旁边说:“这怎么保存呀?水被太阳一晒,就会减少甚至都会跑掉。而且水也很容易洒的。”百岁老人一笑:“一般的水会这样,但水镜不会,不信你们试试。我说的保护好,就是你们别将它弄丢就行了。”丽修好奇的将小茶碗拿过来,先用嘴吹里面的水,水也出现波纹。她觉得没什么特别。于是将茶碗倒过来,她看水却没有洒,还在碗里。容珍又把手指放在里面,还能感觉到水的状态。

这时云醒说:“老爷爷,你告诉我们水镜是怎样用的吗?”百岁老人说:“在你们遇到解不开问题的时候,拿出水镜,你们一定要细心看里面的场景,就能明白应该怎样做。”“你们该上路了。”说完叫小女孩把拿来的果子分给她们一些,然后就隐身而去了。

容珍她们三个人一起回到了各自的家里,都向父母说了自己所遇到的事情,然后跟父母说要去淡水溪那里边寻法。她们各自的父母一听,那自然是很担心,但她们都说,既然是神仙让去的,那肯定会有安排的。他们各自的父母也就勉强同意了。即便是这样在她们临行时,还不断的叮嘱一番。

三个人踏上去淡水溪的寻法之路的第一天下午,天就开始阴雨连绵,虽然雨下的不是很大,但这种气候让人们觉得很压抑。在晚上她们在临时搭建的茅屋中休息的时候,突然刮起了台风,将茅屋吹散,在风中她们呆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她们都感觉不舒服,这时丽修说:“我们才刚开始走上寻法之路,就出现这种情况,我们以后需要面对的事情还会很多,所以此时我们一定要坚强。”

云醒一下子想起来神仙给的“水镜”,于是将其拿出来,容珍和丽修也过来看热闹。当大家将目光都投向水镜的时候,只见那个小小的茶碗中生出一朵莲花,从小一点点的长大,最后长到外面,莲蓬上有三枚莲子,莲蓬晃了晃示意她们把莲子取下吃掉,于是她们将莲子取下来吃掉。

莲花又逐渐的缩小,最后在茶碗中消失了。她们各自吃了一枚莲子之后,身体逐渐的有力气了,原来不舒服的症状完全消失了。

当他们身体好了之后开始继续北行,走出不远她们被当地的本地人捉去了。当地人诬陷她们偷了东西,把她们都绑在一起,开始打她们,不一会她们就遍体鳞伤了。在晚上有一位好心人把她们放走了。

放走之后,她们赶紧逃跑,跑了好长一段路,到了天亮的时候,才觉得实在是太累,太饿了,都躺在路边的草丛中睡着了。不一会儿天又开始下雨了,她们迷糊的醒来,觉得神仙说的没错,在寻找创世主的路上肯定会遇到很多的坎坷的。但不管怎样也一定要坚持下去。

还好,雨下了不长时间就停下来了。她们互相望着对方,彼此打气加油。

因为很饿,周围又没什么吃的,云醒拿出水镜,想知道这一难该怎么过。但水镜中什么也没有显示。

容珍说:“这是怎么回事?”丽修想了想说:“我觉得水镜是用这种不显示景象的状态来表明我们应该怎样做吧。”经她这样一提醒,容珍和云醒也有所明白。

于是她们三个坐下来,静心祈求众神给予她们帮助。不一会儿,一朵祥云从天边瓢了过来,把她们裹在里面,然后不断的上升,上升,最后落到了一座山顶上,在这里有座观行阁。

她们因为以前去过神仙境界,所以这次也不害怕,但见此阁的名字不知何意,于是都聚在阁内观瞧。

進到里面发现这个亭阁是八面十方的布局,就是四周是八个面,加上上下,就是十方。每个方位都有一幅画,生命只能在阁“中”(不上不下,不左不右为中)观察“画”。其实说是“画”其实是动感十足。

她们到了阁“中”,观察每一幅“画”,发现原来是下面某一境界生命寻法修行与积德行善的经历。

而且是隔一会儿换一种类别,或者换一个境界或者国度。

让她们印象很深的有三个:

东南方向,显现出一个国王自小积德行善,后来继承王位之后,也是广积善缘。有一年国家遭受天灾,百姓没有吃的,国王把自己的东西拿给百姓,即便是这样国王还被一个坏人给杀害了。当国王去世之后,百姓们都不解,为什么国王如此的好,到最后却落个如此凄惨的下场。

甚至有人写了“告天书”,就是埋怨上天不公平。过了两个来月,逝去的国王在一次雨后显现出来:告诉他的臣民们,他当时也是寿命已到,用这种方式离开人间。同时,他也是用此种方式修成了自己。所以在任何时候,都不应该对神仙和上天有不敬之心。

在上方的阁顶,她们看见这样一个故事:一位神仙在天界非常的自在和享福,后来看到人间的人都很迷,在苦中不断的造下深重的业力而不自知,他就发下一个大慈悲心,要到最苦的地方来,开创出一条人成神之路。

结果当他转生到人间,刚出生三个月,母亲病死。父亲又续弦,结果后母对他百般虐待,后来好不容易长大成人,他娶了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儿,结果这位对他更是变本加厉的虐待。在这种苦和难的环境中,他一点也不气馁,就依然坚持用善念去对待对方,后来妻子离世了,他遇到一位高僧,高僧带他出家,结果在庙里,过了一段时间也有人妒嫉他,甚至想尽办法置他于死地。但他都一一用正念化解。

最后,当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小孩,对他说:“你欠我的命,你该还了。”他明白了从前的因果。坐在那里圆寂而去了。

在北面她们看到有一位女孩,从前因为非常的漂亮而升起虚荣心,丧失了修炼的圣缘,所以在下一生转生成一位丑女,非常的丑陋。谁也不喜欢。她长到三十多岁还没有人来提亲。她父母都为此事非常的着急。后来来一个长得相貌平平的人过来提亲,结果因为她父母太着急的想把她嫁出去,也没有了解那个人的底细。等她嫁过去之后过了一年,那个男人就变得精神不正常了,还不是经常这样,当犯病的时候是经常打骂她,而且经常把她关在屋子里,多少天也不给饭吃;不犯病的时候还有点良知。

丑女自知这是从前的因果所致,从无怨言。有一次竟长达二十多天也没有给吃给喝的,男人想这下子丑女肯定死了。可是当打开房门一看,丑女还活的好好的。这下子让其更生气了,索性将其关在屋里三个月,什么也不给。

结果三个月还是什么事都没有。这让男人非常纳闷和不解。后来又继续把其关在房间里,这次他晚上细细的贴着房门听里面的动静。开始没有听出来什么,后来终于听明白了,原来有一些神仙给她拿来一些天界的果子给她,有的神不断的给她开示不同境界的道理。

几次听了之后,男人也有所醒悟,决定也要好好的修行,于是趁着夜色神仙降临的时候,他轻轻的打开了房门,来到屋内,双膝跪倒向媳妇和神仙们认错,表示要真正的痛改前非,也要修行。神仙们都很高兴,说:可以,但是你要变成美男,会有很多女人折磨你,你同意吗?男人此时为了修行,什么条件都答应了下来。结果以后的日子真的是有很多美女折磨他,经常是弄的他生不如死。这样的日子大约是过了十年才结束。他才总算还完虐待丑女所造下的罪业。也真正的走上了修行之路。最后修成了一位罗汉。……

其实她们三个在看这些画面的过程中,生命就充满了无数的力量,也就不再有饥饿感了。对寻找创世主也更加充满了信心。

后来时辰已到,那团祥云又将她们满满的送回原处。回来后他们发现原来身上的伤痕,都不翼而飞了。过了不久,路边从远处一位老妈妈提了一篮子吃的走了过来,她们都将这些吃的买下了。吃的有了,她们继续赶路。

接下来她们来到了曾文溪畔,在路上她们向路人打听这里的环境,这里的人说,原来在曾文溪畔有座桥,后来因为涨水桥被冲走了,另外一座桥距离这里很远。

她们到了这里,发现的确溪水上没有桥。因为她们也走得很累,就先在岸边找个地方休息了。在休息的时候,台风又起来了,但这次台风就在她们的头上和身边刮,但她们却没有感受到台风的威力。好像有个罩子将她们罩住一般。后来台风停下来了。这里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天亮之后,她们来到曾文溪边上,望着奔流的溪水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云醒自言自语说:“昨天台风来了,我们的衣服都没有被吹起来,那我们今天怎么才能走过这溪水呢?”容珍闻听灵机一动:“既然昨天的台风都吹不动我们,那今天的溪水也不会挡住我们的。”于是招呼丽修下水渡溪。结果当她们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来一个浪,把她们都卷進溪水中……

当她们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在一潭美丽的湖水旁。旁边站着好几个人。见她们醒来都很高兴。

她们都揉揉眼睛问周围的人这是哪里?周围的人说这里是日月潭呀!

这时一位中年模样的人走了过来,对她们说:“你们不是要去寻找创世主吗?将来创世主会来到这里,你们也会因为这次的艰辛的找寻,让那份难得法缘变得更牢固。好好做好你们应该做的吧。”

她们三位知道这又是遇到了神仙。丽修好奇的问:“我们三个是在曾文溪中被突如其来的浪冲進溪水,怎么就来到了这里?”中年人一笑:“你们的坚定感动了上苍,上苍派神仙送你们一程。”云醒说:“那您能否告诉我们是哪位神仙帮的忙,我们要好好谢谢人家?”中年人依旧一笑:“一切都有定数,将来你们会有机缘配合的,到时自会知晓,更何况他也只是完成上天交给他的事情,仅此而已。”

容珍也好奇的问:“那请问您是哪路神仙?”那位中年人说:“到将来创世主会告诉你们的。这个我就不多说了。”说完中年人就隐去了。

中年人隐去之后,三人向周围人问这里的地理情况,这里的人告诉她们,这附近有浊水溪和大肚溪。有一位老年人告诉她们这两条溪流都很特别,在当地人眼中都很灵异。所以当地人都相信世上有神灵的存在。

她们闻听这两条河流都很灵异就先后走到两条河流的岸边。在大肚溪畔,她们在那里静坐了一会儿。在坐的过程中,云醒发现水镜的茶碗在晃动,似乎有一种不祥的预兆。就在此时,一团黑气从西北方向袭过来,这黑气充满着浓厚的血腥味,她们心中有神仙,所以都不害怕,都在静静的看着。就在此时,从大肚溪中跃起一只白色神龙,挥舞长剑,跟那团黑气搏杀起来,不一会只听几声嚎叫声,黑气慌忙散去。白色神龙变作一书生走了过来。

容珍她们赶紧站起来,向白色神龙施礼,神龙说:“我是天界的一条护法的神龙,来到这里管理这条溪水,目的是让台湾的水环境通畅、洁净,当然这是与其他神龙或者护法共同努力之下才能完成的。刚才被我打伤的是一个妖魔,它专门吃人心,特别是修炼者的心。当修炼人在修行的路上如果心术不正,那这些妖魔就会乘虚而入,彻底毁掉该修炼人。因为你们从开始走上寻法之路到现在心一直都很正,所以它想钻空子,一直都钻不了。这次它为什么能出现,其实是你们觉得一路上都有神的护佑,而升起欢喜心所致。还好,因为在天界我与你们有缘份,它又是在我的地界中想干坏事,所以我出手将它打伤了。你们也一定要在这方面注意:神保护了你们,不是你们有怎样的特殊和本事,而是神在鼓励你们,你们绝对不能再升起欢喜心来了。这样更是对神的不尊重。

听了白色神龙的话,三人顿觉修炼真的是非常非常严肃的!从此她们更加严肃的对待自己,不能让那些妄念左右了自己,从而被邪魔钻空子加害。

后来她们又克服了很多的困难终于来到了淡水溪的上游。在这里云醒拿出水镜,想知道此生能否见到创世主。水镜展现的图像是,沿着淡水溪下走,走到海边等待。

她们三个又克服困难,沿着淡水溪来到了淡水港。在这里她们呆了三年左右,也没有遇到创世主。

她们就四处打听当地的人们是否有听到创世主的下落。当地人都说没有。

后来打听到一位刚从福建来的人,那个人说在行船的过程中,他看见有一位非常高大的神立在港口的上空。应该就是她们所说的创世主。

她们闻听,更加坚定了等待下去的信心。又过了两个月左右,有一次,云醒很偶然的拿出水镜,有一串香蕉的样子从水镜中显现出来。这串香蕉晶莹剔透非常好看。她们就跟当地人打听哪里有香蕉园,在当地人的指引下,她们来到一个大的香蕉园内。

这个香蕉园很大,香蕉长势也好,她们就在这座香蕉园附近找个地方住下了。

有一天正当晌午,一朵大莲花从空中缓缓的落下,伴随着莲花的下落,天空出现了法乐声,非常美妙,还有数不清的各种神。她们知道这肯定是创世主来到了。

她们都双膝跪倒,只见创世主,用手一挥,这里的山川树木都充满了无数的能量和具有了很多不一样的因素。

做完这些,创世主对她们和另外的一些人说:“这里附近将来会成为台湾的中心,刚才我亲自赋予这一地区镇邪灭乱的因素。如果将来那只红色恶龙真的行恶的时候,这里能够抵御得了它的。”

然后对她们说:“你们经过艰苦的努力来到这里寻法,这为你们将来得法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在你们将来得法之后,很快也许就会赶上恶龙行恶,到时候,你们一定要做好你们该做的!切记!切记!”说完创世主就消失了。

音乐声过了好几天才完全消失。

她们从此留在了这里,分别找了当地人成了家,在这里等待将来创世主在人间洪传大法的那一天。

今朝,因为中共篡政之后,对中华传统文化施行几十年的灭绝政策,在大陆传统文化凋零殆尽,而此时的台湾自然成为承载中华五千年文明血脉的“方舟”,台北更成为台湾的中心,台湾领导人和政党能够认清中共的邪恶、拒绝中共,这绝不是简单的意形态不同的问题,更深层原因就是创世主早已在这里布置好了正的能量之场,让清醒的、有正义感的人去在此时表现出其正的力量。

容珍和云醒还有丽修她们三位早已得法,在中共邪党破坏大法的时候,她们都能够尽己所能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也是难得。

这正是:
南屏玩水遇神仙
宝岛西部寻法艰
一路苦行怀正念
今朝得法兑誓言!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